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不寂寞
最新福利小说

擎天一柱


前言:其实很早就想自己写H文长篇,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这次是群里大佬说给邀请码,必须原创,最近工作和家里事情挺忙,没时间约妹子,所以写一篇原创H文。一直梦想写一个中篇或者长篇,不知道会不会太监,如果真太监了,请各位莫要骂我,毕竟不是靠这个吃饭的。情节和文字都是自己构思,一字字打出来的,没有抄袭过任何文章,但是H部分实际上来来回回就那么回事,我只能尽我所能,写的精彩些。如果有违规的,请版主明示。更新情况,我暂定每天一章,如果爆发,可能2-3章,希望喜欢的朋友不要催。如果有想在书中客串的,请告知我,我尽量写在其中。还有如果有能提供思路或者情节的请跟帖,毕竟我只有大体思路,一构思一边写。没有那么严谨。致谢!

作者:穿道授液
草榴首发,请勿转载,转载请注明。

《擎天一柱》

第一回 金麟岂是池中物 一遇风云便化脓

说起纨绔子弟,中原非李中龙莫属。他爹四十得子,从小视为掌上明珠之中的明珠,起名中龙,意自人中龙凤。他爹李魁德,王爷爵位,统领中原四十万大军,曾在战役中舍命相救当今皇帝,当时的太子七次之多,被皇帝尊称为亚父,而李魁德深知皇权可共苦,不可同甘,功成名就后坚决请辞回到中原,挂名中原平定大将军,却从不参与军事和政事,只在家享福,而且广招美女纳妾,让所有人都以为其十分好色,其实只不过是个掩饰,用来自保,免得哪天被皇帝鸟尽藏弓走狗烹而已。由于在战斗中腹部受过伤,听说虽然能人道,可是却不受自己控制,次数少的可怜,也找到知名的老道进行医治,也没甚非常好的效果。好不容易四十得子,更是什么都依着李中龙。

李中龙自小生活在莺莺燕燕中,姨娘数十个,加上各种丫鬟数百个,所以从小就是在女人堆中长大的,第一次也忘记是从哪个丫鬟身上开的苞,毕竟那个时候才刚满十八岁,而且家里那么多莺莺燕燕环绕。从那个时候起,就一发不可收拾,凡是看上的丫鬟,姨娘,他都搞,李魁德也懒得管,反正自己几乎不能人道,所有的女人尽着让儿子糟蹋。

此时,在一个极为宽敞的大卧室里,一张直径超过五米的圆形大床上,乳浪翻滚,肉波荡漾,细数过去,共有九个女人,一个男人,正在玩九凤一龙的游戏。男人星眉剑目,眼角却有阴柔之气,略见眼袋浮肿,虽正值十八九岁,可看面色略显苍白,加上此时此景,一个时间管理大师无误。只见九女中有两女跪在床末,一人手捧男子的一脚,不时慢慢揉捏按摩,时而用香舌舔男子的脚丫,时而用胸前滚圆的乳房按摩,嘴里还低声呻吟着。又有三女一同趴于男子下体处,用饱满的胸肉按摩着男子的大退,舌头更是轮番在男子下体吞吐舔弄,你吸龟头,我就舔蛋蛋,你吞进去我也吞进去。还有两女用手捧着乳房,在男子胸口处来回摩擦,更不时的低头吸吮男子的乳头,剩下的两女在男子头部,娇羞的叫着:公子舔我的,公子舔我的!原来是互相将乳房送到男子嘴边处,更是有时候直接将硕大的乳房压在男子脸上,求其舔弄。

男子可谓享尽人间艳福,九名女子年龄最小的十八岁,年龄最大的三十岁,上至萝莉,下至韵妇都有,身材更是细腰长腿,乳浪滔滔,模样看去都是上上只选。只见男子躺着享受,下体处一个女子惊叫:“公子,公子,它硬了!硬了!它好英俊啊!!”英俊一词用的真是让人无话可说,只见美腿美乳间,一根拇指粗细,长度不到三寸左右的男根耸立起来,但是看去硬度不怎么样。这么多美女环绕,这么样的阵仗伺候,男子表现这样,也怪不得女子说“英俊”一词了。女子惊呼完之后,所有女子都停下,用期盼的目光看着男子,男子环视一周,随手一点,一个丰满的少妇满眼含春的激动起来,连忙移动到男子腿间,用手扶着男根,慢慢的蹲坐下来,之间不大的男根慢慢伸进茂密的森林之间,进入一个水润无比的沟壑之间,女子找准位置后,一下子坐下去,尽根而沫,女子舒服的呃了一声,接着说:“谢中龙垂怜姨娘!”原来这男子就是李中龙,他选中的女子是他爹的一个侍妾。

