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不寂寞
最新福利小说

我被催眠 最终堕落成母狗


2020年2月14

第一章

「叮咚!」

电脑里又响起了悉的消息提示音,提醒着我新的一位顾客的光顾。我无奈

地叹了口气,立把眼前刚泡好的X师傅方便面狼虎咽地吃下肚,准备好迎接

下午的拼搏。

「开网店是真的累啊……连个休息的空都没有……」

「要不是为了那个上的老,我才不会开网店天天玩命呢……」

「唉……」我长吁一口气,尽力把心无尽的烦闷都从身体里吐出来,想以

一个全新的神状态接着走上漫漫的赚钱之路。

「加油吧,王雪,你是最的!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这个家!」

纵使大脑万分疲惫,眼睛痛不已,我依旧这样复一地自我鼓舞着。因

为一想到再过一年就要考的,自己的拼搏也逐渐有了动力。

苦了谁也不能苦「孩子」啊……

我苦笑一声,稍微感慨了下当「」的心,便转过身来把脑袋又埋进那宽

大的显示屏,视野里出现的还是那个悉的不能再悉的对话框,还有框里白

底黑边的,让人无聊乏味的文字。

「你的这双袜子勾吗?」是一位卖家对商品质量的提问。

面对顾客这种千篇一律的问题,我也是用我那个一成不变的回答来答复。

「本店的衣和袜子质量都是十分好的,基本不会出现勾,撕裂等问题,

您对此还有什么疑问吗,~」

等我打完这段话,那清脆的铃音又从电脑屏幕右下角闪动的窗口里出,

跃入我的耳。毫无疑问,这是另一位顾客光顾了我的店铺,看了我的商品。

于是我又调整了下状态,准备着新一的贴心讲解。就这样,我又开始全身心地

投入到了网店的工作去,一下午的时间就这样在互联网和单调的文字之间被消

磨殆尽了……

……

我叫王雪,二十五岁,婚,职业是自己开网店卖卖袜和衣什么的,因

为后就不再念了,也没什么文凭,自己只能开个网店来赚钱,仅仅是这样来

维持家的生计。三年前,家里的爸跑去了外,唯一和他们的联系只有自己

定期收到的一小笔可怜的生活费,就以这点钱能不能喂饱自己都成问题,更别说

上花销不小的王越了。所以我在戚的建议下迫不得已才选择了开网店。

因为我对自己的身材和长相都比较有自信的缘故,我便把所有的袜子和衣的试

穿都揽了下来,这样倒也省去请模特的钱了。

就这样,每天过着不变的程,早上起来早饭,送走他后开始忙活

网店的工作,等他晚上回来再晚饭,然后再到晨两点睡觉。

在为习而努力拼搏,那么我身为这个家的经济支柱,就更不能倒

下了!

