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不寂寞
最新福利小说

工地上的老婆(人妻效忠協議)


林亦媛,我的老婆,是個性欲很強的女人,以做愛為樂的淫婦。

大概是因為雙方都覺得對方很有趣吧,和她在一起,與其說是我娶了她,倒
不如說是她找了個打炮機。

老婆面容姣好,雖說在近乎偏執的表情管理下,可愛這一詞與她沒任何關系
,又留著個颯爽的短發,更顯灑脫。

但右眼角下的一顆淚痣卻給這張冷俏的臉添上了一絲風塵。

作為外人口裏的完美太太,倒也把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條,雖然常常對我以淫
色相向,但其本質,還是十分溫柔賢惠的,人是多面且復雜的,淫婦也是她,骨
子裏的溫婉也是她。

她就是一個這麽不協調的人,我常評價她這人表裏不一,這是有原因的。

俗話說沒有耕壞的地,只有累死的牛,妻子說是嗜精如命也不為過,我這曾
被在工地搬過磚的身體,在床上也吃不消她這般壓榨,一雙碩大的奶子堵住我的
口鼻,淫水四濺的騷穴把我精華悉數吸幹。

如果她的性欲沒有被滿足,那麽我可就頭疼了,只能器械裝備一起上,爽完
了她還吐槽「沒那味兒」,我恨不得把她丟到非洲,喊非洲的黑叔叔們跟她過過
招。

看到上面那一句,各位大概就明白了我到底是個什麽人,淫妻癖?其實也不
完全是。

我其實只是比較開放罷了,做愛嘛,開心就好啦,不開心做什麽愛嘛,和誰
做不是做嘛。

我也很好奇究竟這妞怎麽樣才能滿足,倒也不在意誰來滿足。

她也常常在床上威脅我,說什麽不把她伺候好了她就出去找黑叔叔透,那我
也只能無所謂地回復一句:娘娘開心就好。

其實我也是為自己的小命著想,俗話說,男人就該幹男人該幹的事,給她一
個自由,還我五十年陽壽,我覺得我賺了。

老婆她一直在跟著我工作,我說我以前搬磚並非吹牛,只是我現在是工地的
項目經理,自己帶著自己的團隊,每天為了眾多渴望買房的理想而添磚加瓦。

至於她嘛,她就在我這裏掛個名,我不僅每個月要付錢給她,還要肉償,正
兒八經的人財兩空。

在又一次的以我單方面失敗而結束的性交中,虛弱的我下了個十分大膽地決
定。

「老婆,我小命要緊,真的。。。真的一滴都沒有了,娘娘您去操別人吧,
小人我真的剛不住了,我小老弟再這樣下去,真的要斷了啊!」

老婆無語地看著我:「我有那麽牛逼麽?」

「您何止是牛逼,你這個逼就是古往今來最猛的逼!」

我瑟瑟發抖。

「你罵誰呢?!有這麽跟老婆說話的麽?」

老婆佯怒,皺起眉頭,但嘴角微微上翹。

「這樣這樣,我明天就起文,老婆您下我的項目去工作一年,工地上的兄弟
一個比一個猛,可以把你操得像母豬嗤嗤叫。」

眼角被淚痣牽起一個誘人的弧度,「呵呵。。。老公你就這麽放心我?也不
怕我去了工地體驗到無數大雞巴,就再也不回來了?」

誘惑的雙唇上下開合。

我絲毫不慌:「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我雞巴捅斷也不是我的。」

「好啊,呵呵。。。那真是期待呢,老。。。老板您給我的新職位是什麽呢
?」

入戲挺快嘛這妞。

「這個嘛,我這不是商務部門缺人嘛,你就去那裏好了,幫我經營經營項目
。」老婆一聽,似笑非笑地看著我,將蜜唇湊近我的耳朵:「好的,老公,我喜
歡經營這個詞語,就叫經營部好了,我一定好好全身心精淫、精淫您的項目。」

怎麽聽起來怪怪的,這是被推倒的我最後的想法。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就被老婆用白嫩的腳踩著臉鬧醒。

「停停停,臭腳拿開,要死要死了。」

她踩得更狠了,我好像聽到了我鼻子的哀嚎。

「老婆你再踩我就伸舌頭惡心你了啊!」

我支支吾吾地說道。

但一說完這句話我就後悔了,這個女人會因為舔腳而興奮的變態啊!果不其
然,她的俏臉貼上了我的褲襠,姣挺的鼻子隔著褲子頂著我的小老弟,她淫笑著
,嘴裏的熱氣微微呼出,雙眼微閉。

