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不寂寞
最新福利小说

爱与情欲的缠绵


天蒙荥亮,林虞在睡梦中醒来。感觉下体有些胀痛,迷离的眼神望向内裤支起的小帐篷,上面滲透着一些液体。他心中的期待与激动重新点燃:今天网购的情趣内衣和丝袜就要送到了。
林虞今年17岁,性别男。在一所普通的学校上高二,成绩一般般,为数不多的特点就是脸蛋漂亮,身材曼妙,当然这是描述女性的。林虞的长相少有男人的特点:柔美的面部曲线,杏眼丽的鼻子以及較丰厚的嘴唇。如果不是眉毛比较粗,认定他是女人也没有问题。其次一米七的身高,屁股挺翘腿部修长,脚码只有36。这常常让他成为同学们开玩笑的对象,并有一个外号,叫"虞美人儿"。
这天清晨林虞醐身起床,睡意已经被激动的心情冲淡,看着自己白晳修长的大腿和玲珑的美脚,林虞脱掉吏若帐鲣的内裤,里面的肉棒倾然而出。还真不是个小东西,长度在14厘米左右有些包茎,龟头很饱满,尤其是看着就沉甸甸的卵蛋与女性化的身体有着强烈的对比。林虞盯着自己的肉棒,想着如果能被这样的肉棒插进自己的屁眼那一定很刺激。他很想现在就手淫一发,但是想起马上就能拿到情趣内衣和他喜欢的丝袜,先忍一忍,到时候穿在身上然后一起发泄岂不美滋滋?想到这里林虞的心情更加溦动了,看到龟头上流出的透明液体,他用纤细的手指沽起来放入口中品尝。欲火难耐啊吃早饭了!快起床吧!
随着一声清脆的女性叫喊,林虞吓得一哆,肉棒也软了半分。声音来自于他的母亲,杨春艳。
林虞马上装作刚睡醒的声音回应到:“"知到了,今天不是周六嘛,让我再睡一会。“然后马上亜新穿好内裤,但还是鼓鼓的。
林虞妈妈今年39岁,干部出身,是别人眼中的女强人。在林虞5岁那年与他的父亲离异,一直独自抚养林虞,性格有些古板,对林虞时常很严厉。虽说是快奔四的人了,也未见保养,但还是很有年轻的姿态。林虞也是继承妯的美,除了比林虞有着一份英气,身材更丰满以及拥有硕大白嫩的胸部,身高也比林虞高一点,其他都和林虞很相似。
快点,起床吃饭!“在杨春艳的催促声中,林虞赶忙的穿好衣服,半硬的肉棒干脆夹到了股间里,因为擦走路时显得很扭捏。林虞推开房门,看见了母亲忙碌的身影。今天杨春燕盘起乌黑光亮的秀发,一身이L职业装,搭配黑丝袜,除了现在穿着的足拖鞋,一切都很有美感。
感党从背后有人盯着她的杨春艳,回头看向林虞,有些愠怒的说到:“今天我要去开会,你吃完饭就赶快做作业,之后不要闲着看点参考书什么的,回来我检查。
我知道了早去早回。“林虞弱弱的回应到。其实林虞早就知道今天杨春艳要去开会,所以算好了时间做了很大的思想斗争,在网上买了情趣内衣。现在目标就要达成了,林虞心中泛起一阵激动,股间的肉棒又勃了起来。
別愕了,快吃饭,我走了。“杨春艳说若走到门口,美脚踩进哑光的黑色高跟鞋里便出呼。"林虞松了一口气,瀲动的心情却抑制不住。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7点15,快递要中午才能到,而妈妈应该晚上才能回来。看着桌子上的牛奶,林虞联想到的却是满满的精液。林虞从股把勃起的肉棒拉出来,已经被勒红肉棒表面居然湿漉漉的,散发着一种类似苿莉花香的淫靡气息。这更刺激了林虞的性欲,但他还是强压下来手淫的冲动,伸手把肉棒伸进牛奶里,搅了几下,就像他自己射出来的精液一样,然后一饮而尽
