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不寂寞
最新福利小说

美妻瑶瑶三部


前言:此文章分上中下三部,上部以老公的角度写出,中、下部是从淫妻的角度写出来。

(上篇):夫妻的激情时刻

妻子穿着性感的睡衣在梳妆台上梳理着自己齐肩的碎发,黑黑亮亮的头发显得妻子的皮肤更加白皙。妻子今年三十二了,刚刚生完孩子一年,孩子刚断奶就由父母帮我们带着。两位老人乐此不疲地帮我们细心照料着孩子。
我从妻子后面抱住了她,感受着丝质睡衣的柔滑,鼻子在寻找妻子身上淡淡的香味。妻子的体香总是那么的温馨。
由于妻子刚生完孩子,乳房也变成了34C那么大,从后面握着很是有手感,有时候由于抓握妻子的乳房的力量过大,还会分泌出些许乳汁来。
我揉搓着妻子的乳房,由于前些日子照顾孩子,我们的性事很少了。妻子边梳理着头发,边让我把玩着丰满的乳房。
“老公,轻点,你要好好疼我啊”,也许是我太过用力了,妻子提出了抗议。
也许是我越摸越激动,不自觉的大力了起来,导致妻子有些疼,我在妻子的耳边吹着气说,“怎么舍得呢,有时候觉得用些力气揉捏你的肉体,感觉是在更疼你一样”。
妻子转过身来,双手抱住了我,丰满的乳房贴在我的胸膛上,妻子的眼睛很大,属于很古典的那种美女,精巧的小鼻子,洁白的脸庞让你觉得她就是一个天使。
妻子在床上有时候表现也很放荡的,记得最疯狂的时候,我们的窗户开着,妻子坐在我身上使劲的套弄着我的阴茎,嘴里不停的含着,“老公,好大啊…啊…老公…舒服死了…啊…”。
妻子双手抱着我,我的手轻轻的在妻子雪嫩的肌肤上游走着,自然的搭在了妻子翘起来的屁股上,妻子的屁股属于大的那种,我的一只大手根本连一半都抓不住。我用力的捏着妻子丰满的屁股,妻子开始吻着我的胸膛,给我种好痒的感觉,但很舒服,我的手捏不到妻子的屁股了,原来是妻子蹲了下去,开始伸进我的睡裤里,掏出了我已经涨的难受的阴茎,轻轻的用小嘴吸弄着。
“老婆,你好久没给我口交了,真是舒服啊”。
“老公,总给你口交,你就不稀罕我了”,妻子边给我舔弄着龟头,边娇羞的说。
我享受着妻子的口交,越来越舒服,妻子的舌头尖在我的龟头的冠状沟里扫弄着,柔软的嘴唇还时不时的贴到我的马眼上,有时候几乎要激动的射出来。
“宝贝,让我射在嘴里吧”。
“不行,精液的味道太难闻了,射一次你就会射第二次的”,妻子有些埋怨的说。
我失望的看着全身上下只穿着睡衣,正在给我口交的妻子。然后毫不犹豫的让妻子双手撑在梳妆台上,开始探索着妻子的小穴,妻子的小穴已经被我不知道舔弄和抽插过多少回了,按一周三次计算,每个月十二次,一年就是一百四十四次,结婚六年了,应该有八百六十四次了。
妻子的小穴早已泛滥了起来,淫水就差没滴在地上了,妻子的阴道柔韧性很好,我特喜欢把两根手指塞在里面使劲套弄的感觉,体会着妻子身体里的嫩肉。
我让妻子双手撑在化妆台上,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滑入了妻子的阴道里,由慢变快的抽弄着,感受着妻子湿滑的阴道。妻子的呻吟声也变的大起来。
“啊…好舒服…啊…恩…老公好舒服…啊…啊…老公轻一点…啊…人家那个地方嫩…啊…”。
妻子在我两根手指的抽动下,小穴的分泌出液体流到了大腿根,我的手也被她的小穴弄的湿漉漉的。手感真是太好了,我一只手抽动着她的小穴,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着妻子白嫩的乳房,妻子双手扶在桌子上,这个姿势让本来就不小的乳房,显得更加诱人。
“恩…老公…乳房好涨…你摸摸就舒服多了…恩…啊…恩…”。
我把头伏在妻子的肩膀上,她身上诱人的体香,经常能让本来性欲不是很旺盛的时候兽性大发。妻子的蜜穴被我的手指弄的发出噗叽噗叽的水声,很是入耳。
“老公…啊…你的…肉棒…放进来吧…啊…人家要肉棒…”。妻子柔媚的晃悠着美臀,边对我说。
看着妻子充满欲望的美丽胴体,还有那娇滴滴的声音,我挺起那十五厘米的肉棒,一插到底在妻子的蜜穴中。妻子啊的一声,“死鬼,温柔点啊…啊…”。
我把着妻子的肩膀,开始在妻子的肉棒中抽送起来,肉棒在妻子湿润的小穴中进进出出,被妻子的小穴刮的痒痒的,十分舒服。
妻子娇滴滴的呻吟声,让我们做爱的气氛更加浓烈起来。撞击妻子臀部的啪啪声随时我的速度时大时小。
老公,摸我的乳房,乳房涨的慌,“稍微…啊…使点劲…啊…”。
“老婆,乳房痒啊,我帮你按摩下啊”。我没有停止肉棒对妻子小穴的抽动,双手摸上了妻子的乳房,妻子的乳房一只手完全握不住,在生孩子之前妻子戴的是B罩杯,到现在完全得C罩杯了。有时候睡觉,我都愿意握着妻子的乳房睡去。
我双手来回揉捏着妻子的丰乳,时不时手劲略加大一点,还用中指和食指夹着她的乳房,然后用手掌晃动着乳房玩,超级爽。
