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不寂寞
最新福利小说

旅游跟三个好友一起干老婆


我今年三十岁,我老婆咏诗今年二十八岁,我们结婚都快四年了。我很爱她的,凡事都通通迁就她。由于老婆不想身材太早走样,因此她到现在还是拒绝要孩子,并且每次做爱都要我戴套子。我经常告诉她要性感一些,在刚过去的一年,我们开始每次做爱时都会先作出一些性的幻想,如在户外、在家里被陌生人或朋友在旁观看我们做爱等等。这个玩法令我俩平淡的性生活加添了新的色彩,意料之外。

这次我和老婆咏诗、景涛、大伟和阿勇一行五人前往泰国度假。到步后当晚、我们用完晚餐然后到一家夜总会去玩。他们三人当然不放过每个和我老婆咏诗跳舞的机会。当我老婆和大伟跳舞时,大伟还在不断的挑逗她。我很明白大伟好几次故意把手落在我老婆的臀部,应该还有一次想摸她的胸部,我老婆每次都很有礼貌的拒绝了。夜慢慢的深了,我老婆咏诗的抵抗也越来越弱,此时我看到她正在和大伟挽著腰跳慢舞。起先我并没有什么醋意,直到大伟从后面抱住咏诗,又把她往后拉。咏诗起先挣扎了一会儿,直到大伟对她耳语一番后就停止了挣扎。我走到舞池中,我发现大伟正把他裤子里勃起的肉棒紧紧的贴著咏诗的屁股。 大伟一边搂着咏诗耳语,他的手就一边往上移。还好,就在他的双手就要触及她的胸部时,咏诗制止了他。大伟同时也发现我的存在,很尴尬的马上放开手。

“我上洗手间。”大伟尴尬的就走开去。我虽然有些醋意,但还不至于生气。“他有点过份,是吗?”我走到咏诗身边对她说。“一点点了。”咏诗笑着回答。“妳看上去不太在意哟。”我补充道。咏诗咯咯一笑就想闪开,我马上用刚才大伟的方式抱住了她。咏诗挣扎着要走脱,但是我紧抱不放,还用我勃起的肉棍紧靠在她的屁股上。她慢慢停止了挣扎。“为什么不动了?妳好像很喜欢有个大东西插在这里,是吗?”我挑逗著咏诗问到。“哼,要说大,我倒宁愿去找 大伟。”咏诗反击了。“妳怎知道?他刚才把阴茎贴着妳屁股时感觉到的?”我问。“像个棒球棍。”咏诗轻声告诉我别的男人的尺寸。

凌晨十二点,我们都有些醉意了。大伟建议回酒店,然后到他个人的房间喝一杯。
我还没有回答,咏诗已经说:“好哇,大伟。”然后看着我笑。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是好奇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大伟开了门,咏诗就先进去了,我们其余四人跟着进了房间坐下。 大伟用房间的小酒吧为我们准备酒水,我们又再喝了很多。咏诗打开收音机,收音机里传来一阵满节奏重节拍的乐曲,醉意正盛的咏诗随着节拍又扭动起来。 大伟对咏诗说:“咏诗,妳跳的比舞厅的脱衣舞娘还好。”咏诗闪动着诱惑的目光笑着。“不如让我们看一看妳的身材是不是也比她们好呢?”大伟盯着她说。我意识到大伟是在让咏诗脱衣服给他看,但我并不太介意,大概是我也沈醉在咏诗的变化之中,朋友对我老婆感兴趣也很让我兴奋。

