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不寂寞
最新福利小说

半个月沦陷的妻子[完整篇]


清晨,欣欣迷茫的睁开双眼。慢慢从沉睡缓过神来,眼神陡然变得惊恐,慌的四瞟躲避我的眼神,似乎是想努力回忆起最后的画面,最后终于鼓起勇气把目光投向正守在床边的我,似乎想从我这里获得答案。
「醒啦~」我柔的看着欣欣的眼神,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你昨晚喝多了,还是你的一个男同事送你回来的。」
「没有……什么别的事吗?」欣欣有些紧张,
「我是说,我回来的时候是没什么不对把?」
「没有,只是睡着了而已,多亏了他呢!」我怕欣欣生疑,她整理她的头发。「昨天加班太累,我们就一起出去喝酒放纵了一下,没想到喝了那么多。」欣欣好像舒了口气,就驴下坡,开始编着些不着边际的话。
时间回到昨晚。听到了敲门声,满是疑惑地出去开门,只见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门口,脚边放着一只大号的行李箱。我正疑惑这是谁来什么。
这个陌生男人嘴角轻轻上扬,邪魅的一笑,轻蔑的眨了下眼睛,澹澹地说:「你已经输了,不过,我的调教还没完成。」是光S!不错,他的声音我在他发来的视频通话里面听过,不会错!那我的老婆欣欣呢在哪里?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大行李箱,难道……不容我继续思考,也没有征求我的同意,光S就毫无顾忌的提起行李箱走进我的家门,把行李箱推进来,径直坐到沙发上,翘着二郎,一副他才是这个家的男人的样子。我有些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脑袋里更是一片混。
「她在这里,」光S拍了拍那个大行李箱,「放心吧,她没事,爽晕过了而已,最后她实在被的没力气了,我就给她吃了点春,没想到爽过头晕过去了。」
我赶忙走过去夺过行李箱,轻轻地放躺下,打开行李箱。随着行李箱盖缓缓打开,浮现出的画面彻底惊呆了我!箱子里的欣欣赤身体一不挂,子上和脸上挂满了液,整个人蜷缩在里面,脸上还留着涸的泪痕,道外面还挂着一截红的电线,应该是个跳塞在屄里。我看到这样的画面,第一反应是心疼,揪心的心疼,心的老婆被折腾成这样,可又对光S恨不起来。随之而来的,又是巨大的刺激感,心跳似鼓槌般地砰砰重击。我忙跑到卧室里取条毯子,裹在欣欣身上,抱到卧室床上,简单用毯子擦了擦她的身体上的液,拉出道里跳的时候,又带出来一大泡浓浓的液。液混合着的腥味立刻弥漫在整个房间。给欣欣简单清洁后盖上被子,确认身体没有受到伤害,欣欣的呼也很平稳,我才放心的出来面对光S。这个时候我才有时间仔细打量光S,发现他除了身材略微大以外,长相其实属于一般平,甚至单从体态上看可以说有些文质彬彬,只是胳膊和手背上青筋凸起,长相给人的感觉也比较有攻击。
「我认输了,」我有些窘迫,似乎此刻找不到更好的话语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可以结束这场游戏了吗?我愿意在论坛的首页对你公开发帖道歉。」
「哈哈哈哈~」光S笑的很大声,我慌朝卧室的方向看去,怕这声音惊醒了欣欣。「输赢从来不在我的考虑之,只是你的老婆的确是个极品,身材,长相,皮肤,在我玩过的众多女人之也是出类拔萃的,我不想放弃这么好资质的。输赢已经不重要了,再者说,你真的希望结束吗?」光S说完,坐在沙发上的他前倾身体,眼睛直视着我,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
