午夜不寂寞
最新福利小说

遭遇杀手


她被一双巨手按倒在床上时脑子一片空白,嘴被堵上后,她被一大汉翻转过来,才看清来袭之人的健壮完全不是她能反抗的了的。但她还是本能的拼命抵挡和躲闪,直到双手被来人扭得痛彻心骨,才知道这个男人的力量是远强大于己,任何抵抗都是自找苦吃。难道就要遭受此人的强暴?这可是自己一辈子从未遇到过、也一直都很恐惧的事。
她完全放弃了反抗,以祈求的眼光看着来人,不知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同时她也在思索着可能的逃脱机会。丈夫出去与朋友玩牌,只怕一夜也不会回来。尽量发出声音会否引起此人的报复?也许此人只是为了钱?心中的疑虑起伏不定。
壮汉以一手将她双手擎在她背后,一手抚摸着她躲闪的脸,对她淫笑着说:“嘿嘿!这么漂亮的女人都不想要了,你丈夫真有毛病哎!”
被他莫明其妙的话困惑着,她躲不开摸向她颈部的大手,只能开始哭泣。
壮汉继续用手在她身上乱摸着,将手滑入她胸前的内衣,在她身上乱摸。
“你想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吗?我都跟你直说了吧。我是个职业刺客,谁出钱我帮谁杀人。这一次是你丈夫雇了我,嘿嘿!目标就是你。”
她惊讶地停止了抽泣,不懂他在说些什么。她丈夫怎么会跟这种人打交道?
他绝对是在胡扯。
他用手撩开她的头发,手又摸到了她的喉下,对着她不信的眼睛说:“不信吗?我是不知道你们之间的事,他叫我杀你,我只管拿钱。你想想吧,没你丈夫的帮助,我怎能复制到你家的门钥匙?又怎能知道他约了朋友今晚去打牌?嘿,就是为了制造不在现场。他走前是不是说,要到半夜以后才会回来?嘿嘿,其实他要到明早才会回来。不信你就等着看吧!啊,你也没机会等到明天了,我拿了你丈夫的钱,虽说少了点,但总得讲信誉。干我们这行的,最重信誉。”
她一阵气结:“难道这人说的是真的?”
她回忆起他这两天对她不寻常的关心,与他前一阵吵着要离婚完全不同。本来她还开始有了期望,现在看来丈夫是为了不择手段地要除掉她,就是为了避免离婚后的要给她的抚养费,甚至还可贪了她的陪嫁。真是狠毒,怎么以前都没想到?
他开始把手往她的内衣里探去,在她胸前捏摸着。她再次本能地躲避,但他的大手紧紧贴在她的胸上,她没有躲避的空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任意轻薄她的胸部。
“嘿嘿,信了吧?他还告诉我,你会8点左右洗澡,然后看13台的家谈节目,大约10:30睡觉。那时就是最好的下手机会。嗷,对了,他还故意将电话弄坏,以防外人来打搅。嘿嘿嘿!这是我出的点子,干我们这行的,不小心不行。”
他已将手放在了她的乳部,为了更好的玩弄,他把她胸前睡衣扣挣开,用手托起她的乳房。
“这么丰满的奶子,你丈夫是不是玩你玩腻了?啊?哈哈哈哈!想知道我为什么还不下手?嘿嘿,你也知道男人的需要吧?我一般杀人总是干净利索,但这回看到你穿着睡衣在屋里走来走去,实在撩人啊,哈哈!所以,先玩玩吧,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你也不急着去阎王殿,对吧?”