上午的时间,林虞都在澈动与迷乱中度过,作业也没有心情写。但回想起妈妈的严词立训,林虞还是竭尽所能的尽快赶完了。然后是焦急的等待时间。终于在下午1点左右,肺着手机滴滴滴的短信铃声,林虞收到了他最想看到的短息:“"您的怏递已送达到寄存柜,位置405,取件码:956337,请您尽快查收。"让这种快递送到家里是不可能的,太危险了。林虞备注要送到寄存
柜里。他现在大概已经能接受内心的激动了,平复心情,从嫩唇里深呼一口气,穿好外衣准备走出家门。
结果刚一开门,却迎面撞上了正在上楼的隔壁邻居,崔姨!突然间林虞有些不知所措。崔姨也抬头看见了他:“购~小虞,出家门呀,你妈妈在家吗?“林虞的否眼圆睁,有些愣神。
"小虞?“崔姨疑惑的又叫了他一声。
林虞赶紧过神来,声音稍微颜抖的回答道:"你好崔姨,我.对我要出门,我妈妈今天去工作了。
崔姨右若神慌乱的林虞,有一丝狡黠在她眼中划过。随后崔娀轻捂着咯咯咯的笑了,说到:“要是有时间就和你妈妈一起来我家串门,阿给你做大餐。“也许是错觉"大餐”两个字崔姨念很重
林虞应声答应,说了声谢谢,然后赶怏从崔姨身边走过,有些浓重的香水味浏过他的鼻腔甚至有些好闻,但现在林虞管得了这些,快步的冲下楼梯,跑出了单元门。
跑到外面,林虞洁白的额头上已经有了些虚汗。他只觉得刚才好险,虽然只是很平常的碰面,但他心里有鬼,也不知道崔姨有没有觉得奇怪对于崔姨林虞觉得她既熟悉又陌生,年纪比
妈妈大几岁,虽然样貌没有妈妈那样年轻好看,但也是风韵存。一头大波浪卷发,有些普通的面容却总带着一些魅惑,稍微有一些瘦,总喜欢穿紧身旗袍和布满花纹的丝袜,以及鱼嘴高跟鞋。她有一位丈夫,不知道是不是和崔姨同姓大家都叫他崔叔。对于崔叔林虎很有好感,有些狂野的外表下却对他们母子很礼貌,总是夸奖林
但这是最近几年才有好转的事,林虞记得崔峡家是在大概5年前左右才搬来的,当时好像还因为装修的事情,妈妈和他们还吵了一架。开始的几年里崔姨崔叔同他碰面几乎不会搭话。而发生转变是在两年前,怨然间妈妈总会去崔姨家串门,开始是一个月オ会去ー次,近来一段时间几乎足两周去一次。但不会带着林虞,为数不多带若林虞去串门的时候,他们也只是聊若一些家常没什么特别,林虞也就没放在心上。
林虞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些,刚才确实是太紧张啦!虽然崔姨看他的眼神有些怪,不过白己是买情趣内衣来女装她肯定是想不到的,之后回家只要小心一些不再碰到她就好了。不会暴露的。想到这里他加快了脚步
随后林虞几乎是一路小跑来到了寄存柜,心脏砰砰的激动作响。输入取件码,纤细白嫩的手指都是颤抖的。期待已久的东西终于能拿到手了!打开寄存柜里面是用黑色塑料包装的包裏害名是慧慧”,林虞没敢用真名购买。他心激动的拿出包裹,望下四周没人,用身体尽量挡住包裏,装作坦然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到了单元门口,林虞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打开门,在楼梯上尽量不发出声响,慢慢的向上走着,终于到了家所在的那层。在转角处林虞偷的看向崔姨家的门口,门口前面摆放的都是崔的高跟鞋,有新有旧,但鞋跟都很高很诱惑。林虞吞了一下口水,盯着崔姨家并没有动静,林虞赶快小心地掏出钥匙溜到家门前,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房门。随着关门"咚"的一声,他的心终于尘埃浯定。虽然从出门到回家还不到20分钟,但林虞感觉像是经历了2个小时那么久,甚至还有种很喜欢刚才那么刺激的感党。