生活虽然艰辛,但却充实而平淡,我和就这样相依为命地过着打拼的

子,直到……

我遇到了那名莫名其妙的买家。

第二章

在早上送走王越后,我皱着眉头,看着他房间里藏在床下的那条满是斑的

袜。

本来是打算一大早勤快点,把家里打扫打扫,可就在收拾王越房间的时候却

发现了这个隐藏的战利品。

原本薄若蝉翼的镂空黑连裤袜上面零零散散的印花上全被大片的黄白斑

所覆盖,整条袜散发出浓浓的臭味。

「这个混小子!」我一边骂着王越,一边小心翼翼地捏着肮脏的袜的一个

角给扔进了垃圾桶里,真的是生怕那恶心的黄斑碰到我的手。

「老娘玩命赚钱养他,他可倒好,竟然拿这么贵的袜子……」后面的话我是

实在说不出口了,单纯是想到这我都觉得恶心。

看着在桶里蜷成一团的脏袜子,脑海里浮现出的是那个阳光,认真的,

这两者的反差真的让我一度认为自己看花眼了,可眼前凝固在袜子上的斑又让

我认清了现实。此时我的心里就好像打翻了五味瓶,感觉很不是滋味。

其实与其于说是愤怒,倒不如更多的则是对王越的同。

仔细一想,我倒也是能理解的……王越也已经青春期了,男孩子多少会有些

躁动,况且我也是把大部分力全放在了网店的经营上,一天下来也没和王越说

上两句话。

我和他唯一能说上话的机会也就是在吃饭的时候了,再之后王越就把自己锁

在房间里开始习了……

因为我自己吃了不习的亏,现在累累活的,相对的,我就想让王越能好

好习,将来能找个好工作。

这小子成绩也确实挺不错的,也算对得起我给他的费。

一想到这,我的心就软了下来,原本生的气也慢慢缓了下来。

算了,还是放他一吧。他回来之后看见袜子没了应该就知道自己犯错了,

还是就这样装不知道避过去吧……

「叮咚!」

正当我这样想着的时候,那清脆的铃声从隔壁我的房间传了出来,提示着又

有一位新顾客的来临。我立放下了手里的活,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查看刚才

的消息。

「你家卖的袜都好啊,有没有什么推荐的款式,我想买几条给我家

穿穿。」这是一位名字叫「催眠袜」的买家给我发来的消息,言语里充

满了粗俗和油腻,让我感觉浑身的不自在。

「这是什么奇葩名字和智障问题……这人不会是来恶作剧的吧……」我虽然

感觉到无比的诡异,但是秉承着顾客是上帝的原则,我还是敲着键盘打字回复了

他。

「您好,我们家的』银条纹连裤袜『是本店挺热门的商品,穿上的效果十

分,您可以买下来送给你的女朋友,她一定会非常兴的。」我给这位顾客推

荐了最好看(其实是最贵)的袜子,虽然这人说话是弱智了点,我还是恭敬地回

复了回去。毕竟跟什么过不去不能和钱过不去啊,这一条袜子两百多,要是能卖

出去和他聊会我也就认了。

「那好,一十四个的是不是,那每个给我来五条。」那名买家回复了

我,我现在隔着屏幕都能闻到这里面溢出来的满满的富裕气息。

「太了!这就是传说的人傻钱多吧!」当时可给我开心坏了,这么一算

我这一下子能赚四五百,这可赶上平常一整天忙活下来赚的钱多了。

可正当我开心的时候,那边又发来了消息。

「问你个事啊,你家模特咋么一直以来就这一个?不过一直以来穿的到还是

那么。」

看着这则消息,话语里充满了讥讽与调戏,我不禁感觉到有点生气,脸也有

点发烫,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我就是卖这个的,不穿出来发照片你们怎么看效果。」我嘴上虽然吐槽着,

手在键盘上也没停下来。为了这单能成,我忍了。

「对的,我是这家店的店兼模特。」

其实发出这句话后,我还是有点小小的自豪的,毕竟像我这样又能忙里又能

顾外的女强人社会上是真的不多了啊。

「那……你能给我你的电话吗?我想听你口头讲一下这袜子哪块好。」那个

人又在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这可着实让我挺纳闷的,这里面打字聊天不就能解决问题吗?为什么要我的

电话?这人不会是单纯的想来扰人吧。

我虽然满肚子疑惑,还感觉到了不知名的诡异,但又不想直接拒绝,生怕把

这个金给放跑了,让四百块就此付之东。

「算了,电话而已。大不了我以后给拉进黑名单里。」我狠下心,在聊天框

里打上了我的电话发了过去。

果然,没过十秒,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上面显示的是知来电,应该就这

个人打的吧。

「喂,您好,我叫王雪,是雪儿袜子店的店。」我以尽可能甜的声线来

迎接每一位金,呸,顾客,即便电话那头可能是个肥猪。

「真好啊,人声也甜,名字还那么好听……」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油腻感十

的男人的声音,我一听这声,眼好像就能浮现出一个好吃懒的肥宅的形象,

不禁让我一阵反胃。

「谢谢……那么,我来给您绍一下这款袜子吧……」我礼貌的回了一下,

上就要给他绍袜子,一点给他说话的时间都不打算留。因为光是听到那声音,

我浑身就不自觉的犯恶心。

倒是没有瞧不起人的意思,我真的是单纯的生理上排斥这种油腻猥琐的声音。

「等一下哦,你这条穿着袜等着人肏的发,说话还挺急的。我给

你发了张图,给我好好看一下,货雪!」那人打断了我,轻浮地说着,把对

我的称呼改成了一大段的词汇,很明显地在调戏着我。

我感觉在我的心里面,之前原谅王越而消去的那团怒火现在是彻底地燃烧了

起来,里面包着恼羞和气愤。

他刚才……叫我什么……

我和你通电话是为了让你过嘴瘾?