「从你对你老婆之前的看法和对她喜好的了解就能看出,你对两关系充满了自以为是的幻想,完全不了解女人,甚至不敢面对自己!」
「我不希望我们的正常生活遭到破坏。」我无法正面回答他的话,因为已经被击败的我尚残存一尊严和理智,不愿意承认自己想看着老婆被别人调教,不愿意承认老婆被人当成的时候自己居然会有快感会起。
「这样啊,」光S顿了顿,「对了,欣欣的车还停在楼下,我不知道你们的车位在哪,停了个位置,你最好现在把车开到自己的车位上去。」说完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我顾不得看她的表,如蒙大赦般拿起钥匙仓皇逃离我和欣欣的小窝,全然不顾留了个陌生人和全身赤的老婆在家里。一路跑到车上,启动的时候才发现摆在方向牌上的双手在不停的颤抖,稍微定了定神,把车开进车库里。把头伏在方形盘上长叹一声,事已经到这地步了,想改变已经太迟了。回到家里,钥匙打开家门,赫然发现,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光S已经在床边卖力地着欣欣了!仔细瞧了瞧欣欣,还在恬静地睡着,身体被拖到床边,只有上半身在床上,两条则被光S扛在肩上,被光S的大巴一进一出的着。每次光S的撞击都在欣欣丰满的身体上激起一阵波浪,每次拔出巴几乎都会把欣欣的带翻过来。巨大的巴在毫无润滑的况下勐欣欣的小。
「怎么样,小巴,看我在床上你老婆爽不爽。」见我进门,光S头也不转的冲我命令道。我愣在原地不吱声。
「回话!废物!」光S提了音量,转头瞪着我。
「爽……爽……」我机械的回应着,生怕他吵醒了欣欣。
「爽就近点看!胆小的废物!」光S命令道,我了口,蠕动着向前,像个木头人一样杵在那里,失神地看着光S的股一耸一耸的进入我老婆的身体。
「跪下!」我无法拒绝他的命令,鬼使神差地跪在他的面前,弓着腰伸长了脖子想要看地更近一点。
「再近一点!用膝盖爬过来!」待我膝行到了贴近他们的地方,光S一把按着我的头,把我按向他们的地方,「小鸡吧,要看就看清楚点!看看老子的大巴是怎么征服你老婆的!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再碰你的老婆。」
我唯唯诺诺地点头,退缩到了一边,换来了一个不屑的鄙视,光S没有再理会我,而是专心地在欣欣的体发泄完,带着他的空箱子扬长而去。拔出巴的时候一大股浓浓地液从欣欣的道里出。留下我一个人失了神一样的愣在原地,良久我才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没有立刻去关注欣欣,而是去洗了把脸,再去给欣欣清洁身体。可笑!不准我碰欣欣?我偏要碰!我仔细地擦拭着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她的小经历了这一整天的折腾,已经不能完全的闭合了,张开一个两大小的。
就这样,欣欣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晨,而我,却一夜无眠,想要搂住欣欣却发现自己没有那么勇气,许是觉得欣欣不再属于我了?还是……难道我在想着光S给我的命令?我和欣欣度过了一个不同往的周,本来周末我们应该是在家各种打骂俏或者出门逛街的,现在却各怀心事地宅在家不敢面对彼此。欣欣今天表现的格外殷勤,各种端茶递动家务。我则躺在沙发上开着电视玩手机。眼睛虽然盯着手机屏幕,心思早已飞到霄云外。时不时余光瞟过欣欣曼妙的身姿,却再也没有以往的冲动。但是一想到他在光S胯下下的样子却又立刻起了。不敢再想去了,正当我想把注意力集在手机上时,