面对着即将到来的强暴和死亡,她反而异常的冷静。她知道只要有时间,她就还有一线希望。刺客就是为了钱要杀她,要能付更高的价叫他放过她,未必没有可能。她现在最重要的武器就是她的身体,拼命反抗是不可能逃过他的手掌,不如顺从他,最重要的,是要将口中的毛巾先去掉,好和他讨价还价。
她不再挣扎,反而挺起了胸部任他凌辱。这不是很容易,她还从未被除她丈夫以外的男人这样抚摸过,但她必须忍受。
他的大手轮流地在她的双乳间摸捏着,从她的反应中知道她已失去反抗的意志,玩起来更加大胆放肆。
“把你的腿分开点。”
她感到了一种极大的污辱,但内心的羞辱压不过求生的欲望,而且心中对丈夫的仇恨俱增,于是顺从的张开了双腿,半短的睡衣下露出了浅红色的内裤。
她用眼神祈求地看着他,同时在睹住嘴的毛巾后面发出“呜呜”的声音,以期引起他的注意。
他的手现在抚摸到了她的大腿内侧,并抚摸到了两腿根部的内裤,在她的阴部抚摸着。同时,他用嘴从她的耳根处开始向下吻,在她脖子和脸上又吻又舔,配合着他在她腿根的手,对她产生极大的刺激。
“你好像想说点什么?我可以把你嘴理东西拿开,但你别惹麻烦噢?”
毛巾被拿掉后她开始大口的喘气,同时也尽力掩盖被他的热吻刺激激起的情欲。很是奇怪,一但下定决心把身体给对方后凌辱后,她对他的侵犯已不如先前般反感。
“求求你别杀我,好吗?我丈夫给了你多少钱?”
“哈,不杀你是不行的,我还要吃刺客这碗饭,就不能坏了规矩。你丈夫很小气唉,跟我讨价还价了半天,只肯给7万美元,先给了我四万。你要是查查银行存款,这几天一定少了7万。我一般是不接这么小的客的,我一般只做几十万的大生意。最近生意少,闲着也是闲着,就接了。”
她盘算了一会,看着他凑上来的嘴也不回避,任他在她双唇上吻了好一会,他越来越大胆的侵犯她,在她嘴上热吻,并干脆把舌头深入她的嘴里搅动,下面的手更加猖狂。
她也只得忍受他的上下攻击,好一会后她把嘴移开,说:“我只有5万多一点存款,全部给你,你就放过我吧?”
“不行啊,哈哈,我拿了你丈夫的钱,不能失信啊。而且你和你丈夫都已认得我的脸了,不杀你灭口是不行的了。你只要配合配合,我们一起来个痛快,否则你死前还不得好过。而且你丈夫反正也不要你了,你还有什么顾忌?”他用手托起她的脸,在她嘴上粗野地吻起来。
她猛地把头扭开,狠狠地说:“你要用强,我反正是一死,决不会让你轻易得逞。但你要是肯放过我,我今晚会随你任意。”
“嘿嘿,你还跟我来狠的?我可是吃软不吃硬,强奸烈女也是种乐趣。”
他的大手在她乳部一捏,痛得她大叫,眼泪都流了出来。
“噢!好好好,别捏我。我什么都依你,别用劲,求求你了。”
“我说,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反正今晚是我的了,再怎么反抗也是白搭,你也是知道的,不是我求你合作,而是你求我别太暴力,否则我可不再温柔了。莫非你喜欢虐待?我这人对虐待女人不太感兴趣,除非你逼我。”
“呜……呜……呜……”
他一边在她的大腿上抚摸着,一边对她说:“别哭了!你要是不能让我爽个够,我不会让你有个好死。”
他将她的双手放开,一把把她推倒在床上,跨坐在她身上,两手一把撕开她的睡衣,将她一双丰满的乳房暴露在灯光下,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她的下半身在他的胯下动弹不得,被扭得酸痛的双手也不敢有何剧烈反抗,只是像征地低档着这个男人的双手。
他的双手开始同时抚摸她的双乳,在她裸露的上身乱摸,不时地捏着她的乳尖,还对她用轻薄的语言挑逗着:“怎么样?这里舒服吗?很刺激吧?你的奶子真圆啊!除了你丈夫,还有男人玩过吗?怎么?还没偷过男人?”