“老公,你越来越会摸了…恩…啊…老公……不要停啊…啊…”。
听见老皮的呻吟,我更加使劲的揉搓着乳房,感觉肉棒硬的不能再硬了,每次都小穴抽出都带出好多淫水,湿漉漉的。老婆的乳房被我把玩的又开始流出了乳汁。
“老公…出来了…又出来了…啊…舒服多了…啊…恩…”。
我这时更加卖力的操着发情的妻子,每下都插到自己能插的最深处,老婆的屁股都被我撞红了。双手沾满了乳汁,使劲握着妻子的乳房。
“老婆…我要射了…太刺激了…”。
“射吧…射到人家那里吧…现在你放心的射吧…我带环了……”。
听见妻子这么说,我更加畅快的抽动起来,大概抽动了一百来下后就使劲顶住了妻子的屁股,一股股的精液喷射在妻子柔嫩的小穴中,真是畅快。
射完后,我依然不愿意把阴茎从妻子湿滑的阴道中拿出来,里面温暖的让我感到非常舒服。
老公,你看啊,我一身都是奶水了激情慢慢褪去我才发现,妻子身上都是被我挤出的白色乳汁,妻子的被我捏的微微有点红,下身和我结合的地方,又是一片狼藉。
“瑶瑶,能娶到你真是太幸福了”。
“老公,我也是,可是人家现在还没要够啊”。妻子不断扭动着屁股说,那个瘙痒每个色狼都恨不得使劲干她一次。
“宝贝啊,这样,我去下卫生间,把鸡巴洗干净,你给我咬会,咱们再来次”。
“好啊……”。妻子不情愿的先爬到了床上。
我去卫生间,简单洗了洗下身,有我的精液,更多的是沾满了瑶瑶的淫水。毕竟三十多岁了,为了快速勃起,我偷偷吃了一粒助兴的药。
洗了洗我就回到了床上,瑶瑶已经等的受不了,我一上床,就开始握着我的鸡巴舔弄起来,时而吞吐,时而含在嘴里用舌尖舔弄着龟头,真是舒服及了,我看着胯下的美人如此为我服务着,夫复何求啊!
老婆舔弄了十分钟后,阴茎开始慢慢的勃起了,老婆见状更加卖力的用小嘴吞吐着,嘴里不时发出声音。
阴茎勃起到一定程度后,老婆迫不及待的坐了上来,小穴包住鸡巴那一刻真是舒服啊,温暖湿滑的感觉。老婆开始了疯狂的上下套弄,平时老婆无缚鸡之力,这主动起来,让我感觉很是惊讶。
啪啪的皮肤的撞击声音,加上老婆销魂的呻吟声,“恩…恩…老公…好爽…好大啊…”。
我一只手把着妻子的蛮腰,一只手攀上妻子的乳峰,使劲的揉捏着,好是舒服啊,妻子的奶子起性的时候摸起来比平时还要滑。很想使劲的捏下,又怕妻子疼。
“老公…使劲捏吧…捏爆…捏爆人家的奶子吧…啊…啊…啊…恩…”。妻子在我身上不断的套弄着说。
我听到后,故意加大了力度,妻子的乳汁几乎是喷出来的,我看了一眼妻子的表情,妻子正在妩媚的看着我,我看妻子没有疼痛的感觉,依然在揉捏着乳房。
妻子在我身上套弄了几百下后,似乎是累了。“老公,你在上面吧,还要…”。
看着娇滴滴的妻子,我把她压在了身下,架起两条粉腿,开始大起大落的抽插起来,每次顶到妻子深处,还故意研磨下,感觉龟头触碰到了温暖的肉壁,磨的和是舒服,妻子则是更加受用。
一次次得舒服感涌上心头,让我身不由己的快速抽干起来,噗呲…噗呲…的声音加之老婆销魂的呻吟声。天堂也不过如此吧。
大概抽插了两百多下,我又再一次的射在了妻子温暖的小穴。射完后,我们紧紧的抱着对方。老婆很是享受的吻了吻我的额头。
第二天上班,我忽然觉得腿有些不自在,也许是要的太疯狂的原因吧。
后几天,每天晚上妻子都要求做爱,起初是第一次做完,再做第二次需要吃点助兴的药,后来晚饭过后就得吃上了,妻子还埋怨我有时候硬度不够,不能尽兴。
生完孩子,妻子的性欲简直是增长了两倍,弄的我有些招架不住了都。
妻子在医院上班,休了一年假期,要开始上班了,有时候我形容妻子是最后的疯狂。
我在海关工作,没什么实际权力。家人尽全力给我办了这个工作,虽然风雨都淋不到,但收入不多。妻子瑶瑶在医院工作很是辛苦,只是一个小护士长,工资不多,事还不少。每次看她夜班回来睡眼朦胧的样子就很是心疼。
周围的朋友有下海的,有升官的,每个人都有了车和不止一套的房子。唯独我还在原地踏步,不是我没能力,而是上边一个靠山都没有。但生活归生活,有困难千万不能放弃,我很庆幸自己有这么好的一个老婆,就是要完娃之后,妻子的欲望令我难以招架,原先都是妻子向我求饶,现在怎么就反过来了呢。

(中篇):挡不住的欲火

产假休了一年了,在假期的最后日子,和丈夫云里雾里了好几天。好像把我的欲望完全挖掘出来了一样。动不动就会流出淫水来。都工作一个多月了,还是这样,有时候在值班的时候就会忽然走神。怀疑自己是不是内分泌失调。
由于工作原因,孩子十二个月断奶后就在我父母家养着,我们每周都会看孩子两三次,老公是一个夜班之后休息一天,而我一个夜班之后可以休息两天。除了两人在一起,就是和孩子在一起了。
虽然孩子断奶了,但我的乳房还是涨涨的,经常溢出奶水来。几乎每天都要去卫生间擦拭一次,听妇科的蔡老师说,这是正常的,以后就越来越少了。
丈夫最近工作状态很是不好,这次人事变动,沈磊还在原地未动,这个岗位都五年了。也许是我们缺了礼数或者还是什么呢?