「叮咚」一声瞬间让我打了个机灵。「明天上午9点来到XX酒店XX号房,不能早不能迟!必须9点准!」是光S给我发来的邮件。我心虚的看了眼欣欣,她并没有什么异常。是要向我摊牌?还是怎样?我不敢发问,只是忐忑地用微信跟公司领导请了个早假。周一的早晨,欣欣如往常一样去上班,我则按照光S的示,接近点的时候把车开到她定的酒店,惴惴不安地到了他所说的房间门口,里面在等着我的会是什么?我有点胆怯想打退堂鼓,但还是按响了门铃。开门的不是光S,是一个陌生的女人,身材稍微有些臃肿,穿着非常的衣,两个子的位置更是直接开了个大,一条线一样的裤根本不到任何遮掩。推门进去,光S正对着门坐在椅子上,胯下也有个女人正在给他甜巴,身材要苗条些,只是小腹有些明显的隆起,两个女人的头都比较黑,远不如欣欣的。
「来啦~」光S看了看手表,拖长了音,递过来一个手机「来,先给你看些东西。」接过手机,是一个视频,场景就在这个房间,拍摄时间也就在半个小时之前。视频里,欣欣敲门进来,却发现两个女人正一左一右地跪在光S两边,欣欣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这两条也是你那个婴群里的,一个是生完孩子还在还不到半年,还有一个,怀孕5个月了,他们接受调教都比你更早,论起来,还是你的前辈们呢,不过没什么区别,你都是一样的。」光S戏谑的对欣欣说。欣欣有些委屈,眼泪似乎在眼眶里打转。光S看她吃醋的样子嘴角却出了得意的笑。
「别站在那里矫了,」光S收起了笑声,「想被我的可不止你一个,要是不满意就滚回去找你那个没用的小巴老公!」
欣欣闻言上紧张地抹了抹眼角的泪。
「滚过来给我吃吧!」光S把两只脚分别搭在两边的女人身上,张开大,出尺寸惊人的大巴。欣欣立刻跪在光S面前,把大头进嘴里卖力地,又往下住,吃进嘴里吐,大巴比在欣欣的脸上,看上去比他的整个脸庞还要长。光S被的发出畅快的叹息声。镜头里三女一男糜的画面几乎溢出屏幕,光S享受三条的服务,肆意蹂躏她们,打她们的耳光,揪她们的子反而让她们三个兴奋起来,争相挺起自己的身体和脖子去争抢这种,彷佛是对她们的奖励和认可。
「今天的调教要是为你准备的,欣欣,」停下对三人的蹂躏,光S看着欣欣,「对你的调教需要更进一步。」欣欣茫然看着光S,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或者说想不到下一步她将要面对什么,只是自觉停下了对光S的献媚。
「今天的任务是,收集10个装着液的避孕套回来见我,就在这个酒店里。」光S满是得意,一脸看戏的表看着跪在地上的欣欣。而欣欣则愣在当场,似乎被他的命令击溃,几乎失去理智的她一会不可置信的看向光S,一会看向另外两个女人似乎在寻求助。不过她的求助显然不会有任何回应,只收到两个女人的幸灾乐祸和嘲笑,两个女人没有再理会欣欣,反而相互拥吻在一起。
「这个……我办不到……」欣欣说话的时候带着哭腔。
「对了,你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光S把巴进了拥吻的两个女人嘴间,享受四片嘴的摩擦,「如果你不到,可以直接回家。」说完扔下一盒避孕套在欣欣面前。
视频里,欣欣颤巍巍捡起避孕套,只穿起极为简单的衣服,就跑到门外,视频到这里也就结束了。这么说,欣欣现在也在这栋楼里,着视频里的那个任务?甚至可能下一秒欣欣就会从门外进来?