林虞平复了一会心情,就迫不及待的拆开包裹。里面放的足一件黑色的露肩系带情趣内衣黑色蕾丝边的超短裙,和只有一片丝布挡若的小丁字裤,以及他梦寐以求的开档黑丝袜
林虞想起他第一次穿丝袜的时候是因为两年前杨春艳喝酔了。他偶然间在杨春艳的衣柜里右到一团黑色的东西,散发一种酸酸和淡淡的腥气味。他拿在手里感觉湿漉漉的,展开以后他知道那是妈妈穿的丝袜,然后他的心就开始痒痒的自然而然就套在了自己的美服上。只是没想到这条丝袜是开档的,穿在腿上那滑膩的触感以及更具美感的腿型让淫靡的气息越来越重,那时候还不知道手淫的林虞小鸡鸡开始勃起了。而后的段时间林虞从网络上了解到关于伪娘的信息,那些色情的照片无不叩击林虞尚且年轻的心灵。但他再也没有找到妈妈那条开裆丝袜。
明明是是个男性却穿着女孩子的衣服,做着女孩子羞耻的事情。…这太棒了!“林虞从那时起着伪娘的照片开始手淫,而且性欲很重。虽然他也拥有着出色的女性外表但一直未敢付出行动,直到今天。
呼呼。”林虞轻喘着打开丝袜的包装,包装上是穿着这款丝袜的美腿模特,这让林俊更加兴奋些。这款丝袜是记忆里和母亲的同款,虽然没有当时的滑腻手感和淫靡的气息,但拿在手里立马激起了林虞的性欲,他感觉内裤里面的肉棒猛的一勃,就连他的乳头都开始硬起来。林虞看着下体支起的帐篷,脱掉了裤子与内裤,肉棒几乎是弹了出来,敏感的龟头摩擦在粗糙的裤子边缘。“呀!~”面部潮红的林虞娇喘一声,这一下差点让他卵蛋里面的精液喷射出来,比平时还要大圈的肉棒憋的通红,随着心跳一抖一抖的,上面的血管甚至有些狰狞
这还是我的鸡鸡吗。”林虞媚眼如丝,看着好像不属于他的东西。林虞慢慢的把丝袜卷起来开始从脚尖套好,冰凉的触感从脚尖开始蔓延每往上套一寸,林虞的肉棒都更激烈的抖一下,卵蛋好像都开始挤涨。套好了丝袜,林虞看着己被包裏的黑丝美腿,因为开裆丝袜不能遮住下体,那曼妙的女性腿部曲线上面,却有着狰狞的男性生殖器时,那种视觉冲击让林虞感觉一阵眩晕。随后他拿出整套情趣内衣,这些原本都是为女性衣物被他慢慢穿在身上。蕾丝超短裙根本遮不住他那跟强烈勃起的肉棒,龟头与裙摆的蕾丝轻轻摩擦让林虞更加心痒难耐,被黑丝包裏的挺翘屁股都露出一半在外面。而上身的露肩背带装林虞之前没有穿过,系的有些紧了,胸口的布料持续摩擦着他有些鼓起的乳头,小小的丁字裤只能是勒住他的卵蛋,什么也遮不住。
现在的林虞除了胯下挺立的肉棒,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妖娆女人,任是什么男人可能都挡不住这样的诱惑。代价是现在林虞每走一步身体都敏感的不行。肉棒一直处于临射精状态,但是因为感的不行。肉棒一直处于临射精状态,但是因为没有最后的一下刺激就一直憋在哪里。卵蛋里活跃的精子翻腾着,但无论如何都迸发不出来。但林虞好像忘了手淫这回事,看着鏡子中的自己沦在这种好似无尽的享受当中。