我是一个护士长,我们在泌尿科,美女一直都不少。记得我刚来的时候认识的罗主任,现在已经成为副院长了。他待我就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我和沈磊对他很是尊敬,要不是她,我可能还是个小护士。
我穿戴的很普通,碎花的长裙,小V领的上衣。露出一点白色的胸脯还不是很大。今天罗院长找我谈话,我在午休的时候欣然跑了去。
“瑶瑶啊,最近工作怎么样啊”?他已经五十了,说话总是这么慈祥。
“最近还可以,就是咱们院得泌尿科不是很忙,从经济效益来看,不是很好”。我回答道。
“罗副院长低沉了一下说,恩,是啊,主要是这个方面的治疗不是我们的强项”。
“咱们可以找有能力的人去外地学习呢”?我和院长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你有推荐的人选吗”?院长问我。
“这个,咱们这里的医师里,张强还是可以的吧?在我们科,他的口碑最好了”。我肯定的回答道。
那就这样,下个月,你和张强去英国学习吧,张强外语比你好些,估计你这个高材生英语问题不大。
我惊讶的看着罗副院长,“真的啊!太好啦!我激动的上去给罗副院长一个熊抱”。
“哎呦…这家伙…都当妈妈了…还这么活蹦乱跳的”。在我松开他时,他无奈的叹道。
罗副院长的眼睛总是那么慈祥,看不出一丝杂念,总觉得他不像地球上的男人,一般的男人都爱看我的胸脯,包括一直以正人君子自居的张强大夫经常看我饱满的胸部和雪白的大腿。
我做梦都像出国学习,一是一直没出过国,二是学习回来,加些锻炼,我就可以成为主任医师或者,或者专家什么的了,我在自己的脑子里是异想天开。
不但前途稳定了,收入也不成问题了,护士永远成不了大气候。
下班回家和老公吃完饭,我边晃悠着腰,生完孩子为了减肥,看电视我一直在用呼啦圈。
老公,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啊。
老公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表情满滑稽的,“什么好消息啊?美丽的老婆大人”!
“我要出国学习了,大概半个月吧。回来我的收入就会大大增加了”,我开心的笑着。
老公开心的把我抱了起来,真的啊,我家瑶瑶要变成医师了。
我激动的开始解老公的裤带,一头埋下去含着老公的阴茎。边和老公说,什么好消息啊?美丽的老婆大人”!
“我要出国学习了,大概半个月吧。回来我的收入就会大大增加了”,我开心的笑着。
“我不在家,你不可以朝三暮四啊,要是知道了,看我怎么罚你”。
老公说,“你这个大胸女,你到国外,可别被老外占了便宜去啊”。
“给你带个洋宝宝回来,你看怎么样啊”。我调皮的回答道。
老公假装生气的在我口中深度抽查了几次阴茎,我也开心的帮老公含着,嘴巴故意弄出吧唧吧唧的声来诱惑老公。
老公开始认真的在我口中抽插着,每次都插到了我的喉咙,忽然老公的速度变快了,老公抱住我的脑袋,快速的抽插了二十多下就射了出来,喷了好几股,到一股完全喷在了口腔里,本能的我往后躲,一些射在了我的脸上。
“老公,你怎么这么快就射了,人家下边的小穴还没要呢”。
老公一脸歉意的说,明天,明天好好个给你补偿下。
一想今晚老公肯定是不行了,自己刚被勾起的欲火又要自己来熄灭了。自己忽然有些难受。
这时,电话响了,原来是同事林娜说家中有事,想找人替个夜班。我一想,只有我自己了,就和老公说了声,就让老公给我送到了单位。
林娜看到我来了特别感激,说孩子病了,正在送往儿童医院的路上,想过去看看,照顾孩子。
我说孩子要紧,你去吧,班我来值。
沈磊很识趣的开着小捷达送林娜往儿童医院开去。
我到了医院,和其他两个值班的护士看了看病房,今天没有什么重要病人,就俩个割了包皮的男孩在住院。
忽然自己的欲望又上来了,我忽然有个想法,去卫生间手淫。
我好想做贼一样走到卫生间,然后把手伸进自己的内裤中,开始慢慢的拨弄自己的阴蒂,我很少手淫,这是第一次,以前还是从沈磊电脑中的黄色电影里看到的。
越揉越来劲,感觉自己的欲望都要爆发了一样,我把两根手指塞进了阴道,由于流出很多淫水了,手指可以很顺利的在阴道中抽动。我觉得自己的手抽插自己阴道的速度远远不如丈夫的阴茎插入的时候来劲。
我忘情的开始哼唧了出来,“啊…要是老公在…多好啊…恩…”。
我玩着身躯,一直手扶着洗手台,一只手很快的抽动着自己的阴道,吧唧吧唧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清脆。
正在我手淫的不亦乐乎的时候,门忽然开了。我吓的停止了动作。一看,原来是值夜的保安李镇和徐龙。
他俩看到我的时候也是呆住了,“瑶…瑶…瑶瑶姐…你…”。李镇由于激动结巴的说。徐龙这时掏出手机,啪的拍了下来。
两人年纪都在二十出头,都是当兵转业回来,临时在这里当保安的。我尴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通红着脸说,你俩能不能当没看见。“李镇还有点发愣,能…哦…不能…”。
徐龙看着我通红的脸庞说,瑶瑶姐,我们都没女朋友,“你能…,让我舒服一回吗,我就把照片删了。徐龙边说还边拿手机晃悠”。
我懊恼的后悔不已,自己怎么会这样呢,这要是传出去,罗院长还能让我去学习吗?院里确实有很多不正常的男女关系,可是没我这么丢人的啊,在单位,还被抓了个现行。
我说,那你把手机给我,我就让你们舒服下。徐龙乖乖的把手机给我了,我一看图片,自己掘个大屁股,造型很是诱惑。
看着徐龙乖乖的样子,我说,“你俩想怎么舒服啊”。?我心想,就给他俩口交吧。