她难以忍受在她身上乱摸的双手,时不时的拧腰躲闪,但都被他凶狠的抓捏所控制,只好任其乱来。心中想着自己丈夫如此狠毒,竟雇人来揉躏奸杀自己的妻子,他还是人吗?同时仍在盘算如何让他放过自己:即使不放过自己的身子,也要他饶了自己的命。
他开始脱下上衣,露出健壮的身躯,然后一把扯开她下半身上的睡衣,顺手褪下她的内裤。然后用一只手开始在她的阴部乱摸,另一手仍在她胸前搓揉着。
在他如此玩弄下,她越来越受不了,猛地纠住她胸前的手,挺起上身想阻止他的动作。
他再次把她按倒,整个上身压在她身上,裸露的身子就压在她的乳房上,给了她更大的刺激。
他把她的头固定住,对她说:“好好跟我吻一吻,否则别怪我用强了。”
说着就把嘴凑到她嘴边,等着她。
她心中一阵发麻,一种豁出去的感觉使她鼓起勇气,抛开了他的浓烈的陌生男人气息给她的反感,无奈地把嘴贴在他的嘴上。
他一动不动地享受着她温暖的嘴唇,然后开始猛烈地亲吻着她的双唇,同时用赤裸的身子摩擦着她的乳房。
她在他的热吻下开始淋痹,内心还在挣扎着保持一片清醒。突然一个念头涌上心头,她猛然抛开他的嘴,对着他气愤的眼光柔声说到:“我能不能也雇你杀个人?我将把我的全部家当全变卖了,能有约十万美圆。”
在他还未缓过神来,她使出她最迷人的媚力,继续快速地说:“我要你杀的人就雇你来杀我的人:我的丈夫。只要你不杀我,我明天就能付你五万,而你杀了我的丈夫,就等于灭了口。我雇你去杀我的丈夫,也就是卖凶杀人,罪不比你小,也决不敢去出卖你了。你看如何?”
“嘿嘿!你还真聪明,嗯,让我想想。”
“你杀了我丈夫,也就是帮我报了仇,我还要感激你,就更不会去告官,你岂不更安全?你还多拿一倍多的钱,我可求你了。”
“好到是好,可让我失信于人……”
看着他仍然是色眯眯的双眼,她知道命或能保住,身子是难免了。但这对她已是最好的结局了,报仇的心情压倒了她的羞辱心,她立即快速说到:“你现在可以随意玩我的身子,算我付给你的定金,只要你不杀我……”
“嘿嘿!你的身子今晚本来就是我的,怎能又拿来当定金?这样吧,你今晚要好好服侍我,让我好好玩个痛快,我就放过你。明天一早你丈夫回来时,我就将他做了,也算帮你报了仇,你再付我五万现金,你其它的家产我没兴趣等你去卖。你看如何?”
她感激地点点头,把身子摊倒在床上,等待接受他的玩弄:“好,就这样,我让你随便玩就是。”
“嘿嘿!但要是我今夜不够尽兴,我还是作你丈夫的交易。你听明白了?”