咏诗摆出一副很诱惑的笑容,继续在老公及老公的好友面前慢慢的扭动身子,最后停在了大伟面前。咏诗慢慢的分开双腿,坐在大伟的膝盖上,面对着他。咏诗的嘴唇碰到了大伟的,她的下体轻轻在大伟裤子前的凸起处摩擦。此时咏诗的裙子已经缩到了腰上,我的朋友们可以好好的看到她的臀部,但是看来咏诗不在乎。我急促的喘息著对咏诗说:“老婆,妳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吗?”咏诗的脸转过来盯着我的眼睛,然后身子靠紧大伟,轻声对我说:“你不是要让我性感吗,我正在享受性感的感觉啊。”咏诗又把头埋在大伟的肩膀上望着我说,“你经常说你想别的男人看我们做爱,现在就是机会。他们现在都想看呢。这是你希望的吗?你真的想我在你的朋友面前脱光身子吗?你决定呀。”说完,咏诗轻推在大伟的阳具上慢慢站起身来,又回到房间中央继续慢舞。咏诗一边跳,一边慢慢用手抚摸自己的大腿,小腹,乳房,哇!我下面已经硬到了极点。当咏诗又望向我时,我向她点头示意。咏诗小声问我:“真的?”,我又向她点了点头。

咏诗马上诱惑地对我淫笑了一下,然后慢慢绕着大伟扭动。大伟似乎忍不住了,起身解开了咏诗紧身衣的前扣。咏诗用手护住,明白这才是真正决定性的时刻!咏诗又望向我,我还是向她微笑着点了点头,咏诗随即就松开双手,双乳脱衣而出。咏诗用双手自己轻抚著乳房,身子一抖,上衣掉在地上,她上身赤裸了!咏诗继续一边扭动,一边慢慢把短裙往下拉,露到臀部,随即又往上拉回去。我看着景涛、大伟和阿勇迫不及待的样子,我明白自己老婆真的很有挑逗性。最后咏诗松手让短裙掉在地上,从短裙中走出,此时景涛走到她的前面。“咏诗,让我帮妳把丝袜脱掉。”景涛把手放在咏诗腿上,然后马上就拉低她的丝袜,让她走了出来。现在咏诗就剩下一条比基尼式的内裤了。

“就剩一件了。”阿勇也忍不住了,他也走到咏诗的前面。咏诗也抬头诱惑地看着他回答:“阿勇。你想怎样呢?” 阿勇靠近咏诗,然后低头,一口咬住她的内裤,慢慢往下拉。内裤移低了,阿勇又站起来轻轻抬起咏诗,让她躺到地上。咏诗的内裤已经褪到了膝盖处, 阿勇把她大腿分开,一头扎了进去。舌头在咏诗的阴部舔起来,咏诗马上双手按著阿勇的头,并不由自主的淫叫了出来。“嗯….啊….”不一会儿咏诗的高潮就来了。阿勇看到咏诗在他舌头下开始颤抖,才慢慢脱下她的内裤,让她全身赤裸的躺在地上。过了几分钟,当咏诗慢慢反映过来,我们四个男人也已经脱光了!。当咏诗爬起身时,她发现房间里不止她一个人没穿衣服,我可以看到她的下体已经湿透了。

我们四个男人的阴茎硬挺挺的站立著围着咏诗,我的阴茎硬的难受,便问咏诗:“老婆,他们都准备看啊,我们现在就做爱好吗?”我满以为咏诗就只想这样子。咏诗先是眼睛迷纲的望了我一眼,然后她翻过身去,慢慢爬向大伟。咏诗被大伟的大阴茎吸引著,她慢慢爬到终于可以伸手抓住大伟的阴茎。咏诗抓住大伟的阴茎慢慢从龟头套动到根部,她的手企图握住它,但是她的指头碰不到一起。咏诗身子擅抖著,抬头望着大伟说:“…你…的很…大… 啊。”说完,咏诗低下头,伸出舌头绕住大伟的龟头,随即张大嘴,尽量的把大伟的龟头含入口中。我可以看到咏诗的牙齿到了大伟的龟头根部合拢,然后咏诗轻叩著大伟的阴茎上下移动。