徐龙和李镇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说,“行,瑶瑶姐,你平时对俺们不坏,俺们不能太欺负你,就是刚才刚看完黄片,又遇见你这样,就特别想。你让俺俩摸摸就行”。
我看着两人朴实的样子,每个人都是一米八的个子,论男性的美,确实是老公比不上的。
我背靠在窗台洗手台那,说,“你俩摸吧”。
李镇似乎不知道如何下手,结果徐龙从后面抱住我,把手就伸进了我的上衣。开始揉捏着我的乳房,这一摸,让我浑身一个激灵,好久没有这样的舒服感了。我任由徐龙的大手摸着我的乳房,大手把我的奶子摸成各种形状,徐龙还时不时的夹着乳头。
而李镇蹲到了地上,头钻进我白色制服的裙摆,在吻着我的大腿,还拉下了我的内裤,粗糙的手指在拨弄着我的阴唇,又是一股电流涌上心头,舒服的不行了。
“瑶瑶姐,我是第一次看女人的这里,原来这么美啊,还这么嫩。李镇在我裙子底下说”。
我轻轻的呻吟出来,不自觉的说,“用力,用力…啊…恩…徐龙…你摸的姐姐好舒服啊…”。
徐龙更加加大了力度,此时乳房开始溢出乳汁来,不是很多,乳汁成了最好的润滑剂,让徐龙摸起来更加顺手。不自觉的小穴流出淫水来,我丝毫控制不住了。李镇粗大的手指轻轻的捣弄着我的小穴,让我欲罢不能。
我的呼吸更加沉重了,努力不让自己的呻吟声太大。徐龙玩了会我的奶子,然后把裤子脱了下来,我就知道,这个小子让我口交了。李镇转到我身后,把我的白色大褂撩了起来,更加仔细的看着我的小穴和后门。而徐龙的阴茎让我很是吃惊,得有十九厘米以上,很硬,很直。我顺从的张开小口,把阴茎头含了进去。
我发现徐龙抖动了下身体,然后看着我娇媚的脸庞。“瑶瑶姐,原来口交这么舒服啊”。
我慢慢的吞吐着徐龙的阴茎,我根本含不住他,又长又大的家伙。我的口水沾满了徐龙的鸡巴,我开始幻想让这样的鸡巴干是什么感觉。
后面李镇还在不断的拨弄着我的阴唇,不时的刺激着阴蒂,淫水都顺着大腿往下流了。
徐龙的鸡巴在我嘴里进进出出,徐龙好是舒服,“瑶瑶姐…你太美了…太爽了…”。
我开始迷乱了,完全失去了理智,“李镇,你可以…可以把…那个东西放进来…”。
李镇听我说完,立刻脱下了裤子,他的阴茎也不小,居然还有个弧度,我才知道,原来每个人的阴茎都不一样啊。
李镇慢慢的对准阴道口,噗的一下插了进来,“啊…好舒服…好大啊…”。
李镇刚一插进来,就开始迅速的抽插,我只好双手把这徐龙的腰,嘴里喊着他的鸡巴。承受着李镇年轻的力量撞击,每次他都一查到底,好像要体力挥霍光一样。阴唇被干的被挤进去,又翻出来。他的鸡巴是向上翘的,每次刮的阴道壁都舒服异常。
徐龙看着李镇的在后面干着我的阴道,阴茎好像更加兴奋了,开始溢出白色的液体,是我熟悉的精液的味道。可是一直没喷射出来。我故意快速的吞吐着徐龙的阴茎,徐龙兴奋的加深了呼吸,徐龙的阴茎在我嘴里忽然涨的很大,我可以感受到一股一股的精液从他的阴茎中涌动,然后喷射在我的口腔中。徐龙这时也紧紧抓着我的头发,得喷了十多股出来,我觉得无法呼吸了。
徐龙的阴茎射完也没拿出来,精液一部分进了我的胃里,一部分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我一脸娇媚的看着徐龙,徐龙一脸满足的看着我。一个丰满白皙的女人,背后在有一根阴茎在抽插了。
这时李镇双手握着我的奶子,腰部在不停的狠狠的撞击着我的阴道,我觉得阴道被干的都有些火辣,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操,还是这么粗壮的阴茎。小穴真有些消受不起啊。
李镇由于很激动,捏我的奶子的双手很是用力,捏的我有些疼痛,忽然觉得乳房有些汁液流出的感觉,涨涨的乳房,被他这么大力的捏着,乳汁突然一下喷了出来。都喷到了徐龙的腿上,徐龙连忙蹲下身子,开始接着我乳房的乳汁。
此时,李镇的阴茎忽然暴涨,大概抽插了几十下后,完全喷射了出来。喷射的精液暖暖的直入我的阴道深处,舒服极了,这么大的量,是老公很少能给我的。
我舒服的身体在不断的抖动。李镇射完后,肉棒还是继续在我的肉洞里呆着。
“瑶瑶姐,想不到你这么开放,我们平时看你严肃的样子,真想不到你还有这么淫荡的一面”。徐龙边摸着我满是乳汁的乳房说。
是啊,瑶瑶姐,你的小穴可暖和了,放在里面不舍得拿出来都。
我无地自容的看着他俩,自己这么淫荡的样子,屁股撅着,内衣裤都散到了一旁,只有个白色的大褂在身上披着。两个赤裸健壮的男人在我的前后。
我看着徐龙软掉的阴茎,幻想要是自己老公的就好了。
李镇从我的小穴中拔出阴茎,精液和淫水顺着大腿就躺了下去。
“你们两个小鬼满足了吗?可不能是出去啊”。徐龙摸了摸自己刚才很舒服的鸡巴,“你放心吧,瑶瑶姐,你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不能说出去,对谁都不好”。
李镇也在一旁点头,徐龙说,可是俺也想进入瑶瑶姐的小穴一次。徐龙拨弄的阴茎又站了起来,我很惊讶,这才十分多钟,又硬起来了,而老公最少要一个小时。
我满脸潮红的看着徐龙说,好吧,说着又撅起了屁股。可是徐龙却把我抱到了洗手台上,然后大大的打开了我的双腿,让我的私处呈现在他俩眼前。
徐龙摆了摆位置,就把大鸡巴塞进了我的阴道,这种充实感,好是舒服啊。我眼看着鸡巴慢慢的深入自己的小穴,然后慢慢的抽插了起来,徐龙也在看着我俩交合的地方,李镇在一旁也不闲着,双手玩弄着我的乳房,乳房又被他捏的溢出乳汁来。
徐龙越干越来劲,每次都像把阴茎全插到里面,而我虽然很兴奋,但每次一插到底的时候都有钟异样的兴奋跟着的还有种疼痛感。
可是徐龙的大手揽着我的腰肢,让我不能远离,只能硬挺挺的承受着他的巨棒的撞击。我觉得自己都快要升天了,小穴又分泌出淫水来,徐龙的鸡巴被我的淫水弄的亮亮的,徐龙生猛的抽插着,李镇还在旁边查数,五百六十七、五百六十八、随着数字的增加,徐龙不但没减体力,好像更加生猛一般。