她的神情,仿佛是貼在自己愛人的胸膛。

貝齒輕輕咬著陰莖,舌頭隔著內褲挑逗著馬眼,口水逐漸滲透進來。

內褲不知道什麽時候就被脫了下來,溫潤的口腔立馬包裹住我的兄弟,她挑
逗著望著我,口腔突然收縮。

我的媽。

尿都要被吸幹。

於是,就這樣,我又被強暴了。

早餐吃完,我顫抖著穿上皮鞋,走路的腿都在抖,說是要好好打扮的老婆在
臥室裏已經呆了半個鐘頭,我大概都能猜得到她會穿些啥。

她是個真空派,還是那種全空。

她是個絲襪狂,什麽種類的絲襪她的都有。

她是個高跟迷,踩著十厘米的高跟鞋高達1米78,比我都高。

她是個露出癖,說什麽好的身材就是要表露出來,不然就是糟蹋老天的饋贈

她更是個色情狂,她展現出來的絕對不是什麽美麗這種詞匯,要描述的話,
便是性感,給個面子,就是騷,準確來說,就是淫蕩。

不出我所料,黑色的吊帶裙加一雙肉色的絲襪,紅色的指甲油透過絲襪吸引
著我的眼睛,被絲襪包裹著的腳趾各個勻稱,在肉色絲襪獨特的反光下充滿了野
蠻的誘惑,黑色的露趾高跟鞋使本就高挑的身材變得更加誘人。

臉上的職業妝稍淡,似乎表達的重點是身體而不是臉,我送給她的耳環和鉆
戒則將整一個色情狂的服裝變得精致了那麽一點。

之所以我說這打扮色情。

「你這打扮也真的是毫無美感,只有肉欲。」

我輕輕得扶著額頭,「老婆你是去工作還是去賣啊?黑色吊帶裙配肉色絲襪
?你那白膩的雙腿算是被你糟蹋了!話說你這吊帶裙雖說是黑色,但隱約帶勾花
,別以為我沒看到,這玩意在陽光下是透明的。」

「哦?我假雞巴還沒放進去呢?」

老婆從包包裏掏出一根25厘米的假陽具,半脫絲襪,把這嚇人的玩意兒一
口氣插進了自己早已泛濫的騷穴,隨著雞巴的插入,老婆面色開始變得潮紅,假
陽具的底部還有根塑料管,塑料管的尾端還連著一個碩大的肛塞,肛塞插入得意
外的順利,看來老婆屁眼有點東西啊。

「老婆你該不會把我定制的MKⅡ型給拿出來了吧???」

所謂MKⅡ型,外號「小幫手」,幫誰不用我說了,肛塞和雞巴連為一體,
需要先進行灌腸液的屁眼灌入,再把雞巴和肛塞插入。

配套灌腸液無論是氣味還是質感都百分百模仿精液,並且含有春藥,能大幅
度提升敏感度。

假雞巴具有收縮射精功能,一旦感受到陰道收縮,立馬會開始震動,震動分
三個等級,陰道收縮三次就為最大檔,最大檔足以摧毀女人任何高潔的姿態,同
時會將直腸裏的灌腸液全部射進子宮內部,我老婆非常中意這個功能,話說這玩
意花了我好多銀子。

「恩?對啊,剩下的灌腸液我全用了,反正一年以內也回不來。」

「我的姑奶奶,1升灌腸液,你全用了?你是去工作還是去賣的?」

老婆不在乎似的拍了拍微微隆起的小腹:「我就是去賣的。」

「。。。」

「打算賺多少啊?」

「先定個小目標,賺他一個億。」

「多少錢一炮啊?」

「就普通地操,1塊1炮,不帶套允許內射。十塊錢一個小時,隨便多少炮

「。。。您這還包鐘是吧,叫亦媛所以收費一元是吧。」

「是的,包月貴一點,3000塊」

「牛逼!」

說罷,被肉絲襪襠包裹的小幫手就開始了第一級震動。

被絲襪禁錮的大屁股微微地扭動,蜜唇微張,絲絲熱氣帶著淫糜的氣息從老
婆口中呼出。

不知是春藥的緣故還是即將到來的日子,老婆今天狀態意外的敏感,說個話
都發騷。

「東西都帶好了吧,出發了。挨操的日子就要來到了。」

「誰操誰還說不定。。。我。。。」

老婆剛邁出性感小腿,又收了回去,雙腳內八站著,膝蓋相對,肥屁股高高
崛起,突然不說話了。

只聽見小幫手的聲音又提高了一個檔次,龜龜,直接正兒八經二檔起步,老
婆口中輕輕地傳出令人想入非非的嬌喘,身體逐漸被欲望強行奪走,幾股透明的
淫水從被頂起的絲襪檔裏滲透出來,化成一道道水痕,順著豐腴的雙腿流下,讓
一雙美腳染上那騷氣。