“啊……”大伟一边呻吟,一边用力想插的更深。咏诗用舌头在他的龟头处舔来舔去,又用手上下套动。 大伟的阴茎在咏诗口中居然有大了许多。但是当大伟全身肌肉紧张起来时,他轻轻的按著咏诗的头,慢慢的把阴茎离开了她。 大伟向下看着咏诗说:“别浪费,咏诗。再继续我会射的,我要妳用比嘴更好的地方来伺候它。”咏诗此时只用手轻轻握住大伟的阴茎,依依不舍的看着它。我怕咏诗真的会酒后乱性而和大伟做爱起来,我走到她身边从后把她扶了起来。 大伟看了看我,就走向在我和咏诗面前不远的椅子坐了下来。我想只要我马上和咏诗做爱,她得到满足后就不会再乱性了。我从后抱住了咏诗,我的手也往下滑,爱抚着她的阴蒂。咏诗给我弄得慢慢的呻吟起来,此时我们都发现大伟盯着咏诗的下体发呆。

“你在看什么?”咏诗脸红耳赤的看着大伟。 大伟则一边向咏诗微笑,一边开始在那里套弄自己的阴茎。“看起来你想干我,是吗?”咏诗身子轻轻发抖娇喘著再说。 大伟望着咏诗,手指指著自己的阴茎:“咏诗,我想操妳,直到它再也直不起来。”“……啊…”咏诗听后身子擅抖著叫了一声,只见咏诗的乳头涨了起来,而下面的爱液又涌了很多出来。接下来,咏诗突然向前轻轻的挣脱了我,她缓缓地走到大伟面前,然后慢慢转身,分开双腿跨在大伟的腿上。 大伟马上从后抱住了咏诗,我看到大伟的屁股在椅子上挪动,龟头顶着咏诗的阴唇。“老公,你想看到大伟干你老婆吗?”咏诗抬头用诱惑的眼神瞄了我一下,然后又低头盯着大伟的阴茎。咏诗没有让大伟立该插进去,但是她用阴唇贴著大伟的阴茎上下扭动,他的阴茎大得龟头都快碰到咏诗的肚脐了。

咏诗一边继续摩擦著大伟,一边又望向我:“老公…你爱我吗?…可…以让我疯一次?…让…我和大伟做爱好不好?”咏诗接着还用手移动大伟 的阴茎,对准我说:“可以吗?就在你面前…我和你的朋友做爱…,我想让你看到大伟插我。”大伟听到也在咏诗身下呻吟。我满脑子吃惊的望着咏诗,但是我的手不由自住的一边打起手枪,一边盯着咏诗正摩擦著大伟阴茎的阴唇说:“妳…真的很想和大伟做爱?”咏诗此时低头,发现大伟 的阴茎有一些分泌物冲了出来。咏诗用手指轻轻把那些液体擦去,伸给我看了一下,“想啊…老公…你戴一次…绿…帽子…可以吗…?”然后将手指含在嘴里。我看着也忍不住发出了呻吟。 大伟伸出右手搂住咏诗的乳房,手指轻轻敲打着她的乳头,然后又捏,有搓,弄得咏诗满脸舒服的神情。 大伟又在背后亲吻咏诗的脖子,他的左手又伸向阿筠的下体,手指头插进去一点点,又拔出来,搞的咏诗又娇喘起了来。

大伟的左手又慢慢挑逗著咏诗的阴蒂,咏诗像是再也忍不住了,把头靠在了大伟身上。“老婆,我爱妳…妳要让我戴绿…帽子,我…就戴吧。”我也被眼前的淫乱景像迷住了。咏诗没有回应我,她正在好像高潮就要来的样子,大伟随即在她耳边细语,并且用手指向我指了一下。只见咏诗想尽力从兴奋中集中精神想听明白大伟说什么。“咏诗…我想得到妳好久了,今晚妳是属于我的,告诉他现在到底谁才是妳老公好吗?”当咏诗听到时,大伟的话越将咏诗推上高潮。“~啊…大伟…大伟…才…是老公…。大伟…你再不插进来,我高潮又要来啦。”咏诗的臀部随着大伟的手扭来扭去,咏诗已不行了。这时房间里一阵粗粗的喘气声,原来是景涛,他一边走到咏诗身边,一边用手迅速的搓著阴茎,然后射精了。浓浓的精液射向咏诗的脚,落在咏诗的脚背上,有一些还粘在咏诗的小腿和地上。“啊…”咏诗看着Jakcey射精在她的脚上,随即也忍不住叫了一声,下体涌出了大量爱液并高潮起来。