她虽然很生气,但知道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对方手里,还有什么选择?只好默默地看着他爬下她的身子,想着今夜不知会有什么样的耻辱在等待着她。
他站在床边对她说:“你先帮我把衣服脱光吧。”
她赤裸着身子在床上爬到他身旁,开始帮他解开裤带并脱去上衣,而他的双手就不停地在她光滑的裸体上恣意抚摸。当他的裤子滑下地上后,他坐到床头,只剩一条内裤,色眯眯的看着眼前裸着的雪白肉体。
她移过去,乖乖地帮他除去内裤,眼前跳出早已耸立的阳具。她还从未这么接近地看到除她丈夫以外男人的身体,异样的气体刺激着她的感观。她知道必须让这个男人得到性的满足,否则自己不仅报不了仇,连性命也难保。她跪在他两腿之间,用手轻巧地开始抚摸着此人的性具,期望自己的主动能给他些好感。
她的手使他的阳具更加挺立,巨大的龟头从包皮中伸出,她用手在他的包皮轻轻摸着,期待如此会给他带来快感。果然他发出愉快的呼声,用手摸了摸她的脊背,对她调戏的说:“哈,作过人妇的就是会侍候人。来吧,你用嘴巴侍候侍候我的鸡巴吧。你其实是个淫荡的女人,只是从来没被男人好好开发过。”
她听了这话开始头皮发麻,她可是从未为人口交过,就是她丈夫也不例外,为此他丈夫一直不满。现在可好,要为这个陌生人的阳具献上自己洁净的嘴,是她一直没想到的。但现在后悔也晚,她才知道侍候这个男人不是件容易的事。事到如此,她更加痛恨那对她无情的丈夫,否则自己如何会落入如此任人凌辱的境地。
“哎,怎么还不动?你没含过你老公的鸡巴?难怪他要甩了你。你要不用心给我含,我也不会放过你。来吧,先用舌头好好舔。”
她已放弃了幻想,鼓足了勇气,伸出舌头舔向他的龟头,他的龟头从包皮里更加挺出。她压下恶心的感觉,用舌头沿着龟头温柔的舔着,用心去满足这个今晚掌握着她命运的男人。
一碰到他的尖尖,他就发出一声轻叹,伸手在她乳房上轻轻捏了一把,道:“对,就这样。”
受到他的鼓励,她知道自己给他带来的快乐很可能会让她逃过此劫,开始更加卖命地舔弄他的生殖器,用舌在他的阴茎周围不停的抚慰。
他坐在那里,不时的用手在她的身上乱摸。享受着她温柔的舌头的服务的同时,还不忘用语言去侮辱她:“你的乳房真圆啊!是不是常被男人这样摸呀?不会没偷过人吧?你的舌技练得不错嘛!把它含进嘴吧。”
她忍受着他扣在她乳部的双手,在持续舔了近五分钟后,舌头已开始有些发麻。他这时的阳具已坚硬无比,上面被她舔湿的皮筋在她的舌下闪着光芒。听到他的命令后,她把嘴张成圆形,慢慢的把龟头含入口中,思考着口交该怎样进行才能尽快结束这样的服务。
她用唇含紧他的阳具,头部开始上下滑动,让他的阳具在她的口中进出,想像着他性交时的动作。他搓捏着她的乳头,阵阵喘气声显示他正从她的动作中得到了巨大快感。
“啊……啊……含深点,再含深点。”
她的屈辱感在加强,但还是顺从地含入更多的阴茎,希望他能尽快射精,她不顾羞耻地更快地上下运动她的嘴,用唇摩擦着他的阴皮,想像着把自己的嘴当做女人的阴部,不断地套弄他的阳具。
“啊……慢点慢点……想这么快就让我泄掉吗?混帐!慢慢吸……也要用舌头舔。”
她更加感到屈辱,放慢了动作,她一边吸着他的阴茎,一边用舌在他的龟头上舔着,为了让他高兴,她主动又吸入更多的阴茎,让他的阳具几乎深入到她的口腔后壁。但如此大的异物深入口中差点让她呕吐出来,才发现用嘴服务男人不是件容易的事。
他一手抚摸着她的身子,一边用手虚按着她的头,让他的阳具一下一下的深入她的口腔,享受她的火热的嘴带来的快感。
“啊……就这样……对……你的口交要是经常让我这么样常训练训练,你的男人大概也不会舍得雇我杀你。哈哈!别忘了用舌头多舔舔。”
被他阳具赛满嘴可不是舒服的滋味,而还要这么上下滑动就更困难。就这样被他在嘴中抽插着,她还不时地用舌头在她嘴中的阴茎下舔弄,让他极尽快乐。
他一面享受着她的口舌服务,一面用手在她乳房上随意的摸着。就这样在她口中抽插了好一会后,开始有要射精的迹像了:喘气声越来越粗,动作也越来越快。
突然他拎起她的头,另一手沿她小腹摸向她阴部,对她笑嘻嘻地说到:“你的口技暂时领教到这,你还需要多练练,现在我们来玩玩你的下面吧!怎么,你底下可湿的很呢,早就想要我插进去了吧?”