只见女子让男根进入之后,迫不及待的上下耸动起来,不过几下之后,男子就低声粗喘,然后就啊了一声。女子感觉阴道中的男根已经软了,知道李中龙一泄如注了,连忙起身平躺,尽量不让精液流出。其余女子也上前去,纷纷伸出香舌舔弄李中龙的男根,将剩余的精液和男根处理干净。
李中龙待他们处理完,挥挥手,众女退去。

第二回 前朝旧事多伤秋 道门玄无点中龙

这时,屏风后面闪出一个人影,看上去虎背熊腰,不怒而威,却是李魁德。
“中龙啊,怎么还是这样?让你吃的药每天按时吃了没?”
“吃了啊,感觉今天还是硬起来的比较快的,可是射的也还是和以前一样快。”李中龙懊恼的说。
“没事,明日玄无大师就到了。当年为父根本不能人道,是玄无法师给我治的,这才有的你。否则,咱们李家就绝后了!”

“爹,这个玄无大师靠谱吗?我这两年一直辛苦耕耘,想为咱李家传宗接代,家里有姿色的侍女和姨娘我都睡过了,也都播过种了,可是怎么都没见动静?”
“不许质疑玄无大师!”李魁德厉声呵斥道,“你不知当年为父的情况,在战场上受伤数次,已经不能人道,下体毫无知觉,可是经过玄无大师诊治,这才有了你。”
“好吧。我也希望自己能金枪不倒啊,这每次几下就射,爽是爽了,可是身体也感觉特别累。”

一夜无话。
第二日,正日上三竿之时,李中龙还在梦中大力驰骋,自己不光金枪不倒,还能随意控制射精时间,乐的他都裂开了嘴。这个时候,感觉下体有湿润的东西含弄,一个激灵,就射了出来,随即就醒了过来。发现婢女小梅正吞咽着自己的精华,嘴角还流出来一滴。
“公子醒了?爵爷让我叫您去客厅,说有贵客到了。”吞咽下最后一滴精华,小梅妩媚的说道。只见小梅衣衫半解,两只饱满随着说话一颤一颤,半掩在衣服之内,肩膀却露出一只,两条修长的玉腿只盖在大腿根部,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诱人的光泽。

这也是李中龙吩咐过的,只要早上想叫他起床,必须用嘴含住他的龙根,让他舒服的醒来。
李中龙在小梅饱满的胸部摸了几下,小梅仍然埋头在李中龙的下体清理含弄,弄的李中龙打了几个激灵,推开小梅,不去看小梅渴望的眼神,马上起床洗漱。

“爹,是玄无大师到了吗?”还没到客厅,李中龙就大声问。
“龙儿,快快过来,见过玄无大师!”李魁德早就等不及了,起身拉过刚进来的李中龙,来到一个梳着典型道家发髻的人面前。只见此人年约半百,头发却已花白,但面无皱纹,红光满面,下巴处留有一撮山羊胡,眼神明亮而充满睿智,右手握一把拂尘,搭于左臂上,身穿一件绣有太极图案的道袍,正含笑看着自己。如此卖相,真是仙风道骨。

“见过玄无大师!”李中龙双手作揖,身子俯下约四十五度。
“公子请起!咦?”只见老道左手虚空中微抬,李中龙就感觉自己不由自主拜不下去了,抬头看去,老道一脸惊讶,正细细打量着自己。
“不对,不对,怪哉!怪哉!”玄无将拂尘归于左右,右手不由摸自己的胡须,眼神诧异,不时掐指低语,末了看向李魁德,点了点头。