待咏诗高潮一过,大伟就把咏诗抱到了床上。他把咏诗的腿露在床沿外面,我可以看到咏诗刚才高潮后的液体还在不停的往床单上流。 大伟把咏诗双腿分开蜷在胸前,然后他一手握着他的阴茎就顶着咏诗的阴唇。 大伟并没有马上插进去,他的龟头只是在咏诗的阴唇处摩擦。“…啊…呀…!!”咏诗没有任何内容的大声叫着。 大伟一脸得意的慢慢加了力道,他的龟头正撕开咏诗的阴道往里插。只见咏诗不得不完全倒在床上尽力接受着大伟的大阴茎。 大伟停了一会儿,望向我说:“没问题吧,我要干咏诗了。”我打着手枪看着大伟说:“她…她想要就给她吧。” 大伟再也没有顾忌,阴茎不再徘徊,直接就插进了咏诗的阴道里,然后又拔出去只留下一点点在里面,然后又插进去。 大伟只是慢慢的抽动,咏诗一直大声喘叫着,脸上流露着满足的神情。

大伟一寸寸的插著咏诗,他越插越深,咏诗好像已和他锁在了一起。我看到咏诗想动,她却怎么也动不了。咏诗能做的只是双脚夹紧大伟,享受着他。“噢~~大伟!……大伟…!”咏诗高潮又来了,只见咏诗全身发麻,她紧紧搂住大伟,在大伟身下颤抖,而她口里则不断的叫着 大伟的名字。 大伟也喘著粗气:“咏诗,我不行了,射在妳里面好吗?”咏诗被大伟插得昏死过去前,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紧紧的抱着大伟,淫荡的大声叫着:“射~大伟~快点射~”然后大伟就把精液通通射进咏诗体里,咏诗体内随着感受到大伟的精液而到了高潮。我看着她在大伟身下,随着高潮的感觉极度的兴奋而晕了过去。我看着咏诗在大伟跨下的淫态,也忍不住打出了精液,全部射到了地上。

当大伟从咏诗身上爬起来,我看见咏诗的阴唇已经红红的,并且随着心跳一下一下收缩。一会儿, 大伟的精液也从咏诗的阴道中流出来,扩张到她的肛门。最后咏诗醒过来,她娇羞的用手撑著身体坐了起来,累了…大家都累了,房间里顿时都静了下来。 大伟靠着床头,而咏诗坐在他的怀中,咏诗一边还玩弄著大伟软了的阴茎。“老公,刚才大伟…射进去了…你生气吗?”咏诗见我站在对面,她娇羞的看着我双眼问道。“不…不会,我…希望妳快乐,我…明天去帮妳弄点事后药就是…”我看着咏诗很享受的神情,也不敢责怪而激怒她。咏诗继续玩弄著 大伟的阴茎,同时看着我的反应又说:“嫉妒吗?看~我正坐在别的男人身上呢!你看大伟的阴茎,我真的喜欢他的阴茎,喜欢让他插我。” 大伟也得意的看了我一下然后微笑着。