她的脸红到了耳跟,她自己也未意识到自己的性欲已在不知不觉中被换起,心中羞愤交加。他的手指探入她的阴部摸索着,她毫无反抗地任他凌辱,同时无助地抗拒着他的手带来的刺激。
他躺下了身子,让她跨在他的阳具上,两手扒开她的大阴唇,对她说:“来吧,把我的鸡巴插到你的里去。”
她还从未和丈夫这么样做过爱,她从来都是被动地躺在那里让他丈夫干,如此的姿势使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妓女。但除了顺从这个男人外她没有选择。
她慢慢把屁股坐下,将自己的阴部对准他的阴茎插去。早已湿润的阴腔毫无困难的滑在他的阴茎上,一阵巨大的刺激使她忘情地发出惊叫,她羞愧的无地自容。
“哈哈哈哈……怎么样?感觉不错吧比你丈夫如何?你就上下地操吧。”
她红着脸,慢慢抬起身子,阴道摩擦阴茎的快感再次让她止不住呻吟。她再也不顾保持自己的矜持,一上一下的抬动屁股,在他的阴茎上获得刺激。
这是她从未在她丈夫身上享受到的刺激,她忘情的快速上下抽插。他也在她的抽动下快感连连,不停的用手摸捏她的双乳,享受着她紧包的阴道在他阴茎上的摩擦。
她不到两分钟就支持不住,在“嗷嗷”声中达到了她一生都未经历的高潮。
就在她的动作慢下来,还未从高潮中恢复过来时,他猛捏了一下她的乳房,对她吼到:“贱货,只知道享受了,我还没爽过呢!快动别停。”
她这才忆起自己是在服务别人,她再次加快速度,继续她猛烈的抽插,没过一会她已是第二次达到高潮。
他享受了一会她的抽插,然后猛地把她推倒了在床上,一下子跨坐到她的脸上,把刚从她阴道理拔出的湿淋淋的阳具对着她的嘴,捏起她的下巴,迅速地说道:“快,把它含住,我要泄到你的嘴里。”
她还未从高潮中完全清醒,全然不顾阳具上沾满着她的淫水,一口含住他的阴茎。他抱起她的头,快速猛烈地对着他的阴茎不停地套弄。
她在他粗暴的动作下几乎不能呼吸,只得任他用她的嘴在他的阳具上套弄,期待着他的发泄。
他不停地猛烈撼动她的头,伴随着他一阵低吼,一股股浓液射进她的嘴里。
几乎被窒息,她不得不连续咽下他的一波波精液,感觉他的阳具不停地在她嘴里跳动。
他泄后的动作仍未放慢,直到全部射干,仍然将阳具插在她嘴里,缓缓地抽插,享受着射后的快感。
“怎么样?还不错吧?你天生就很淫荡哎,只是男人玩得少了,真是可惜,若不再被我玩玩,你可是青春都浪费了。来,把它舔干净。”
她再次感受到被人凌辱的耻辱,也为自己不争气的身体羞愧。第一次如此近的面对男人的精液,她感到一阵恶心,只是被人如此命令,使她感到无比羞辱但又毫无办法。她伸出舌头将他阳具慢慢舔干净,不像刚才慌乱中吞下他的发泄,她这才品味出男人精液的味道,淡淡的碱味中带有一点咸。
从未有过的经历,让她全身发软。想着她刚刚吞下这个男人的精液,她心中阵阵反胃。不过好在这一切都要结束了吧?他下一步会怎么对付她?
她正在不知所措中,听到他对她说:“精液很好吃吧?是不是从来没吃过?