「算了吧老婆,就你這樣,還沒出門就要高潮了,那麽多兄弟不得弄廢你。

「別瞧不起人了,你讓我留在家裏一直守著你這廢屌?」

「喲喲喲,她氣了她氣了她氣了。」

「快走啦。。。啊。。。臭老公,我還忍得住!」

「最後一句。。。」

「愛過」

我將老婆帶到不遠的項目工地上,一路走來老婆竟然沒讓小幫手進入第三檔
,還裝作沒事一樣,臉上掛滿了職業假笑,令我有點意外。

只是她絲襪腳底踩在淫水裏的場景沒啥說服力。

我的媽啊,陽光下的老婆有點騷哈,我都不知道看哪兒了,巨乳上兩顆小豆
豆已經興奮得頂起了衣裝,高跟上美腳繃緊的弧度很贊,緊實的小腿引人遐想,
透明的吊帶裙根本遮不住絲襪大屁股的風騷,淡淡的陰毛與勾花相應成畫,被絲
襪囚禁的小幫手吱吱呀呀地叫囂著要毀滅老婆的陰道。

和我一樣不知道看哪兒的,還有我工地上的一眾兄弟。

老婆倒是感覺什麽事都沒發生一樣,微笑地看著工友們,只是下半身順著騷
腿流下的騷水,拆穿了這偽裝的微笑。

不知廉恥。

「老板娘今天是來正式任職經營部門負責人這一職位的,這個部門就是以前
的商務部門,你們也知道,項目經營一直都是我一手抓,現在就是你們老板娘來
管了。」
(底下響起了從未如此熱烈的掌聲。)
老婆把話筒接過,紅唇輕吐:「各位項目上的兄弟,我是林亦媛,任職後就
和各位一樣了,都是項目的一員,所以請大家以後稱呼我小林,或者直接叫我名
字,比我年紀小的叫我一聲林姐,都可以,千萬別再叫老板娘了~」

「好!熱烈歡迎!」

各個五大三粗的工友們在底下起哄。

老婆的聲音也十分穩定,仿佛肉穴屁眼裏的怪物們不存在一樣。

一陣微風吹過,仿佛情人的舌頭在刺激著老婆豐腴的肉體,騷穴流出的淫水
打濕了絲襪,雙腿不自覺地加緊,大屁股輕輕扭動著,嘴唇呼出一口熱氣,染紅
了整張臉,她的眼底蠕動著欲望。

老婆她明白自己身體的變化,如今看到這一切的,也不僅僅只有自己的老公
了。

從今起一年的時間裏,自己的肉體將面臨何等對待,自己的子宮將染上什麽
顏色,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這時,一位工友上來收拾話筒,走到老婆身邊時,一只黑乎乎臟兮兮的大手
伸進老婆裙子裏,狠狠得抽了下老婆的大屁股,老婆性感的肉絲屁股染上了黑乎
乎的汙漬,一個黑手印使油亮絲光就此湮滅,變得無比骯臟。

同樣變得骯臟的,還有老婆的騷穴。

這是被欲望絞殺時的場景,無處可逃,無路可走,被囚禁的人,在高潮中墮
落至死。

老婆下體突然發出篤篤篤響聲,不用多問,一巴掌把這母豬的三檔打出來了
,震動力量之大,不斷地與直腸裏碩大的肛塞碰撞著。

肉穴屁眼「鼓掌聲」通過話筒傳至整個工地,仿佛在為老婆的講話喝彩,這
時老婆不由自主地將雙手抱住後腦,光滑的腋下風情訴說著臣服。

隨著三檔開始毀滅老婆的,還有那些含著春藥的「精液」,變得極其敏感的
直腸內壁被沖擊摧殘不斷收縮,但根本擋不住肉穴的淪陷。

老婆慢慢把雙腿打開,透明的絲襪中小幫手在對著在場所有人耀武揚威。

宣示著欲望的勝利。

老婆終於緩過神來,發覺身體已經不受自己的控制,一股沖動灌滿了咽喉,
一聲悠長的呻吟被擠了出來,隨即而來的不知是哭聲還是呻吟聲,美麗的眼眸無
神得望著遠方,眼淚鼻涕口水摧毀了了這張屬於我的臉。