支走了李中龙,李魁德马上问道:“大师,如何?看出什么问题了吗?”
玄无正思量着,听李魁德问时回答道:“爵爷,刚才我仔细看了看令公子的面相,顺带掐算了一番,不是很确定,又用我道门独有的望气术看了看,更让我疑惑不解了。”
“大师,为何?”
“三十年前,爵爷便与我相交,二十年前因为爵爷的伤势我给你治疗过,其实当时我就用望气术观察过你,知道你会生一个儿子,中龙这个名字还是我给起的。按说中龙会是人中龙凤,未来成就不会低于你。不仅如此,中龙的男根必将会是少见的应龙男根,不仅尺寸惊人,那方面也会犹如神助,控制自如。由于应龙男根欲望强盛,对女性有莫名的吸引,所以中龙肯定桃花运不断,爱上他的女子会越来越多,还都不会互相吃醋。正可谓应龙一柱可擎天,荡遍天下唯我尊。可今天一观,令公子晦气缠身,中气大伤,是不是中龙破身很早,在身体未梦遗之前就破身了?”
说到这里,老道马上反应过来,对李魁德说:“马上喊令公子过来,咱仔细问问!算了,咱俩过去找他吧。”

第三回 应龙困于浅滩底 无奈飞天需破局

二人到了李中龙的房间,在门口却听到有吮吸声,李魁德面露尴尬,正要阻止玄无大师进去,却见玄无推门而入,只见直径超五米的大床上,李中龙赤身裸体的趟在上面,一个容貌绝色的女子,却是刚才喊李中龙汽车的婢女小梅,正趴在李中龙的下体处,吞吐着李中龙的下体,小梅衣衫尽数褪去,修长的美腿笔直,一只伸直了,另一只半卷着,芳草处隐约能看见一抹湿润,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一点光,两只乳房随着吞吐的动作来回晃动,时而吮吸龟头,时而含住李中龙的蛋蛋,时而用手扶着阴茎,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用香舌尖部略过,而且还围绕李中龙的阴茎打圈,一番操作下来,又爬到李中龙的胸前,用两只肥硕的乳房摩挲李中龙的胸部,然后低头用舌头舔李中龙的乳头,打着圈,顺着小腹,又来到阴茎处。“公子,奴家想要~~”伴随着这诱人的呻吟,李中龙的阴茎缓缓在小梅嘴里硬起,小梅又舔弄了几下,用小手扶着李中龙的阴茎,慢慢的坐了下去。然后双手按着李中龙的小腹,维持平衡,上下运动。“啊,啊,好爽,公子好棒!啊~~啊~~啊~~”却只见李中龙使劲耸立着下体,抬头看着两只乳房在眼前晃动,马上粗喘起来,啊了一声便射了。

李魁德本来很尴尬的想关门,却见玄无双眼精光直冒,头部却冒出腾腾白气,双手不停掐诀,禁闭眉头,半晌之后,低声对李魁德说:“爵爷,找间密室,我详细与您说说!”李魁德马上意识到有重大问题,也不管儿子如何放荡了,亲自带领玄无来到密室内。

密室内,玄无略做休息,然后郑重地对李魁德说:“先前与你说过,令郎的命格是人中龙凤,男根更是应龙之根,世间罕见。我正纳闷为何你与我书信说令郎早溃,刚才见他行云水之事,我偶见一丝黑光翻腾,就用出我很少用的绝学,配以望气之术,才知道原委。”
“大师,为何会这样?我儿还有救吗?”李魁德急忙问道。
“且听我慢慢道来。令郎肯定于自然梦遗之前破身,这是一个阴谋。否则以令郎应龙之男根,根本无关紧要。问题是让其破身的女子是九阴之体。所谓九阴之体,除了八字全是阴时之外,身体也性凉,很难活过十八岁,如果不出意外,此女肯定不在府上了。这也是应龙男根唯一的破绽,在其十八岁之前发育完成前,用九阴之女破身,便会停止继续发育,女子一身阴气会一直缠绕应龙男根,令其不能发育,而且异常早溃。如果不是此等女子,即使十八岁之前破身也无妨。所以,这应该是一个阴谋。”
李魁德闻言,思索半晌,长叹一声,“我都这样了,什么事都不参与,只求养老,那人还是不愿意放过我吗?是我连累了中龙啊!”
玄无也不由叹了口气。
李魁德问:“大师,可还有补救之法?中龙不仅早溃,而且这两年也不停的换人,但是服侍的所有女人都未曾有个身孕,我李家要绝后啊!”
“这是当然,应龙成长起来就天下无敌,但未成长完成之时还不如常人。待我想想。这几天我就住在府上,看是否有解决的方法。”