忽然他好像觉得自己缺少点什么,不知为何林虞想起了崔姨。”为什么崔姨可以看起来那样挺拔呢?”虽然此时林虞的身材除了没有胸部几乎无可挑剔了,但确实好像少了一份挺拔。他低头看了看被黑丝包裹的美脚,此时他和崔姨的差别不就是一双高跟鞋吗?他这样想着,敏感的身体继续拔动他的心弦。“去哪里能找到高跟鞋呢?”现在林虞的心神被情欲覆盖的有些模糊不清,他知道母亲唯一的高跟鞋今天已经被她穿走了。忽然-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林虞心头,肉棒随之又是阵抖动。刚才在崔姨家门口看见的鞋架上…。林虞又的肉棒更加激烈持续的抖动着。
这样做好吗?会被发现吗?还尚存一点的理性告诉林虞不要这样做。但林虞回想起来崔姨平时穿着高跟鞋的美脚,以及更曼妙的身材,还有那鞋架上琳琅满目的高跟鞋,他的肉棒都已经忍无可忍了。林虞被性欲牵动着走出这一步,每步他的肉棒都要猛的颤一下卵蛋都要收缩一下。到了门口林虞连钥匙都没拿,颤抖的打开了房门,激动的走了出去。
他感觉楼道周围都很安静,这增加了他的胆量,光着只穿丝袜的美脚踩在楼道冰凉的地面上,冰凉的触感和肉棒的火热相辅相成。暗淡的灯光下,跳动的肉棒指着他前面6米左右就是崔姨的家的鞋架。琳琅满目的高跟鞋就在他前面不远处。虽然林虞很想快点走过去,但敏感的身体稍微有一些剧烈的运动就会让林虞忍不住娇喘,虽然只有短短的六米但林虞几乎是捂住嘴过去的。终于他来到了崔姨家的鞋架面前,里面陈列终于他来到了崔姨冢的鞋架面前,里面陈列着满满16双不同种类的高跟鞋和高跟凉鞋,林虞感觉自己的心跳声都可以被听见了,此时他的恐惧感在慢慢减淡,反而心里升起一股奇怪的期待。她在鞋架里看到了平时崔姨常穿的黑色鱼嘴高跟鞋,他的肉棒再一次一颤。伸手拿起那双高跟鞋,缓缓的一股味道向他挺翘的鼻子靠近,酸酸的有些腥气,十分的熟悉!这不就是是妈妈刑时丝袜上的味道吗!林虞把高跟鞋拿到鼻子旁,更仔细的嗅了一下,更浓重且熟悉的味道向他袭来,随着一阵眩晕和肉棒的干挺,他确定这就是那时候她妈妈丝袜上的昧道,这唤醒了林虞最初最开始的性欲,“难道那不是妈妈的丝袜而是崔姨的?
林虞现在管不了那么多,因为性欲的浪潮好像在他心中炸裂开来,干挺的肉棒不再抖动,而是直挺翘着缓慢流出白色液体。林虞巳经实在忍不住了,他现在需要发泄。他抬起脚给自己穿上了高跟鞋,顶起来的脚根让他的屁股和肉棒更挺拔,因为林虞的脚本身比较正常男性的要小很多,所以穿崔姨的也很合适。硬硬的鞋底刺激着脚部神精,已经很挺拔的肉棒一柱擎天,有更多的白色液体从卵蛋中挤出。一股类似崔姨的高跟鞋里惺惺的气味从林虞的肉棒传出来。此时林虞已经忍无可忍了,挺翘的肉棒下面的卵蛋已经像是要涨开一样,细细的丁字裤都已经勒不住了。就当林虞想要触摸自己的肉棒尽情发泄一通的时候,忽然好像一阵风吹了过来,刺激了一下林虞的毛孔。
林虞转过头看向家门的方向,被刚才一阵风带动的大门居然要自动关上!林虞顿时心中惊,他没有钥匙打不开门!要赶在门关上之前跑灰去!但林虞忘记自己脚上穿着的是高跟鞋,猛然迈出的脚步直接让他重心不稳。“哒!“的一声,穿着高跟鞋的林虞直接叉开双腿摔倒在地,形成鸭子坐的姿态。眼看着被风刮着的门就要关上,林虞惊叫了一声:“不要!〃
随着“咚”的一声巨响,家门被牢牢关紧。林虞惊的几乎要昏过去。“回不去了…穿成这样回不不去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林虞感觉脑袋里装满了浆糊,天旋地转。但性欲居然没有因此而减淡,反而有些更兴奋!但此时突然从背后传来了一阵开门声!林虞立马回头瞪大了眼睛“不……不要啊!”崔姨家的门从里面被打开了,而出来的正是身着睡衣的崔姨!