“啊…啊…舒服死了…你都插到…姐姐…最深的地方了…啊…啊…恩…舒服啊…爽啊……啊…”。
“干…太爽了…瑶瑶姐的小穴太爽了…包裹的好爽…还这么多的淫水…啊…”。徐龙舒服的吼道。
“一千五百六十七……一千六百五十八……两千零一……”。李镇还在查这着。
这时徐龙的抽插速度异常加快,肉体之间的啪啪声几乎连在了一起,他撞的我大腿内侧都红了起来。
在暴风骤雨般得抽插之后,徐龙终于把一股股的精液喷撒在了我的小穴中,那种温暖的液体,让我异常的舒服。
这时李镇又凑了上来,“龙啊,你足足一口气干了瑶瑶姐三千多下啊”。
我失神的看着徐龙满意的看着我的身体,李镇这时又把鸡巴凑了上来,我累的躺在了洗手台上,一个只穿着白大褂,胸脯和大腿一览无余的美女躯体横陈在这里。李镇则看我躺下,把鸡巴伸进我的嘴里,开始抽插着,我也顺从的张开嘴,任由李镇强奸着我的小嘴。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我的嘴都算了,李镇才射在了我的嘴里,精液还是那么多,流出嘴角很多。
他俩似乎玩够了,开始擦拭了我的身体,给我穿好衣服,我觉得自己的小穴火辣辣的。可能已经被他俩干肿了一样。
一看表,都已经凌晨四点多了,被他俩玩了又三个多钟头。
李镇和徐龙笑着离开了,我感觉双腿无力,艰难的走到了值班室。由于又累又困,我没多想什么,坚持到了下班,回到家里蒙头大睡。
直到晚上下班老公回来,我还在睡觉。
心里矛盾及了,老公在看电视,我进了卫生间,想想昨夜的淫乱,又看看自己丰满白皙的身躯。顿时觉得很对不起老公。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是怎么了?
我从卫生间出来,看到老公温馨的笑容,我能做的,就是多做些家务,让他放松些……

(下篇):躯体的盛宴

一直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贤惠的妻子,一直认为,老公出轨了自己也不会出轨。
可是,我居然在一个不经意的夜晚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疯狂的做爱,还是和两个。
这样懊恼的心情让我一段时间都没有任何欲望。离出行还有三天了,这一个月,我为丈夫做了几次口交,几乎没什么高质量的性生活。身体的欲望又燃烧了起来。
张强一直在叮嘱我说,现在也是英国的夏天,多准备换洗衣服。他说他的妻子都给准备好了。林娜和其他护士则是告诉我哪里哪里好玩。而院长则告诉我,一定要学有所成的回来。
临行还有两天了,徐龙和李镇忽然找到我,说他俩转业时候的工作安排完了,就快离开这个城市了。还想和我一起激情一次。
我没说什么。徐龙把订好的宾馆告诉了我,下了夜班,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就赶到了宾馆,他俩早已脱了溜光的等着我这个小羊的到来。两个人在我身上又摸又啃的。
小穴不一会就被弄湿了,矛盾的心情又被我丢到了脑后。只顾着和两个肉棒缠绵在淫乐中。
我兴奋的骑到徐龙身上,体会着肉棒在身体里的搅动。又给李镇做了深喉,一不小心差点没把早饭吐出来。徐龙又把我的奶子捏的乳汁四溅,让我好不快活。
折腾了一天,他俩每人都干了我四次,小穴又被干的红肿起来,两只大乳房被捏的红红的。
晚上回到了家,发现丈夫夜班,为了后天送我,他特意串了班。虽然刚被两人操完,小穴还隐隐作痛。可是欲望驱使我又给李镇打电话,原来他俩在宾馆就没走。
我又回到了宾馆,和两只大肉棒睡在了一起,到底是年轻人,白天射了那么多次,晚上依然把我干的很爽。最后是李镇的肉棒插在我的小穴中睡去的。
我知道,自己变成了一个淫荡的女人,可是只是性爱,心底里,爱的还是自己那外表坚强,内心却有几许脆弱的老公。
机场,我好久没这样抱着老公失声痛哭,好多人都在看这个大奶少妇为什么哭成这个样子,其实我哭的,更多是对老公的忏悔。
飞机上,也许是哭累了,我睡着了,梦里是老公温暖的怀抱。到了伦敦,我和张强到了下榻的酒店。我们每人一间单人房,还不在一个楼层。刚到那有点不习惯,毕竟有八个小时的时差。
到达后的第二天,我们开始去开会,前三天是一个有六十一岁得教授,全名叫约翰…特托罗,他希望我们每人都叫他约翰。
约翰教授讲的很详尽,也很幽默,给我们展现了一个很深的学科,人的泌尿系统。让我们这些井底之蛙知道了什么是对学术的崇拜和痴狂。
罗院长嘱咐在先,学习上我不敢有任何怠慢,经常请教约翰教授很多问题,他有时候认为我问的很低级,就引导着我自己解开这些谜底。
来到伦敦有十多天了,每天我都和老公通电话,诉说思念之情。也想罗院长报告我们两人的学习进度。也表明自己想在这边的医院实习几天再回去。罗院长答应了。
张强也在抓紧学习着,并时不时的和我开开半荤不素的玩笑,我知道,这家伙是发春了。可是我决不能失身于他,和两个保安的淫乱让我深深害怕失去家庭。
不知不觉,和约翰教授成了好朋友,他答应帮我和张强安排医院实习。一天,约翰教授说要有个晚宴请我去参加。我欣然答应。
来之前准备了一件黑色的小礼服,当我穿上时发现坏了,这时生孩子之前穿过的。现在无论身材暴涨。很难把自己装里了。穿完之后,发现裙摆难以盖过雪白的大腿,自己的胸部也有一部分暴露在空气中。无奈加了一个小披肩,就去参加这个晚宴了。
到了地方,发现约翰也是精心打扮的自己,晚宴中不乏美女和帅哥,也有和我一样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女孩,我身高已经一米六九,可以站在高大的约翰身边,根本显示不出我的身高来。
约翰带着我和这里的朋友一一碰面。我和约翰坐在宴会边缘的地方,一个院内的水池边谈着天。约翰问我,“你的老公能满足你的欲望吗”?