第四回 应龙劫数难回避 历尽坎坷方成器

数日后,玄无和李魁德于密室。
玄无:“爵爷,这几天,我又用我道家占卜术占卜了一下,不光中龙有此劫数,爵爷你可能也会有大劫。但爵爷不要担心,血光之灾中蕴含一线生机,爵爷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是我们还要未雨绸缪一下。”
李魁德:“大师,但凭大师吩咐,我李魁德感激不尽!大恩不言谢,这是我这二十年来搜集的所有江湖秘籍和古籍,求大师收下!”
说罢,李魁德从密室中唯一的暗格中,取出十数本书籍,交与玄无手中。
之后,俩人又在密室中商讨里半日。

这几日,玄无和李魁德一直在暗中商议。而作为主角的李中龙却浑然不知,仍然活在醉生梦死中。
房间内,依然是只有他一个男人,这次女人更多了,有数十个。李中龙深得女人滋味,每个女人并不是赤身裸体,身上都披一件薄如蝉翼的纱裙,各种颜色都有。模糊中,只见玉体横陈,粉红葡萄和黑色沟壑隐约可见,随着众女动作,乳波在薄纱中荡漾,更添诱人滋味。

此时,李中龙站在大床边缘,赤身裸体,下体冲着窗外,十几个女子皆是模样俊俏,有清纯的,有妩媚的,有冷峭的,有憨笑的,在房间内排成一排,竟挨个过去吸吮李中龙的男根。只见每个人走到李中龙的面前,由于床的高度,李中龙站在床上,正好男根在女子脸部,有的女子吸吮龟头,有的女子吸吮蛋蛋,有的女子用手扶着李中龙的男根,把整个男根吞入嘴中;有的顺着李中龙的男根,香舌不止吸吮男根,还顺着大腿一直到李中龙的屁眼,用舌尖刺激李中龙的屁眼,香舌还一进一进的,给了李中龙莫大的享受。一圈下来,李中龙原本低垂的男根硬了起来,众女子见状,在大床边缘有的躺下,分开两条大长腿,有的跪在床边,屁股向外,露出芳草凄凄,都期待李中龙能够临幸自己。

李中龙得意的说:“这次公子我让你们雨露均沾!”说罢,从最近的一个女子开始,扶着双腿,就把自己的男根塞进女子的下体,只不过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只动了两下,就赶紧拔出来,来到下一个女子面前。就这样,几乎每个女子他都来个两三下,到最后一个女子,实在忍不住了,上去就动了一下,就一泄如注。众女子也习惯了,离得最近的几个,上来纷纷用香舌清理李中龙的下体,最后一个被射的女子,乖乖躺在床上,高举双腿,尽量不让李中龙的精华流出,离这个女子最近的两个女子,也纷纷上前,不顾狼藉,用自己的香舌清理留在女子芳草外面的精华。整个场面异常淫乱。
李中龙挥手让众女子退去,只留下小梅服侍自己吃每天爹准备的中药。刚喝完,就听有别的婢女说姥爷有情。

李中龙来到偏厅,只见父亲和玄无大师神色严肃的看着自己。
李魁德说:“中龙,玄无大师已经知道你的症状,可不能一时半刻就能医好你,你且收拾一下,多带些银两,跟随大师回山上道观,大师会设法医治好你。切记,一切都听大师安排,不可任性!”
玄无跟着说道:“公子,你的情况比较罕见,如果你想重振雄风,必须听从老道的安排,否则便会前功尽弃。你也希望自己能夜御数女,金枪不倒吧!”
李中龙听完,赶紧对玄无和爹说到:“大师,爹,你们放心,从小我就没吃过苦,这次就当是对我自己的磨砺。我定不会让爹和大师失望!”

第五回 梅香源自苦寒来 万般磨砺苦自知

几日后,李中龙随玄无大师收拾妥当。返回玄无大师的山庐。由于路途比较遥远,路上,玄无传授给李中龙道家的吐纳法,用于增强体质。没想到,短短三日,李中龙就入门了。这令玄无心里不禁又感叹应龙的强大。
李中龙也不自知。以为正常。经过几日的锻炼,脚步也慢慢地能跟上玄无,不怎么累了。不像一开始,走不了半个时辰就气喘吁吁,浑身是汉。