崔姨看到眼前的一幕先是有些惊讶,一位穿着情趣内衣的大美人正跪坐在他们家门口,崔姨还以为是杨春艳发骚,但定睛一看便心里有了数心里冷笑着。崔姨走到跪坐的林虞面前,她突然骂道:“小兔崽子,穿着老娘的高跟鞋发什么骚
此时觉得羞耻和不知所措的林虞被崔姨突如其来的叫骂吓得一哆嗦,心跳突然加速。一直干挺的肉棒居然直接射出一股浑白的精液,喷射到崔姨的小腿上。
我看你的骚鸡巴是不想要了吧?
面带厌恶的崔姨不等林虞解释,直接一脚踩在林虞膨胀的肉棒上,在粗糙的地面来回蹂躏
崔姨美脚上穿的不是普通的拖鞋,而是一种厚底的黑色船袜。踩在因膨胀而特别敏感的肉棒上,与粗糙的地面摩擦,这种巨大的刺激直接让林虞达到了绝顶高潮。就在满满的精液呼之欲出的时候,崔姨忽然发力一脚死死的踩住了林虞的肉棒,几乎半身的重量都压在上面!一股股精液从卵蛋迸发而出,却无法从肉棒里喷射出去!冲击力直接让精液回流到林虞体内,大部分都挤进了林虞的膀胱里。刺痛与巨大的快感直接让林虞仰面翻着白眼,被高跟鞋与丝袜挤压的脚指蜷缩着。看着林虞极度发情的崔姨,高傲冷漠的脸上露出一种神秘的微笑
林虞的高潮居然整整持续了20秒左右,喷发的精液大量回流到膀胱与尿液混合,如果现在让林虞尿尿,可能尿液都是白色的。渐渐的林虞有些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盘着胳膊神情冷漠高傲的崔姨,和被她的美脚踩着的肉棒自己羞耻的样子,满脸通红。居然性欲又提起一大截。而此时崔姨目光冰冷的盯着林虞,让他心里蹦蹦直跳。“小兔崽子真是个贱种啊?~现在老娘要报警抓你,好好让你妈妈老师同学看看你的变态骚逼样。”说着崔姨从衣兜拿出手机,对着林虞就拍了几张照片。拍完还威胁似的把屏幕冲着林虞摇了摇手。林虞看着屏幕里的自己,暴露的躯体,满脸的淫靡气息,好像真的自己是一名妖艳贱货。林虞花容失色,慌乱的恳求说:“对。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做!求求你不要告诉别人,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什么都愿意
是吗?”崔姨有些挑逗的看着林虞,踩着肉棒的脚又加重了几分,“把你的小鸡吧割下来也可以吗?”闻言林虞先是一愣,随后心脏猛然悦动。有一种激动与兴奋油然而生,这让林虞的性欲战胜了理智,居然好似还有些期待,颤抖的回答道:“可可以!
听到林虞答复的崔姨仿佛听见了笑话一样,捂着嘴哈哈大笑了几下,然后突然发狠的对林虞
说:“还真是个贱货啊!你的鸡巴现在就是老娘的了,看我不废了它!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午夜福利小说 » 爱与情欲的缠绵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