我被问的差点没把饮料喷出去。脸刷的一下红了“哦,不好意思……你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我来回答…从你的眼睛中和过人的精力来看,一般男人含难满足你的欲望”。
我的大眼睛看着约翰,很奇怪他什么这么说。
约翰接着说,“一般男性的阴茎如果长时间充血,会导致很多弊端,炎症的发生。为什么很多婚后的男人容易出现各种各样的状况,也是生理特征决定的”。
我跟着点了点头,大眼睛看着约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而你们中国以前是母系氏族,当一妻多夫的时候,就能解决这个生理问题了,相对于正常人而言。一般很少有一个男人能完全解决掉一个正常女人的欲望的情况”。
“是啊,约翰教授,我虽然是医生,也没能解决自己老公的这个问题,甚至…甚至…出轨过”。
约翰没因为我的回答而感觉到惊讶,而是说,“你要会保养他,就像喜欢车得人保养车一样,否则,他再也满足不了你了”。
我看着约翰可爱的说话表情,有时候老外也是满可爱的。
“一会晚宴结束还有个舞会,我希望你能留下来,也许你可以放松一下你自己”。
我答应了约翰,其实自己内心也有个小期待,在这个陌生的国度有什么艳遇出来。
我们回到了大厅,舞会开始时已经走了很多人了。还有几十人在这里跳着舞。这时约翰来请我跳舞,我伸出手跟他进了舞池。
约翰抱的我很近,时不时他的胸膛就能碰到我的乳房上。他的一只大手在我身上恣意的游走了,抚摸着我身体的曲线。我也被他摸的很是舒服,其实在内心里,并不介意被这个老外侵犯。可能是陌生的环境,自己心里那种道德感特别弱。
约翰看我一直不拒绝,还一脸柔情的望着他,他的手更大胆了,开始拉开我礼服侧面的拉链,一边吻着我,一边把我拥到舞池的角落里,我们还在抱着彼此随着曲子摇晃。
约翰已经把我的礼服上半身脱到看见了内衣,他熟练的解开我的内衣扣子,我只有抱住他,不让自己的乳房走光。乳房解脱出内衣的一瞬间简直是弹出来的。由于生完宝宝,乳房简直暴增了好几倍。
约翰一只手搭在我的大胸上,一只手拦住我的腰肢,嘴还不时的亲吻着我,当我们的舌头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年已六十的约翰吻的方法真是销魂。
我亿无力在承受他的攻击,他在我耳边轻语着,我闭上眼睛,任由他脱下了我的礼服,他把我扶到长沙发长,让我的玉体横陈,欣赏着我曼妙的身子。
我忽然觉得这是公共场合,我们不应该这样,但是看其他人也都在拥吻着,就没有介意太多。
约翰完全摘下了我的乳罩,浑身上下只剩一个小内裤了,约翰趴在我的乳房上,挑逗着,亲吻着,他不时用厚厚的嘴唇夹起我已经发硬的乳房,在口中研磨着。两只大手又重重的揉捏着我的乳房。
我心想,就这样吧,太舒服了……约翰开始进攻我的下身,他的胡子刮的我的大腿好痒,他的舌头贴在了我的内裤上,口水浸过了内裤,让我的小穴完全暴漏了出来,还好这个地方灯光很暗,也许他看不清我小穴的样子。
他一边赞美着我的身体,一边摘下了我的内裤。他的舌尖舔到我阴蒂的一瞬间,我高潮了,淫水感觉像憋不住的尿水一样涌出阴道。
他和徐龙和李镇不一样,他俩凭着体力蛮干,而约翰更是先挑逗起我的欲望,还灵巧的勾引着我。
约翰把大舌头一下贴在我的外阴上,感觉好温暖,好贴心的舒畅。他的舌头时而舔弄,时而灵巧的钻进我的小穴,让我的淫水越来越多。
我低声的呻吟着,生怕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啊…恩……教授…好舒服啊…从来没有的快感…啊……”。
约翰舔弄我的小穴,弄的我屁股底下都是自己的淫水了。约翰脱下自己的衣服,露出了坚实的肌肉,还有,那个大的不行的肉棒。我看着这根肉棒,就像和老公在黄色电影上看到的那样,巨大无比。二十厘米,不,可能都要二十多厘米。
约翰看着我妩媚的娇躯,我的身体因为他的挑逗而发热发红。我坐起来一点,试图用嘴含住约翰的肉棒。好大的龟头,自己的嘴都很难含住,怎么可能要侵入到我的阴道里呢。
约翰示意我张开双腿,我有些迟疑和羞涩。约翰扒开我的双腿,然后两只手把我的双腿打开快成一字型了。他把巨大的肉棒开始向我的小穴挺进。我一身紧张的看着他。
“别紧张,宝贝,你会很舒服的,前所未有的”。
噗的一下,龟头就干进了我的小穴,我激动的扭动着腰,“太涨了…教授…教授…好大啊…”。我都快哭了出来。
约翰慢慢的研磨着,“说女人阴道的弹性是200%,只是没被利用好,快感也是倍增的”。
约翰温柔的一点点挺进,终于插进了一半,我就感觉已经插到底了,平时,老公也就插到这个地方吧。
约翰开始了抽动,每次抽动都前进了一点,他握着我的双脚腕,让我无法太多扭动,我只能扭动的腰肢,来表达自己此时的兴奋。小穴涨涨的,前所未有的快感涌上大脑。让我不知所措了。
约翰的肉棒被我的小穴紧紧的夹着,感觉一点空隙都没有。
约翰忽然使劲顶了一下,我觉得自己都要失禁了,约翰一插到底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是淫水,还是尿水,一鼓脑的喷了出来。
“啊…啊…啊……”。我的声音越来越大…已经控制不住了“…啊……”。
“哦…小天使…你太敏感了…”约翰边干着我边说。
我的大奶子随着约翰的抽插一动动的,这时约翰放开了我的双腿,两只大手像揉面一样来回揉搓着我的乳房。并时不时的偶尔紧握一下,让我又疼又兴奋。