半个月后,李中龙在全力奔驰中,竟然能咬住玄无大师的脚步,不会落后很远。玄无暗自点头。这李中龙虽然以前一直生活放荡,但是本身的品质还是相当不错,从来不叫苦不叫累,韧性也是十足。只要自己不让其休息,便咬牙坚持。若不是李魁德就这一个儿子,指望着他传宗接代,还真想收他为真正的徒弟,传授自己的衣钵。

二十天后,李中龙随玄无到达了一座高山,此山是有名的武当山旁边的一座山头,却不属于武当山。待李中龙和玄无到达山顶,没有看到恢宏的道观,只见三间瓦房,红瓦下面还压着稻草,正中一间门楣上悬着一块木头,也没刷漆,看上去档次很低,上书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玄无庐”。
玄无尴尬的笑了笑,说:“这就是我的道观,正中间有我祖师的画像,旁边一间是我的书房加练功房,最右边那间,没人,你且去收拾收拾,自己住下。到了这里,一切靠自己,没有伸手即来的衣食,而且你要严格要求自己,一切听从我的安排。否则,我也不能保证你的身体能够好起来。但是,只要你能达到我的要求,按照我给你规划的去练功,我保证三年之内,你就能完全康复。到时候,你就知道自己的厉害了。”

李中龙:“大师放心,我从荒淫到现在,深知自己的情况。三年如果能治愈,我一切听从大师的。我爹在我临走前也嘱咐过我,在外面就一切听大师的!”

待收拾完闲置许久的房间,李中龙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浑身脏兮兮的。正待坐下休息下,玄无的声音传了过来:“门口左边有一堆柴,有斧子,去劈完,不劈完今天不能休息!”

李中龙咬咬牙,走到木柴处,看到和一堆小山似的木柴,有点傻眼。想想自己的身体,想想爹出门时的嘱托,他咬着牙开始劈柴。每当全身力竭之时,就不由自主的运起玄无教给自己的吐纳法,从一开始必须坐着吐纳,慢慢的只要站立着也一样能吐纳。吐纳之后,身体疲惫感就会有所缓减。
好不容易砍完柴,李中龙来到玄无的房间,只见玄无已经做好饭菜。额外还有一晚黑乎乎的东西。玄无指着黑乎乎的东西,说:“先把这碗药喝了。你身体亏空的太厉害,这是固本培元的良药。从现在起,你每次吃饭前先喝药,因为我的药房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损伤,所以非但不能饭前饭后两刻钟喝,而一定要在吃饭前喝,这样,在你身体最需要食物的时候,会把药效吸收利用的最好。喝完,立即运行我教给你的心法,运转九个周天后,才能吃饭。而且,来到山上,远离了你的女人,你就要爱护自己的身体,不能自渎,精华对你现在的你来说,太重要了!”

饭后。李中龙准备休息。正躺在床上。玄无进来,喊起李中龙,劈手就将床打烂,只留下床头和床尾,然后固定好。对李中龙说: “练功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只有严格要求自己,才能大成。从今天起,睡觉不能让身体着地,头部和尖部靠在床头,脚部和腿部靠在床尾,身体悬空。这是我道家独有的铁板桥,对于腰腹和内功修为有重大作用。其实这种方法最厉害的地方,就是锻炼男性的能力,只要你能坚持练习,习惯每晚睡觉都用这样的方式,我可以保证能刺激你男根的重新发育,并且会金枪不倒!”
“如果你感觉坚持不住,就可以运行我教你的吐纳之法,贵在坚持,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不劳而获的。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
李中龙点头说:“大师放心,我一定按照您的要求去做。”

就这样,白天李中龙不仅要上山砍柴,砍完之后要劈柴,劈柴吃饭前要喝药,每个七天玄无还会让他泡药浴,说是用来清除身体杂质。晚上睡觉用铁板桥方法睡觉。
从开始的坚持不了一刻钟,慢慢的时间越来越长,原先白皙俊秀的少年逐渐棱角分明,变得黑乎乎的,但是眼神却越来越明亮,身体越来越好,每天造成,李中龙都能感觉到自己的男根坚挺异常,这个时候最是考验他的时候,他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府中的美貌婢女和风韵姨娘,总会不由自主的用手撸动男根,但是玄无大师的话无时不提醒着他,不能自渎。
李中龙不知道,因为长久的练习和磨砺,他的毅力和品性越来越坚韧,身体也越来越好。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午夜福利小说 » 擎天一柱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