这个男的,真的在耍我!

「请你尊重一下人……」我刚想回驳,好好教育一下他到底该怎么说话的时

候,一张图片在聊天框里缓缓浮现。看着那张图,我刚到嘴边的话好像泄了气一

样,灰溜溜地又钻回了嗓子里。

那是一张黑白杂的漩涡的图片,当我看到这张图的一瞬间,我感觉我的目

光就被这螺旋的涡纹给牢牢住了,再也无法挣脱。

「这是……什么啊……」我感觉自己身体里的力气在逐渐被抽走,大脑的思

维也开始慢慢放空,仅仅是看着这张奇妙的图我就有种困乏的感觉。

我也尝试去抵抗,想把自己的目光从无尽的漩涡移开,却发现根本不到。

那漩涡就好像一潭漆黑的沼,一点点的噬着我,而我只能任由自己在沼

下坠,沉入其,所有的反抗在这绝对的控制之下全部变成了徒劳。

慢慢地,我看着漩涡,倒好像也没有那么想去抵抗了,相反地,我竟觉得看

着有点享受。

那涡纹的旋转,好像抚走了我心的感,之前因为外界的事而在心产

生的五味杂陈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大脑无尽的空灵。

慢慢放弃思考的我感觉到了前所有的寂静和舒适,那是一片一尘不染的洁

白。

好舒服啊……

就这样下去,其实挺好的……

我就这样无力地瘫在了椅子上,任由其发落。

「嘿嘿,看样是成了……」电话那头传来了笑声,好像在显示着自己的得

意。

在听到这恶心的声音后,原本的反胃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在我的空白的大

脑里永远地烙下了这个声音。

这个第一次走进我的心的声音……

这个最终会让我彻底堕落为一条的声音……

「你现在可以点开那张图了,让它铺满你的整个屏幕。」这是电话那头传来

的令。

在排除了所有的杂念后,听到这句话我甚至都不需要思考,现在我的全身上

下都只能执行一条命令,那就是听他的话,点开这张图。

「好的。」我回答了他,伸出手用鼠标点开了漩涡图。

那张洗脑一样的图片伴随着我食的点击,开始逐渐放大,最终完全占满了

整个聊天框,彻底地填充了我眼前的32寸曲面显示屏,就这样以全覆盖式的进

攻在我的眼睛里螺旋,把我脑残存的思维也彻底搅碎。

「你现在会感觉到无比的舒服,好好记住现在的感觉。」

「是。」面对着他的命令,还有眼前永不止息的翻滚的漩涡,我立就出

了我的答复。

只有听到这个声音,我才能感受到那股莫名的心安,那就这样跟从它吧,不

需要再思考了……

「好好记住这个声音,只有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你才会感受到之前的舒

适。」

「是。」

「现在,你的大脑里已经把眼前的这张漩涡图给牢牢藏在了脑海里,只有在

听到我接下来说的暗号后,你才会重新记起这张图,进入这种听从我命令的催眠

状态。」

「好的……」我不假思索地回答着,跟从着那个妙的男人声音的挥。

「那个暗号就是——』袜雌隶』,给我牢牢记住!」

「是。」

「很好,你现在可以把图片给关掉了。」

我听从命令,退出了图片的全屏界面,伴随着漩涡的消失,我感觉大脑的思

维也逐渐清晰,眼睛里也不像刚才那样朦胧,只不过还留有一些漩涡的残影。

因为意识的恢复,我也发现自己刚才机械似的举动很不正常,竟然对那个声

音如此的顺从,毫没有反抗的意识,不,刚才的我甚至连正常人都算不上了

……就好像一,没有感的傀儡。想到这里,一股恐惧感缓缓笼罩住我的心头。

「你……你了什么……」我急忙问着电话那头的那个人,他到底耍了什么

把戏。那一刻,我感觉到自己不止是声音,而是全身上下的每一个器官都在颤抖。

电话那头的人在我的想象里也不在是一个好吃懒的宅男,而是一个邪无比的

恶魔!

刚才我是被他给控了吗?

这么扯淡的事不是只能发生在科幻小说里吗?

真是见鬼了!