去,拿杯水来。“
他从她身上下来,她顺从地下了床,走去倒了杯水。走近门口时她曾一度想到冲出门去,逃得远远的。但一想到此人是个职业杀手,不知将来会有什么手段对付自己,就不敢再有任何非份之想。而且自己如此光子身子出去,被人看到这一辈子还怎么活?另外她已满足了他的性欲,还要指望他去杀了她丈夫去为她报仇。她可以原谅刚刚奸淫过她的这个男人,但决不会原谅她的丈夫。
她把杯子递给他时,他阴险地对她笑道:“怎么?刚才是不是想从大门口逃走?怎么不逃呢?是不是我强奸你你还是很兴奋?我早就说了,你是个很淫荡的女人,被我开发后就会很希望让人强奸。”
她尴尬地站在床边,一句也辩护不出来,她很难怀疑他说的话不是实话。也许自己确实淫荡?否则怎会破天荒地接连两次达到她此生从未体验过的高潮?而且刚才不愿逃走是否真有想被他强奸的愿望?
他喝了几口水,也让她喝了两口,把杯子放下后又一把将她啦过去,对她说道:“过来,让我们再好好玩玩。”
他把仍处在慌乱中的她拉过去,赤裸的身子摩擦着她的胸部,粗野地在她脸上呼吸着,然后就猛地狂吻她的嘴。
看来他还没有尽兴,她知道只有顺从他,任他在她的嘴上亲吻。经过刚才和他的交媾,她的已经不再矜持,完全放弃了羞臊,开始主动张开嘴,迎接他的舌头伸进嘴里,跟他火热地吻到一起。
他把她赤裸裸的搂在怀中,尽情享受着跟她接吻的快感,把舌头完全伸入她的嘴里搅动。
他把她放开,指指自己的胯下软遢遢的阳具对她说:“来吧,用你的嘴把它弄大。”
她毫无怨言地埋下头,再次将他的阳具含入嘴里,温柔地吸嚅着,同时用手抚摸他的阴囊。
她很难相信地发现他的阳具在她嘴里迅速的恢复了大小,她丈夫从未能泄过后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再硬起来。
她的乳房被他再次玩弄着,而她只是不停地用舌头服侍着他的阳具,在上面又舔又吸。
他的阳具变得再次粗壮后,他从她的嘴里抽出,仍然让她爬在床上,移身到她的屁股后,用手在她开始闭紧的阴部扣摸着,然后就是猛地一挺,她感到他的坚硬的阳具一下就深入到她阴道里,刺激起的快感再次一波波涌来。
这也是她从未有过的性交姿势,她为这种趴着的姿势感到羞辱,但源源不断的快感很快就把她淹没。他两手握着她的腰,开始不紧不慢地从她背后抽插着,时不时地伸手在她悬吊着的乳房上摸捏。
她很难相信,她在他的抽插下会再次达到高潮,她的不听使唤的身子在快感中发抖。
她突然感到他的手开始在她的屁眼处抠着,一根指头已顺着他的一下下挺进的动作一点点插入她的肛门。她难受之极,往床上一摊,求他别碰她那里,但被他一巴掌拍在屁股上:“你不想活了?起来,趴好!”
她这才体会到服侍这个男人是多么困难。但她没有退路,只好顺从地趴好,嘴上还是求他饶了她。
他根本不听她的求饶,用手指在她阴道里扣出些阴液涂在她肛门里,然后开始将阳具往她肛门里挤。她无助的咬牙坚持,其中的痛苦是她从未体验过的。
一会后他已成功插入一部分阴茎,两手抓着她的屁股,开始慢慢前后运动,她那从未被人碰过的屁眼成了他的玩弄对象。他好像很兴奋,在她紧闭的屁眼里享受着快感。她死死地咬着床单,忍受他的鸡奸。
他越来越兴奋,想再插深点却怎么也不成功。他粗暴地把她翻转过来,迎面扑在她身上,从正面插入她的阴道,紧紧搂着她的身子,猛烈地一阵快速抽插,嘴巴在她脸上乱吻。
她能感到他的阳具直插入她的子宫,插进她丈夫不曾进入的深度。她也紧搂着他的脖子,张开两腿,让他更深入地插入。
一阵狂猛的抽插,他们同时达到高潮,她能感到他的精液射入她的身体。
他在她身上又蠕动了好一会,然后就趴在她身上睡去。
她一动不敢动,任他在她身上趴着。她禁不住思绪万千,她的丈夫雇了此人来除掉她,而她竟将身子主动献上,就是为了要报丈夫的仇。在他的凌辱下她居然数次达到高潮,她如何能相信今夜的遭遇?