我强忍着醋意对咏诗说:“真的…不…”但是当我的话还没说完,“妳不会只让大伟一个人搞妳吧?”阿勇已经赤裸的走到床上,他用手握著自己那硬挺挺的阴茎对着同样赤裸的咏诗抢先说著。咏诗抬头诱惑的看了阿勇一下,又低头脸红耳赤的看着他的阴茎,咏诗的表情在说着她又开始兴奋起来。咏诗把身子转向阿勇,然后用手抓住他的阴茎慢慢套动起来。“嗯~阿勇…你的很粗…”咏诗抬头淫荡的看着阿勇说,手里则继续套动着阿勇的阴茎。“噢,咏诗,妳是我见过最性感的女人。”阿勇伸出左手摸著咏诗光裸的肩膀回应。接着,咏诗微微撑起上身,然后仰起头凑上前吻了阿勇的阴茎。

咏诗此时把脸向我转了过来,含笑的看着我说:“老公…你是不是看得很爽?”然后咏诗开始用舌头在阿勇龟头处慢慢绕着,只是轻轻的接触著,同时她那诱人的眼神一直看着我,在看我如何反应。“嗯~咏诗…妳…?”我知道咏诗接下来会怎样,她是要我看着她吃阿勇的阴茎,我其实心里醋意大发,但是醋意使我的阴茎再次变硬,我握着它又打起手枪来,我已被眼前淫乱的气氛迷住,不懂回答。咏诗看见我又自己打起了手枪,“~啊~”她随即忍不住的叫了一声,然后把 阿勇的阴茎整口含住,不再看我。咏诗舔得越是起劲,阿勇的喘气声就越大,只见咏诗不停将阿勇的阴茎整根含进了嘴里,然后又抽出,再含进去。

阿勇慢慢把阴茎拔出来,然后坐下和咏诗热吻起来。“老公…你真的不介意吗?你…说话啊!”咏诗停止了接吻并望向我,意乱情迷的看着我说。我没有法子弄出反应回答,我只可以继续一边打手枪,一边看着她。咏诗见我没说话,她就抱着阿勇的脖子提起了腰,半蹲著,然后用她已湿透的阴道吞噬了阿勇坚硬的龟头,我看到咏诗的爱液又开始流了,流到了床单上。 咏诗此该又回过头望向我说:“老公…那么,这样呢?”我还是没法子回应她,我盯着她,并加快了打手枪的速度。咏诗和我对望着,她的神情很兴奋,我知道她的情绪已到了失控的地步。

咏诗突然坐了下去,“~啊~老公…你戴多一次…绿…帽子…好吗…?~啊!~”她忍不住的抱紧阿勇然后把头埋在他的肩膀,忘情的叫着,咏诗让阿勇的阴茎从下面整根穿透着她的身体。咏诗主动的慢慢上下摆动着身子,并且把头更紧的埋在阿勇的肩膀上大叫着。“不要忘了我。”景涛此时也走到床上站在咏诗身边,大伟只好起身让开给他。咏诗听到景涛的声音后就把头稍稍打则起来,然后继续埋在阿勇的肩膀上睁开了眼睛。咏诗马上就看见在面前的是一根耸立的阴茎。咏诗一边上下摆动着身子大叫,一边盯着景涛这根正对着自己的阴茎,然后咏诗慢慢伸手抓住它。当咏诗的手触摸到了 景涛的阴茎同时,“~啊~!~啊!”咏诗突然大叫得更厉害,她高潮又来了,只见她闭上了眼身子擅抖著,然后再没有动。

咏诗的身子停了好一会,直到她稍稍克制了自己情绪,然后她睁开眼抬起了头,把上身缓缓仰倒在景涛怀中,下巴都贴著了景涛的阴茎。咏诗神情迷网的看到了我还在打手枪,她随即瞪着我双眼,忘情的剌激着我说:“老公…我下面的洞里正插著别人的阴茎…比你大好多好多的阴茎,我要他干我,你…过来看清楚…大阴茎在我洞里怎么插好不好?老公…你打手枪再打快点好吗?我要你打快点!你看……”说到这里,咏诗一下子把视线离开了我,落在面前景涛的阴茎上,然后咏诗就把景涛的阴茎一口含到嘴里,使劲的舔了起来。阿勇也开始配合著把腰往上顶,他一边双手紧抱着咏诗抽插,一边把头埋在咏诗的乳房上胡乱吸啜了起来。阿勇抱着咏诗越顶越深,顶到了咏诗的最里面去,顶得咏诗把嘴里景涛的阴茎吐出来用手握著,然后只见咏诗皱着眉头大叫起来,同时使劲的套动景涛的阴茎。