我兴奋的呻吟起来,已经不顾场合了。周围的人在互相调情的同时,也在看着这个活春宫,一个外国强壮的男人干一个亚裔的大奶美女。
约翰每次的插入都特别有力,感觉自己都要被他干穿了一样。难以形容的兴奋感和丝丝痛楚。毕竟第一次被这么大的肉棒干进去。
肉棒的血管刮着我的阴道壁,让我一直处于兴奋之中。也许是紧张,自己呻吟的都有些口渴了。
约翰的大肉棒在不停的干着我的,而两只大手忽然持续特别用力的捏着我的乳房,乳汁是喷出来的。这时旁边有人出现奇怪的唏嘘声。
这时有人过来看我们性交。约翰像是在显示自己的体力一样。让我背朝着他,他从后面插入我,我此时的姿势是跪在沙发上,而约翰是站着从斜上方把鸡巴撞进握的肉穴。小穴经过他这样狂风暴雨的抽插,都有些木了。一股股的快感悉上我的心头。我的上身被约翰抱起,我挺起上身,两个奶子随着约翰的冲击而来回跳动,约翰原本把这我双臂的大手,一起又抓住了我的奶子,揉捏成各种形状给来围观的人看,我羞涩的低下头。
周围大概聚集了七八个男男女女。看着约翰在插一个亚裔女子。约翰的大手还时不时的刺激着我的奶头,不一会又流出些许乳汁来。我完全沉浸在大肉棒的抽插下。无暇顾及周围人的眼光了。
“啊…啊……教授…干的…好舒服…啊…恩……好大…好大…小穴…要爆…了……啊…爆了啊……啊…”。
这时旁边有男人故意把手身在我的口中,我想舔阴茎一样舔弄着那男人的手,汗毛很多。要不是被约翰干成失神的样子,平时打死我也不会做出来这么淫贱的动作的。
约翰的阴茎依然快速的出入在我的小穴中,每次约翰抽出,我都觉得他的大肉棒都像要带出我的阴道内壁的一样。力量感特别强。
约翰干了我二十多分钟都没休息,他忽然加快了速度,每下都一插到底又拔出,又插到我的小穴中。让我的兴奋点又提高到了一层。
“啊…啊……顶的…小穴…好舒服啊…啊…干…操死了…啊……舒服…死了…啊…要受不了了…啊…啊…恩…啊…”。
突然约翰死死的顶住了我的小穴看,我觉得他的肉棒都要伸进我的子宫里了,感觉很疼,但一股股的热浪涌进阴道,让我舒服及了,自己也舒服的流出水来,约翰射的太多了,我趴在沙发上,约翰足足射了半分钟,让我兴奋的不能自己。
约翰拔出阴茎时,阴道里的精液和淫水像尿尿一样流了出来。
我无力的趴在沙发上,任由小穴的精液流出。这时约翰把阴茎放到了我的嘴中,让我舔弄着,我只能吞进一个龟头,约翰的鸡巴慢慢软下后,我才能吞一半在嘴里。在我含的过程中,约翰的鸡巴有些许精液流进了我的嘴里,很是浓稠。
我趴在沙发上,任由自己的屁股撅在那里,好像浑身没有力气再动弹了,这时有一个年轻人让我上身扶到沙发背上。我的下正好放在沙发的靠背上,他把阴茎使劲的碓进了我的嘴里,阴茎没有约翰的大,我勉强的含一多半在嘴里。他一边干着我的小嘴,欣赏着我俏丽的脸庞。
忽然后面我觉得一个巨大的肉棒插进了我的小穴,我无法回头看,但一定知道不是约翰了,这个肉棒的形状不一样,头很大。然后以点爱抚都没有的开始吧唧吧唧的干着我的小穴。我又开始了忘情的兴奋。从后面干我的男人,还不停的用手拍打着我丰满的屁股,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屁股肉在随着后面的人插我的小穴的冲击力在抖动着。好像还有别人在拍打着我的屁股,啪…啪…的很是清脆…,虽然疼,但不知道为什么很兴奋。
这时干我嘴的男人开始了快速的抽插,一股脑的把精液射在了我的口中,然后用我的嘴清理着自己的阴茎。
我的嘴都被干麻了,当我低下头准备专心被后面的阴茎干时,一个男人的手抓起我的头发,让我抬起头来,把肉棒又伸进了我的嘴中,每次都插的很深,并且在不断的说,用嘴呼吸。我有点不知所措。
他一边干着我的小嘴,一边用大手掌拍着我的脸颊。啪啪的很清脆,要不是有阴茎在嘴里,他不能使那么力气,否则我的脸蛋非得让他给打肿了不可。
我的屁股被抽的火辣辣的感觉,而且一只有人在打着我的屁股取乐,啪啪清脆的抽打声一直没断。而我的脸蛋,也被人轻轻的抽着。
这时从后面干我的男人开始快速的抽插,我知道他要射了,又是全部射在了我的小穴里。烫的我很是舒坦。觉得精液又从阴道中缓缓的流出,而正在干我嘴的男人也在我嘴中口爆了。
我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精液的味道了。
这时约翰走了过来,看着我一侧脸颊有些微红,屁股更是红通通得。抱着一丝不挂的我走到了洗手间。约翰拿喷头给我清理了身上的精液。
我几乎没什么力气了,任由着约翰的摆弄。
“小美女,你没问题吧”。
我微笑的点点头,“就是没力气了,刚才被你们干的有些疼,但很舒服。你看,这里肿了”。我给约翰看了自己被干肿的小穴。
约翰用手拨弄了我由于被干很长时间还没合上的小穴,肿的像个小馒头,约翰把一根手指插了进去。
“还这么多淫水啊”。
我羞赧的微笑着没有回应。
我和约翰到了外面发现几对躲在角落里做爱的情侣们。
结果厕所门外等了有五六个男子,他们眼巴巴的看着我,看看约翰。
约翰看了看我,然后就把我推向这些人群。
这时一个男人把我按到地毯上,让我跪在地方,屁股股高高的撅起来,一下就插了进来。
“哦…啊…好大…”。我呻吟着。
这人抓起握的双臂,让我上半身挺了起来,每下都很卖力的干着我的小穴。
这时一个男人蹲在我面前,使劲的揉着我的乳房。并且使劲的捏着我的乳头向外扯,扯的我好疼,但好兴奋。这时这个人像拍打我屁股那样狠狠的打了一下我的乳房,啪的一声。我的乳房随着他的手掌摇晃着。我疼的差点没流出眼泪来。
“啊…好疼啊…”!