不行,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再和他聊下去了!

就当我打定意,赶快要把电话给挂断的时候,电话里的恶魔发话了。

「袜雌隶。」

那一瞬间,短短的五个字轻轻地落在了我的耳朵里,钻入了听觉神经,引

发了大脑犹如震雷轰鸣般的回应。

眼睛里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了那副漩涡的图片,意识再一次地被噬掉。脑海

里那个男人的声音永无止境地回着,改写着我的思维。

这一次,我感觉自己浑身都在放轻,没有毫施力的余地。整个人就好像飘

在了云端之,任由软绵绵的云朵将我包覆住,控制着我的思想。

「怎么样,知道我了什么吗?」电话传来了阵阵笑。

我却并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发号施令,我现在全身心只为他

而服务。

「你现在只要一听到我的声音就会发,变成一条直的。」

他话音刚落,我的大脑神经就好像醒悟了一样,开始不断地刺激着我身体上

的敏感部位。

前34D的房感觉肿胀无比,敏感的头慢慢起,被紧身文压的有

点喘不过气。下体也是无比瘙痒,一股股热从道里分泌而出,打了我的蕾

字裤和黑连裤袜的裆部。

「不过只是单纯的傀儡就没意思了……听着,,你现在的催眠状态下只

不过是你常人格的另一版本,无比的,,而且只认我人明白吗?

从现在起你的名字就叫雪了。」

他说的每一句话深深地刻印在了我的大脑里,永远无法被抹去。那藏在深

的催眠人格,也逐渐被建立了起来。

我就是一个有着体的货,我的一切全是为人而生的。

不知怎的,只是单纯的听人讲话我的下体就受不了了,都把裤袜浸透

了。不行了,好想让人的大填满雪的。

「好……好的,雪永远……是人的隶……」我一边隔着袜和裤抠

挖着小,一边糊不清地回应着人。

「只不过人可以……把大赏给我吗……」我不自觉地吐着头,扭动

着身子对一个电话发。

「嘿嘿……现在你的催眠程度还不是很深,效果虽然很好,但持续时间不太

久,等我调教一周后,应该就完成了,你就会永远的变成我的专属袜。」

我虽然听不懂人在说什么,不过仅仅是听到人的声音,我就会感觉到无

比的幸福,小里也更加的痒了。

「不行了,人,我忍不住了……」

我拿着发出人声音的手机,疯狂地摩擦着自己充起的小小蒂。快感

若电击般从下体喷出,痹着大脑的神经,刺激着身体上的没一个细胞。沉沦于

的大脑瞬间变成了空白,随后涌入的是我从体会过的刺激感。

「哈哈,今天就先到这吧,过多的调教可能会让你起疑心。」

「啊啊~咦?」我没太听清人说的话,现在全身的神经全被来自下体和双

的瘙痒所占据。我沉醉于裆部传来的舒爽,手机坚的外壳压着我的蒂,

人说话而带起扬声器的震动在我的下面摩擦,人说的话在我的道里回

……

「啊啊……雪这条已经迫不及待了……」我翻着白眼,吐着头,准

备迎来第一波快乐的。

「哈哈,真没想到能成这样,是不是骨子里就一货啊,普通的催眠暗示

可不到这么明显的成效啊。Lucky,算是捡到宝了~」人吹了个口哨,

接着对我下着令。

「我接下来说的也是最重要的,你要永远接受这条令,雪。」

「你从现在开始就彻底沉迷于穿各种袜和趣衣,穿着打扮也要更加妩

媚,这样才能体现你作为一只的魅力。尤其是袜,它就是你的第二层肌肤,

你现在基本无时无刻都离不开它了,而且在你穿上袜后全身会变得更加敏感。

无论是常人格还是催眠人格,这条命令都是你必须遵守的。嘿嘿,正好你是卖

袜的,各种袜可是穿不尽的。」

「好的,,人啊啊啊啊啊!」我伴随着人的命令而了,洗刷着大

脑的快感也把这条无比重要的命令完全地植入了脑海里。

「雪……最喜欢袜了……嘿嘿……」

人挂断了电话,红的房间里只剩下我的痴笑和娇喘。

还有屏幕里那个聊天框。

与「催眠袜」正在聊天……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午夜福利小说 » 我被催眠 最终堕落成母狗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