而且一个晚上她竟同时被迫经历了她一辈子都不曾尝试过的口交和肛交,其中的屈辱和痛苦又是如此的强烈。这一切都结束了吗?
他就这样在她的身上睡了好一会,缩软的阳具慢慢退出了她的阴道。
他醒后抬起头,对着她淫笑,然后恣意地吻着她的嘴。她毫无保留地接受他的凌辱,期待他给她个满意的回答。她轻轻问道:“你不会再杀我吧?你会帮我把我丈夫杀掉吗?”
他用嘴压住她的双唇,用舌在她的嘴里玩弄了好一会后,对她嘻笑道:“宝贝,我还没玩够呢。在天亮前你还得用心服侍我,我要看了你的表现后才能决定杀不杀你。”
她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已连续泄了两次,难道他还有能力再玩吗?
他爬起来,对她说:“走,我们一起去洗个澡。”
他们来到浴室,她将淋浴水温调好,他把她抱进水下一起冲着。她知道她必须主动服侍他,她的命运还是在这个男人手里。
她开始用毛巾帮他擦着身子,而他就在淋浴下随意地玩弄着她的身子。她曲意伺奉,在他全身上下帮他擦洗。
他按下她的肩头,让她蹬下,她的脸正好对着他的毛茸茸的阴部,知道他又想她用嘴去服侍他。她不等他的指示就主动用嘴含住软软的阳具,淋浴的热水顺着她的头发往下淋,她就在水中为他口交。
当他的阴茎在她嘴中再次膨胀时,她还是难以相信他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第三次勃起。
热水淋着进出她的嘴的阳具,使它更加坚硬。这回他未让她含久,就一下把她拎起,一手抬起她的大腿,把她推到墙上站在那,用他坚挺的阳具直插她的阴道。
她在这一霎感到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疯狂,她紧搂着他的脖子,背靠着墙任他狂插,浴水在他背后飞溅。
他开始猛烈地把她定在墙上抽插着,没用多久就和她再次双双进入高潮。
她被他搂着躺在床上,他的双手一直未停止过玩弄她的身体的几乎每一个部位,他的嘴也贴在她脸上摩蹭着。她不知道他要玩她玩弄到何时。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天亮了,他会如何处置自己?
他大字型躺在床上,对她说:“你再好好给我吹一次喇叭。这次你要好好用心吹,你要是还像前几次那样不让我过隐,我就不跟你交易了。听懂了没有?妈的!整个晚上你比我还兴奋,是你玩我还是我玩你?”
她委屈得差点要哭,难道给他作的好几次口交还不能使他满足?她忧愁地跪到他的两腿之间,知道这是他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了,他要她怎样口交才能满意呢?