「她……她真的去收集液去了?」我声音有些颤抖的问光S。
「等下你就知道了,女人一旦享受到了的快乐,的快乐,那她就真的变成一条发的了,你让她去卖她都会乐意的。」光S不紧不慢地说,同时踩了踩正在她脚的孕的头。我害怕看到欣欣进来,怕她看到我跟光S在一起,会彻底毁了我们的生活和夫妻关系。可又不敢走出这扇门,与其说慑于光S的威严,倒不如说我的心底渴望跟欣欣一起堕落。正在我的思维天人战的时候,欣欣开门进来了!我和欣欣四目相对,彼此都完全愣在当场,似乎空气与时间都凝固了。我的耳畔此刻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寂静的鸣响,眼睛看到的视野除了欣欣以外都是一片白雾,甚至视野里看到的也不是站在我面前的欣欣,而是我自己脑补的那个洁白无瑕的欣欣。如果是噩梦的话就让我快点醒来吧,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切。欣欣的哭声和光S的大笑声把我从空冥和臆想拉回了现实,视野里的白雾逐渐散去,这时我才慢慢看清了欣欣现在的样子。衣服残破不堪,只有一条完整的腰带上挂满了一圈各种颜的避孕套,浑身散发着液的味道,嘴巴和下巴还有大根都又液在往下,脸颊还有一块红印。白皙的肌肤,致保养的身体,从残破的衣服出来更有冲击力。
「别哭了!」光S喝止了好几次才使欣欣平静下来止住了哭声。「你的老公不就喜欢你现在的样子,对吗?」说着便看向我。
「老婆……我……」虽然我已经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看到欣欣现在的样子仍然被震惊到无以复加,一时也难以回答他的问题。
「说说看,小母狗,这一个小时你经历了什么?」光S语气平澹的说道,只是欣欣在听到「小母狗」着三个字的时候,羞愧的低下头,满脸通红。
「我……我……」欣欣胆怯的看向光S,又立刻低下头,只敢用余光看着我的反应,吐吐不敢作答。
「你这条还知道害羞?求我你的时候多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多么下的事都能出来,当着你废物老公的面就装起矜持来了?记住了!只要在我面前,你就是一条彻头彻尾的!」光S加重了语气斥责欣欣。
欣欣再度咧开嘴哭了起来,但是并没有持续多久,立刻就擦了眼泪,抽泣了几声,向光S汇报起来:「我出了门之后犹豫了很久,一直在走廊徘徊,可是我无法抗拒命令,无法想象失去主人的大鸡吧。我敲开了第一个房客的们,里面是一个来出差的小白领,虽然胆小,但是很配合我的挑逗,他想要吻我,我没答应,他很喜欢吃我的子,很快我就给他戴上了套,让他我的,收集到了第一份液。」
「第一个人的成功给了我很大的鼓舞,虽然我对自己的外表很自信,但是不知道里面会面对着什么人,不过我在出决定的时候已经好了遇到坏人的打算,他们可能会强我,羞我,甚至是报警曝光我,可我无法拒绝完成任务带来的诱惑,甚至享受面对危险给我带来的快感。」
「如果说面对前两个还是抱着完成任务的心态来面对的话,那么之后更多的就是为了寻求刺激而动去挑战危险了。在第三个房间的两个男人,没有按照我的要求戴套,而是直接在了我的里,我喜欢被,可是现在人的任务更加紧要。」
欣欣的语言逻辑也来越顺畅,似乎已经忘掉了我的存在。「第四个房间住的是一对年男女,不知道是夫妻还是姘头,女人看到我这样很生气,重重地打了我一个人耳光,把我踢出了门外。我有些害怕,但是并没有为自己的行为感觉到羞耻。反而觉得那个年女人维护自己尊严的方法很可笑。」
「后面给我开门的多数都成功拿下,只有一个人废了些时间,他的巴很大很坚挺,持续了我十几分钟还没有的意思,我只能带着他的手揉我的子,不停的对他发,骂自己是是货来刺激他,才收集到他的液。」
「在这个人身上花费了太长时间,让我差点没办法完成任务,而且还有好几个不肯戴套强我的,幸亏在最后一间房间里面住了结伴旅行的三个大生,我让他们戴上套套手口并用,这才完成了任务。」欣欣说完,闭着眼睛不敢看我,但口上下起伏的颇为激烈,似乎是兴奋的喘着粗气。