除了只有騷穴裏篤篤喝彩聲和老婆的叫聲回蕩著,整個工地鴉雀無聲,臺上
的老婆保持著雙手雙腳空門大開的同時,全身不斷抖動著,工友們一個個張大眼
睛看著,都在欣賞這美妙的舞姿。

那名工友似乎無視了我這個項目經理的存在,把妻子的連衣裙一把撕碎,狠
狠地用臟手把絲襪頂著的陽具推到底,使老婆的小穴和屁眼只有一根管子相連。

這毀滅的一擊使老婆整個人癱在工友身上,我的雞巴早已射精,我心中只有
淡淡的無奈,如此美好的東西,摧毀了會是什麽樣子呢?我美麗的老婆,林亦媛
,在眾人面前登上了從未有過的高潮。

哼唧?已經退化成母豬的嚎叫聲了麽。

她美麗的絲襪腳在狠狠得卷起,被淫水染得光滑的大屁股緊緊地加著肛塞,
不斷地顫抖,想必那曾屬於我的直腸從此變了形狀。

從被染臟的絲襪裏噴出無數的尿液和灌腸液,發出黏乎乎的聲音。

小幫手被肉壁死死包裹著,越發激烈地毀滅著老婆最後的尊嚴。

一具淫糜的肉體在眾人面前相只蛤蟆一樣攤在舞臺上。

「把林部長拿去洗洗,天氣太熱了,她都中暑了,吐多了這麽多。」

我面無表情地說到。

這時一名工友主動請纓,強健的身軀也不憐香惜玉,直接撕破肉絲襠部,狠
狠地拉住塑料管,一口氣把小幫手扯了出來,丟進了花壇,伴隨著一聲慘叫被扯
出來的,還有老婆嬌嫩的直腸和子宮頸,耷拉在外已經變得非常敏感的子宮頸碰
到了粗糙的舞臺地面,妻子又進入了新一輪的高潮,工友不管正在高潮至抽搐的
妻子,直接把她扛在肩上,從底下工友手裏接過一張張紙回頭對我說:「老板,
我叫丁偉。您就放心把這騷逼交給我們,我們保證她生命安全,但你要簽下這份
協議。您看可以麽?」

「讓我看看。」

我接過協議

1、林亦媛自願成為XXXX工地的所有物;

2、林亦媛穿著由工地共同投票決定,不可私自穿著任何物品;

3、林亦媛可以接受所有人的需求,包含所有非致命需求;

4、只保證林亦媛的生命安全,不保證其財產以及由各不可抗力因素帶來的
身體和人格的改變;(不可抗力是指:肉體改造,認知改變,行為改變。)

5、項目經理XXX(以下簡稱「項目經理」)不受益於協議,由該協議產
生的所有利益不得給予項目經理;

6、項目經理沒有知情權,所有的條款可以不告知項目經理的情況下執行。

7、所有費用由該項目工程款提供。費用不足的部分由項目經理自行承擔。

8、林亦媛與項目經理的法定婚姻關系不得由任何履約人員解除。

9、該協議自簽訂之日起,有效期365個日歷天。

10、可以有我方增加任何條款。

「這他媽是要搞死我?這是我老婆!我就給你們玩玩,不是送你們了!你們
得弄清楚這個事實!」

我強忍怒火。

一只穿著絲襪的腳踢上了我的陰莖,一陣劇烈的疼痛從下體蔓延開來,我捂
著下體跪倒在地上。

這只粘著大量灰塵的腳上的汗水混合著尿液和不明液體,正用力的踩著我的
陰莖。

我的妻子,面對著我正倒在工友的懷中,她似乎在頂峰高潮中清醒了過來,
曾屬於我的香舌正在身後丁偉長滿黃牙的嘴裏索取著充滿尼古丁的黃褐唾液,雙
乳被一雙臟手揉成各種模樣,沒有一個模樣是我見過的。

紅彤彤的子宮頸不斷地在丁偉的手指上摩擦,屬於我的子宮也被染上了丁偉
手上煙草的味道。

丝袜腳踩著我的臉,臉上帶著譏笑的表情,輕蔑地望著我。

只見她被背後的丁偉扣住雙腿被抱起,她的雙手順勢向後環抱住丁偉的頭,
腋下的汗水反射著點點亮光,下半身被丁偉無情地掰開,一根從未見過的碩大的
雞巴正插在老婆的屁眼裏,這只雞巴之大,根本無法完整插入,雞巴上黃白的汙
漬被帶入我心愛老婆的直腸。