那人可能觉得打重了,接着没有使那么大的力气,左右手一边一下的扇着我的奶子。啪啪…啪啪…的很是清脆,让我很是疼。
约翰在一旁只顾看着。
每抽打一下我都惨叫一声,让众人都很兴奋,我的乳房没几分钟就被打的红肿起来,那人还在继续,但每次打起来,虽然疼,但有一丝的兴奋感在里面。不一会,乳汁又被拍打了出来。这回,那人更来劲了。一打就就几滴乳汁飞溅出去。
他快速的打起来,打的奶子乱颤,乳汁四溅的。这时我真疼的忍不住了,哭了出来。阴道里的肉棒忽然又加快了速度,射了出来。让我又疼又兴奋。
随着我的哭声,那人不打了,开始抱着我的头,把阴茎干进我的嘴里,快速并且很深的抽插了几分钟就射了出来。
我躺在地毯上,嘴里和阴道里都是精液,乳房被打的红肿起来,比刚才还大了。
这时一个男人扶我坐到他的阴茎上,我只得伏在他的身上,他自下而上的干着我。
不到几分钟,他也射在了我的阴道里。另外一个青年又开始干我的小嘴,我的嘴已经麻木了,只眼瞅着阴茎干进自己的嘴里,呼吸困难,然后被射的一口精液。
这六七个人分别在我的小穴和嘴里射了精。这时约翰走了过来。用大手抚摸着我的乳房。乳房由于被打的红肿,一摸又疼又兴奋的。
我含情脉脉的看着约翰,自己被干的真是过瘾及了,小穴被干的都合不上了。
这时约翰抱着我的腰肢,亲吻着我被打肿的乳房,然后忽然一巴掌掴在了我的脸上,我被打的几乎都看见星星了,然后众人又是一顿唏嘘。我知道,这是他们做爱的方式。
如果你们很开心,就打吧。我低声说。
这时约翰轻轻的拍着我的脸颊,啪的又是一巴掌。
我的觉得自己的脸被打的火辣辣的,但内心有种自虐感,都被人轮奸成这样了,还能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对约翰是兴奋,对我自己是惩罚吧。
我的头发散乱了下来,这时一个人又耗着我的头发,把阴茎塞入我的嘴里,但他一分多钟没有抽插,一直顶住我的喉咙,让我恶心的难受,当他松开的时候,我吐了出来,把刚才吃进去的精液都吐了出来。
紧接着,他啪的掴了我一巴掌。
我倒在地上,这时约翰架起来雪白的双腿,又开始干起我的小穴来。
“啊…恩…啊…啊…”我兴奋的哼唧出来。
“都被干成这样了还这么兴奋…你老公真是满足不了你了…”!
约翰干了我十多分钟就射在了我的小穴中。后来他送我回了宾馆。都快凌晨了。
我睡到中午才起来,之后学习了几天,那天的晚宴,让我觉得像梦一样,若不是生疼的阴道提醒我,真就想把它当成一个梦。
约翰告诉我,那里的人每一个人都在发泄着真实的欲望,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人的欲望什么是扭曲,什么是常理之中的。
在临行前,我单独被约翰又干了一次,就在他所在的医院的办公室里。也许再也不会遇见这种大肉棒了。
被约翰干的高潮连连,回到宾馆,腿都快站不住了,张强问我是不感冒了,我说没事,收拾回去的行李累的。
来伦敦二十多天了,临上飞机的时候我特别想念沈磊。想念这个好丈夫,在心里自责着自己,想着回去一定要对他更好。
到了机场,沈磊拿着鲜花来接我,我开心的扑向他。觉得是希望的开始。
当天晚上,我给丈夫无微不至的关怀,仔细的舔弄着他的肉棒,用自己的乳房夹着他的肉棒,还舔弄他的蛋蛋,让他深深的插入在我的口腔里,只要老公喜欢,我干什么都行。
回到医院,向院长做了汇报,调整了科室的结构,希望会给我们医院带来好的效益。
李镇和徐龙早已离开了,他们曾给我发了信息,告诉我有空到黑龙江玩。
又一次夜班在卫生间里手淫,我抚摸着自己的阴蒂,心里在想,罗副院长是否也和约翰教授一样呢?这时,卫生间的门,又开了,我惊奇的看去,是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午夜福利小说 » 美妻瑶瑶三部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