我则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虽然视频里看到过很多次欣欣的媚态,但是眼看到我那似乎不经人事的老婆,如此恬不知耻的叙述自己不要脸的经历,却仍然是我没想到的。「不错~」光S对欣欣发出了赞赏,「现在,第二个任务,当着你老公的面,把你的战利品,统统吃下去!」欣欣没有表现出拒绝,只是动作有些慢,着没有意的拖延,但还是从腰间解下避孕套,挨个把里面的液倒进嘴里咽下去,仰起头让避孕套里的液进嘴里,眼泪也从眼角滑到耳根。光S见状起身走到欣欣面前,没等欣欣吃完10份,就把自己的大巴塞进欣欣的嘴里,欣欣的屈感似乎消失的无影无踪,脆闭着眼睛,抱着光S的股任由巴在她的嘴巴里驰骋,光S则一脸胜利者的姿态看着我,还示威似的给欣欣来了几下深喉,巨大的巴在欣欣纤细的脖子上能看到明显的隆起。
听到光S的羞,我跟欣欣尴尬地同时抬起了头,不过随即欣欣就被他的手按了下去继续她的口活,「看到你的老婆被我这么调教,爽不爽?兴奋不兴奋?」
「爽……爽……」我咽了咽口,艰难的回答道。他胯下的欣欣则更加紧闭双眼,不愿意看到现在的我。
「欣欣这样的尤物你的老婆这是太可惜了,这么好的条件就应该被大巴成,被更多的男人!对么?」光S用手推了推欣欣的脑袋。见欣欣不愿在我的面前回答,立刻打了一耳光在她的脸上:「回答我的问题!」
「唔……嗯……」欣欣嘴巴里喊着巴,只能点头发出混的声音来表达自己的意见。可能是见到我们夫妻的回答达到了他的预期,光S脸上出了满意的笑容。抽出了自己的巴,坐回原来的椅子上,享受两个少的继续服务。
「滚去浴室洗净再出来。」光S对着欣欣命令道,「我可不想你的时候闻着你一身别人的液。」
欣欣闻言立刻起身,低着头从我面前走去浴室,很快我就听到了浴室里花洒发出的声。
「你不去她洗?」光S调侃地问我。「出来的时候不准穿衣服!」顾不得他的话在脑后没说完,我慌转身也钻进了浴室。
欣欣知道我进来但是并没有任何反应,闭着眼仰着头任由冲刷自己的身体,似乎是想要洗刷掉自己身上的污。我轻轻地走近她,不顾打自己的衣服,抱着她的肩膀。
「对不起,我是个下的……」欣欣对我说,「我对不起你,可是我拒绝不了这样的刺激。」
「我也对不起你……」我顿了顿,不敢往下说,犹豫要不要把我和光S打赌的事告诉她。
「我知道,我还对你了很多过分的事,可不可以求你不要离开我,我真的很你,可我离不开他了。」欣欣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细不可闻。欣欣这么说话,难道是说,如果要在他和我之间只能选择一个的话,欣欣会弃我而去?所以他才求我不要她选择?我不会这么的,我也无法想象没有她的生活,甚至,我也很喜欢光S和欣欣带给我的刺激。
「不,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也你。如果你喜欢的话,就继续吧,我也不反感现在的样子。」我说完,欣欣又惊又喜的看着我。我也脱了衣服跟欣欣一块清洗,仔细的她清洗身体的每一部分,脸上的上的上的,还有里的液。脸上的红印也消退的差不多了,我光彩照人的娇妻又回来了。推开浴室的门出来,光S和那两个少已经在床上起来了。那个孕女上坐在他的巴上,子被顶的上下翻飞。那个年则趴在光S的口,吻着光S的膛。见我们出来,光S拍拍孕的股示意她们停下来。光S起身走到赤的我们面前,欣欣居然在此时表现的有些羞涩。光S伸手把欣欣牵到床边,把欣欣按在床边,旁若无人的从后面把巴进她的小里了起来。「!现在居然装矜持?当着你老公的面不好意思叫出来是吗?!嗯?……!……!之前被我玩的时候不是叫的挺爽吗!」