她温柔地一手捧起他的睾丸,一手轻捏他的阴茎,把他软软的家伙上的包皮退下,露出泛红的龟头。舌尖轻轻地舔那龟头的尖端,先用口水湿润,再用嘴将其裹住,然后在嘴里用舌头不停地刺激龟头。
她然后又吐出龟头,伸长了舌头沿着他阴茎往根部舔。为了增加他的快感,她的舌头快速地轻拍在阴茎上,再舔回到龟头,这时他的阳具已再次挺立。
她继续用她的舌头刺激着他,舌尖划过龟头的上下,在他的阴茎周围温柔地轻舔。当她的舌头掠过他龟头下部接缝处,他发出一声轻吟。她心中暗喜,显然那里是他的敏感带,她集中舔弄那个区域,果然他的呻吟不断加大。
她知道光是这样刺激他他未必满足,她不断变化她舌头的力度,在他阴茎上下游走,不时回到他最敏感的部位给他快感。然后她开始用嘴含住阴茎,试探着用最合适的松紧度含住,用不同的速度上下套弄,并同时用舌头加以刺激。她的用心没有白费。他很快就显示出兴奋的迹象,喘息声在加大。
她尽力张大嘴,让他的阴茎最深地进入嘴里,用唇稳稳地含住,然后慢慢地一边蠕动阴茎下的舌头,一边将其吐出,在这样的刺激下他禁不住地轻抖起来。
她为她口交技术的进步感到骄傲,她重复这一动作,他躺在那里舒服地享受她的口舌服务。
她稍稍加快了点速度,同时用手轻摸他的两个睾丸,她已越来越深地含入他的阳具,每次含入都尽力再含多一点。她的鼻子几乎能碰到他的阴毛上。
他开始越来越兴奋,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她知道要让他彻底满足,就这样让他射精也许不够。她发觉他的反应后猛的一下深含,然后突然停在那里,用唇舌裹住他的阴茎,一动不动,让他即将达到的高潮停顿下来,他吁吁地呼出口气。
她再缓缓吐出他的阴茎,只把那龟头留在嘴里,用舌头舔过几遍后吐出。她再用舌尖往阴茎根部舔去,让整个阴茎在她脸上摩擦,在根部再往下舔到皱皱的睾丸皮上,然后用手抬起阴茎,把一个睾丸整个吞入嘴里裹弄,再吐出换另一个睾丸。
她的主动的服侍已明显起到作用,他用手轻抚她的背部以示鼓励:“啊……对……“
她越来越有信心,再次将他的阴茎整个吞入嘴里,用舌头不断刺激,慢慢吐出来,再快速含入。用舍尖挑逗一阵他那敏感部位,很快又再次将他送到高潮的边缘。
她再次停下,慢慢让他冷静下来,然后再重新加以刺激。
她已完全掌握了刺激他兴奋的性技巧,在她的唇舌下他几次享受到他从未达到的那种即将射而又未射的高潮前的快感。
最后一次他再也忍受不了她的刺激,在她又一次深含他的阴茎时,他开始向下猛按她的头,让她的嘴快速套弄他的阳具,将他推向泄精的不归路。
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他在她长时间舔弄后建立起来的强烈高潮,她两手撑在床上,用嘴快速有力地深深套弄他的阳具,给他最强烈的快感,让他聚集起的精液完全释放出来。
他的最后射精非常强烈,她不断地咽下他射出的精液,同时不停地上下摆动她的头,直到他完全射尽最后一滴后,仍不停止她的刺激。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射完后仍按着她的头,让他的阳具在她的嘴里多进出一段时间,享受着射后的快感。
她乖巧地继续她的口舌服务,在他射完后将他的阳具舔得干干净净。
她疲惫地摊到在他身旁,等待他最后的裁决。

后记

XX年X月X日XX晚报报导:
今天清晨一男性市民在家中点火做早餐时不慎引起气炉爆炸,警方据信与他操作失误有关。据目击者说,当事人通宵与友人打牌,头脑昏昏,回家后妻子已上早班离开。而他平时从未进厨房操作此炉,不知为何不去楼下食店购买早餐而选择自己亲做,因而酿成悲剧。
专家表示此种气炉一般较为安全,此事仅为一特例,大众不必为此担心。
专家也同时警告说,操做气炉前一定要研究好如何使用,决不要在未读使用说明情况下擅自操作,更不要在头脑不够清醒时独自操作。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午夜福利小说 » 遭遇杀手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