他们三人如此狂风暴雨般的搞了十几分钟,“啊…,我…要…射了…。”景涛喘叫着,咏诗马上忘情的赶快把景涛的阴茎含入嘴里,让 景涛在自己的嘴里射精。咏诗鼻子埋在了景涛的阴毛中,我可以看到咏诗的喉咙缓缓吞下景涛的精液而抖动起来。大约三十秒, 景涛才倒在了床上。阿勇同时也疯狂的上下摆动抽插著咏诗,“~啊~!~啊!”咏诗反过身和阿勇紧紧一起拥抱起来,然后继续毫无顾忌的大叫着。突然阿勇再猛插了几下,然后就把咏诗抱得更紧不动了。咏诗也再没有任何叫声,我只能听到阿勇粗粗的喘着气,我知道他此刻正在咏诗的阴道里射精。又是大约半分钟,阿勇就和咏诗在抱着当中一起往阿勇身后倒躺了下去,只见咏诗趴在阿勇的身上闭着眼喘著,不停喘著…… 看到这样的情境,我的下体一热,我再一次把精液射到了地上。

由于我已经射了两次,加上酒精的影响,我已累得神情智有点糢糊,我倒在大床对面的沙发上就开始要昏睡过去。“咏诗,如果妳觉得这就是今晚的结束,妳恐怕忘了我的话。”我迷糊的看到大伟一边在咏诗的耳边说,一边已把她从阿勇身上扶起。我又迷糊的看到阿勇和景涛都爱抚了咏诗起来,我半睡半醒的看到咏诗又和他们三个男人杂交了一次。我依稀记得在我昏睡过去前,当时咏诗正在让大伟狠插她的喉咙。

大概是凌晨五点,当我稍稍睡醒了些后,我发现阿勇和景涛已离开了。然后我看到咏诗只有头和肩膀靠在床上,她的大腿正绕着大伟的颈项。 大伟用膊头抬起咏诗的大腿,用手托著咏诗的屁股,阴茎正抽插著咏诗的阴道。我不知道他们这次已是第几次在我昏睡后做爱了。 大伟一边喘着气使劲抽插,一边看着咏诗问:“咏诗,妳爱我吗?”咏诗随即双手搂住他,也娇喘著的告诉他:“爱~,大伟…我爱你。~”

迷糊中我又听到咏诗在尖叫着,我看到大伟的抽插停了下来,咏诗的叫声就随即也停住了。我知到大伟又把他热热的精液射进咏诗的阴道中,同时咏诗想必也是正在高潮中。当我勉强的站了起来望向大床上,咏诗正在和大伟赤裸裸的拥抱着、躺在床上喘息著。“老婆…我很累了,一起回去休息好吗?”我尴尬的看着咏诗说。咏诗和大伟总算意识到房间里还有别人,都回头看着我。当咏诗与我四目交错的时候,她马上就娇羞的将视线避开,她双手在床上拿起棉被就把自己和大伟一起盖上,然后把头倒在大伟的怀里,没有回答我。“让咏诗在这里先休息一下吧,你自己先回去不成吗?”大伟抱着咏诗对我不耐烦的说。“那…咏诗…我这就先回去…”我怕激怒咏诗,然后慢慢走向大门。 大伟下了床紧跟着我,我一出去,大伟马上就把门摔上,随即我听到大伟锁门的声音… …

这一刻我的心里五味杂陈,有辛酸,有失落也有后悔,我也不知道我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我也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咏诗,也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回到以前…..

朋友们,请你们告诉我应该怎么办??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午夜福利小说 » 旅游跟三个好友一起干老婆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