光S一遍羞欣欣,一遍有节奏的勐欣欣的小。「说!你是不是!你的,烂子!子揉起来真他过瘾!」欣欣的呼渐渐急促,像是被他渐渐草出了感觉。不一会儿就已经从鼻孔发出了「哼……嗯……嗯……」的娇喘声。「你也滚过来!!」光S侧脸对我命令道,「跪在我们身边!好好看看我怎么你老婆的!上次欣欣睡得像个猪你没看清楚吧?这回让你好好看看欣欣被爽的样子!」欣欣听到这句,眼睛睁开了一下,随即咬了下嘴,有闭上眼睛享受身后的。「没见过你老婆的样吧?嗯?听你老婆说她跟你从来都像是任务。你从来没给她过。」光S从后面拽起欣欣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这自从被人强过后一直对心里有影,却也再也忘不了那种感觉,只有粗野蛮不把她当人她才会真正的兴奋!」欣欣被强过?我怎么从来没有听到她提起过?我一脸茫然,不可置信地看向欣欣,震惊的程度不亚于之前第一次知道她沦陷在光S手里。欣欣则痛苦的闭起眼,面庞扭作一团,手也紧紧地抓紧了床单。不知道是被拽头发的痛苦还是因为往事被提起的纠结。「怎么?看你的表情,你不会不知道吧?」光S看着我震惊的表,故意提了声音,「那她上大的时候勾引老师被师娘捉在床,打了很多耳光你也不知道咯?」现在听到任何关于她的话,我都不会再震惊和恼怒了,反而会让我很兴奋。
「对不起,一直不敢告诉你,怕你嫌弃我……嗯……哼……」欣欣艰难地睁开眼,对我出一个苦笑。我跪在一边,看着他们二人欢,整个房间都充满了糜的气氛,两个少也不甘寂寞,凑到光S身边,一左一右用自己的子去蹭他的身体,吻他的肩膀和脸。可能是因为激素的原因,两个人的头都有些发黑。光S腾出一只手来,径直握向年轻的子,五深深扣进她的里,头从光S的里出,直接被他用力攥出来喷了出来。「啊……」年轻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痛苦,叫出了声,看着自己的淫水喷出,脸上居然有一绯红。
下面的欣欣在长时间的抽之下很快就陷入了巨大的快感,脚趾紧紧地攥紧了,太了股,子和脸贴在床上,毫无意识的着:「啊……太爽了…………好爽……我……好喜欢被……啊……老公……老公……好大……」光S抽回握住年轻的手,用尖了沾在手上的汁,用手托起身边年轻的下巴,年轻本以为要索吻,却突然被光S打了一个打耳光:「一子都喷出来了,真下贱!」本就脸红的年轻被打了一个耳光,脸更红的发亮。「贱货的你很爽吗?当着你老公的面告诉我,跟你老公比,谁的你更爽?」其实不用问也知道答桉,光S故意在贬低我,羞欣欣。
「嗯……嗯……你的爽……你的爽……好大……快……再……」欣欣似乎忘掉了我的存在,毫无顾忌的回答,「要把我上天了……」光S又急速勐几次,巴的速度突然放缓,慢慢抽了几次之后,几乎完全拔了出来,只用头在欣欣的户外面摩擦,却始终不进去。
「既然这么爽,那得要你老公求我我才能你。你认可还不够,还得获得你的废物老公认可。」光S俯身贴在欣欣耳边说,声音不大,但整个房间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欣欣里的被拔出去以后,立刻袭来巨大的空虚感,眼里满是求助的看向我:「老公……」
「请你我的老婆!狠狠的艹她!玩她!」面对欣欣的请求和自己的望,我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口。
「为什么要我玩她呢?嗯?」光S说话的时候还不忘用头继续摩擦她的户。
「因为……因为……欣欣的很痒,需要你的大巴来止痒。」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结结巴巴的说。
「你自己不能她吗?」光S继续问。
「我……我的巴不太小,能满她,她跟我不能,只有人您的大巴才能爽她!求求你了!」顺着光S的引导,我大概明白了他想让我说出什么话来,吐一番后,终于放下了一个男人最后的尊严,承认自己的无能。
「嘿嘿嘿……」边上的两个少捂着嘴笑出了声,「真是个废物,你的小巴还不如我老公大呢,哈哈!遇见人之后才让我觉得,女人真幸福~」