丁偉的腰部慢慢活動,老婆的面容慢慢崩潰,喉嚨慢慢傳來仿佛登上極樂的
呻吟。被絲襪包裹的腳趾五指分開,臉上帶著狂熱的笑容,老婆仿佛在期待著什麽
。。。

要是繼續插入,你會變成什麽樣呢?她將一口口水吐在了我的臉上,被染成
黃褐色的口水帶著劇烈的刺激味道,我慢慢把口水抹去,那份協議不知從哪落到
了我的旁邊,正當我準備查看的時候,扣著我老婆雙腿的手突然鉗住了她的蜂腰
,這是我多少個日夜所擁有的,現在已經不屬於我了。

被鎖住的老婆,已經沒有掙脫的可能性了。

下一秒,我的妻子離我而去。

丁偉的大手用力往下一摁,無比碩大的雞巴捅進了我妻子的屁眼,無數黃白
的汙垢為她的直腸鑲嵌上最淫亂的寶石,我低頭看著那份協議。

協議上是她的簽名。

一只絲襪腳狠狠地踢向我的臉,踢向我的右眼,但我不敢閉上左眼,我生怕
閉上左眼,妻子將不再屬於我。

妻子表情一剎那露出了仿佛哭泣的表情,但接下來自己紅彤彤肉乎乎的肉腸
裏的快感,把最後一絲理智毀滅。

接著我的右眼也被絲襪包裹的臭腳攻擊了。

視線變得模糊,我的耳旁傳來了熟悉又陌生的淫叫,雖說是淫叫,但這裏面
有著名為「臣服」的快樂,我終於看清了老婆的樣子。

雙腳無力得懸空著,尿液順著我最愛的絲襪美腿染黃了那紙協議,屁眼裏的
雞巴被完完全全插入了,屁股嚴絲合縫地與丁偉何為一體,雙手再也抱不住身後
男人的頭,整個上半身呈90度無力地彎著。

接著丁偉得意地將雙手放開,僅僅只用雞巴就將我的老婆支撐了起來!妻子
像個裝飾品一樣掛在了丁偉的大雞巴上,此時妻子口裏不斷地呻吟,也在不斷地
胡言亂語。

「不要。。。不要啊。。。我不想忘記老公!。。。救我啊。。。誰來救
救我啊。。。這樣下去,真的就。。。」

眼看老婆逐漸從丁偉的雞巴上滑落,我拼命爬起來想去救她下來。

可是現實給了我最後的一擊。

丁偉低吼一聲,胯下奮力一挺!裝飾品化作戰利品,老婆的上半身被丁偉的
巨大沖擊生生頂起,又攤在了身後男人的身上。

但是她這次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只有臉上的表情在訴說著她的快樂。

老婆雙眼翻白,登上極樂!嘴巴大大張開,舌頭帶著口水無力地耷拉出來,
舌頭就是那戰利品上的紅旗,在宣示著自己的敗北!嘴角確實大大的上揚著,仿
佛這是無盡的快樂又是無盡的地獄,這張臉突然如此的陌生,離我是如此的遙遠
,以往無論如何換著花樣,這幅崩潰到底的樣子我從沒見過。

老婆含著舌頭,對我興沖沖地說道:「再見咯,你是叫什麽來著?。。。仔
細看好了,本該屬於你的肉洞,如今已經是別人的飛機杯了呢。我拼命想找到你
雞巴的優點,卻怎麽也想不起來呢~你那只不過是個尿出沈積在體內的廢物的器
官,是個根本不具備取悅雌性功能的殘次品而已!我知道我這對無用的巨乳和松
垮的肉穴全都是為了讓工友們開心而存在的。是的,是這樣的!忠貞不是必要的
事情!對於現在的我來說,讓工地的工友們的大雞巴變得舒服是比任何事情都重
要的事哦~」

我笑了,這是幸福?大概吧。

老婆對我比了個「耶」,把鉆戒取下來扔到了地上:「我林亦媛,在我的余
生裏,都將效忠於。。。工地的大雞巴!」

她的鉆戒,掉到了地上,訴說著盡頭。

林亦媛,我的老婆,是個性欲很強的女人,以做愛為樂的淫婦,她從此變成
了肉體裝飾,用屁眼生生掛在了我工地工友的大雞巴上。

從此她的絲襪不屬於我,肉穴不屬於我,菊花不屬於我,嘴巴雙手雙腳雙腿
全身上下不再屬於我。

她的高潮屬於工地,崩壞屬於工地,一切的一切屬於工地,從此工地上每一
棟樓,都將被她高潮的汁液灑滿。她的肉體和人格將隨著一次又一次的頂峰,被
灌註在水泥裏,釘死在這地基中。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午夜福利小说 » 工地上的老婆(人妻效忠協議)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