另一边的孕也点头附和那个年轻。光S听到了我的发言,立刻把大巴「噗嗞」一声梦到欣欣的里,一到底,双手扶着欣欣的肩膀腰用力向前挺进,股一耸一耸,打桩机一样勐欣欣的。看的让人担心欣欣的腰会被她撞断。
「老公……对不起……谢谢你……好爽……」
「过来,给你的老婆脚!」光S在欣欣的股上打了一巴掌,
「你老婆被我玩的时候,你这废物只配舔脚!」我依言跪到他们身边,低下头捧起欣欣白光洁的脚,欣欣的脚一直很注意保养,看不出一粗糙,摸在手里就像一块润的玉一般,因为是欣欣也是跪趴着在,只能看到白里透红的脚掌,无数次都想她给我,甚至只是想摸摸她,都被欣欣骂成变态。现在反倒被光S成全,我低下头伸出头把她的脚趾在嘴里吮,欣欣的脚本就因为快感蜷成一团,被我这么一更是想缩回去,只是被我握住脚逃脱不得。
「啊……啊……不行了……太爽了……太爽了……要被……出来了……啊……」欣欣夹紧了股,脸贴在床上大口喘着粗气,浑身颤抖着,似乎很快就要。
「想更爽么?嗯?」光S坏笑着把欣欣拉起来让欣欣双手扶着我的肩膀,欣欣的长发落在我的头上,子在我的面前被的一晃一晃,几乎要甩在我的脸上。
「来,想被我干,就爬在你的巴老公身上!」光S接着说,「还没看过你老婆被玩出来高潮的样子吧?废物!来!你们两个一起也过来!一块尿在这个废物身上!」
两个少闻言笑嘻嘻的也围在我身边,对着我掰开了她的小,似乎是在酝酿意,只欣欣脸上出了微微的痛苦,似乎不想这么。
「老公……对不起……对不起……忍不住了……好爽……啊……啊……」一道金黄的柱喷了出来,两边的少也几乎同时了出来,三条柱同时激在我的身上,两个少嗤笑出了声,欣欣则郝红着脸。已然如此,欣欣也不再有所顾忌,还故意把柱往我脸上喷:「老公……我你……谢谢你这么包容我……」欣欣完,浑身颤抖着,瘫软在了我的身上,混着我身上的渍,不顾从她嘴里问道的液味,两条身纠缠在一起激吻。
「真是一对夫妻,下贱的都这么般配。」光S戏谑地说。我们则完全不在乎听到了什么,只觉得这个时刻拥抱彼此,接受了彼此,真是一件幸福的事。至于以后会怎么样,已经不重要了,我们确信自己仍然会一对恩的夫妻。那一天后面欣欣又被玩了很多次,但是始终没有允许我进入我老婆的身体,甚至她后来要求那个年轻戴着假阳具去玩欣欣,自己则去玩那个孕妇。甚至直接让欣欣股垫在我的身上,他扛起欣欣的两条去她。我们度过了最为疯狂的一天。回去的路上,我跟欣欣一路无言,与其说是激过后的理智,倒不如说是变态望宣泄的后怕。
快到家的时候,欣欣才肯开口:「老公……」
「嗯?」我甚至不敢开口问她想说什么,只是发出了应和她的声音。
「老公,我知道这样的况一定不可以继续下去,」欣欣顿了顿,继续说,「我一定会想办法断掉跟他的联系的!」
「其实……我喜欢你这样真实的你自己。」我没有明说我希望继续和她一起被调教。
「不!我答应你你!」欣欣眼神坚定地看着我。我没有继续反驳欣欣,虽然心里有些失落,但是还是为欣欣的表态感到开心。
日子子还要继续过,那天过后,我们好像完全忘了那段时间的事,生活也步入正轨,就像是一场梦一样,醒来全都消失不见了。光S也没有再联系我们。欣欣也没有任何不同于往常的行为和表现,只是在床上表现得更加奔放,也会想更多的办法来增加趣。一切彷佛好了起来。时间久了,甚至我自己都怀疑,那段时间是否我们真的经历过,只是存在电脑里的视频和照片在提醒我,那并不是虚构的,好几次我都想把那些文件彻底删除,但是始终没能战胜自己的变态望。直到有一天,在我快要忘掉那件事的时候,我的邮箱又收到了一封邮件,悉的ID让我想起来,这是那个噩梦一样的男人的,点开来看,是接近10G的视频压缩文件……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午夜福利小说 » 半个月沦陷的妻子[完整篇]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