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不寂寞
最新福利小说

这是苏文的故事


苏文38岁,年纪虽然不小,但保养得体,注重健身。洗完澡对镜自怜,不
能说没有赘肉,但都恰到好处。她喜欢丈夫的大手用力撸在胸部,腹部,大腿内
侧,唤醒她如狼似虎的欲望。现在是她人生中最舒坦的年月,丈夫前几年升任了
部门领导,不仅不再需要通宵加班,收入还大幅翻番。他们终于买下了郊区别墅。
儿子考进了一所寄宿制中学,夫妻二人的时间也得到了保障,有规律的性生活让
她很滋润。她从小就没有野心,如今的美满生活让她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值得期待。
在别墅区看到一条很漂亮的萨摩耶,她突然想起自己从小就想养一条狗,但因为
种种原因从未如愿。回去跟丈夫一提,他立马放下筷子,牵起苏文的手,当晚就
去狗场买回了一只萨摩耶,一只大金毛。从那一刻,苏文觉得世界上美好的东西
都那么唾手可得。

转折来得如此之快,一次再普通不过的应酬,丈夫酒醉回家后就再也没有醒
过来。12小时的ICU,把一个在甜蜜在云端的少奶奶变成了寡妇,命运无常
啊。

苏文花了很久才不得不接受丈夫逝世的现实,儿子比想象的坚强,出服后就
回校上课了。夜晚冷冷清清的别墅让苏文欲哭无泪。不过好在她还有两条大狗,
不然真的会崩溃。

日子一天天过去,苏文的世界变成简单的两块:按部就班的上班和一丝不苟
的持家。丈夫不在了,但美好的家庭没有理由倒塌,为了儿子,她要学会坚强。

半年后,随着家庭存款渐渐从7位数变成6位数,苏文突然意识到一个恐怖
的事实:她的工资不足以供养目前的生活!别墅,汽车的贷款按揭就远远超过苏
文的工资。孩子每年一交的学费住宿费不啻于一笔巨款。她刚刚发现两条大狗每
个月居然要开销掉5000块!

苏文不得不根据剩下的积蓄和自己的收入重新安排生活。但这意味着要搬离
别墅,搭车上班,两条大狗也必须送人。也就是丈夫辛苦打拼的生活境况将不复
存在。苏文不能接受这一切,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丈夫那边有个远方亲戚,比苏文大2岁,叫三姐。在这段时间经常来串门。
以前丈夫很不喜欢这个亲戚,苏文问起来丈夫只是冷冷地回答:「她年轻时去泰
国混过几年,后来珠光宝气的回来了,败坏了门风。」如今走动多了,苏文慢慢
发觉三姐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人。没什么心眼,苏文也愿意有个人常来坐坐。

一天,        三姐主动问起苏文的经济状况,苏文难堪地承认了,三姐犹豫了一
会儿,吞吞吐吐地说:「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你供不起这别墅和孩子的学
费,亲戚们都等着看你笑话呢。」

「但是,这幢房子有哥哥的影子,就算为了他,你也应该撑下来。」

苏文含泪点了点头。三姐继续说:「你要赚到哥哥的工资,根本不可能。但
是我倒有条门路,可以让你赚到大钱。」

「什么门路?合法吗?」

「有点灰色地带吧,不过保证不害人。其实,你是个女人,又这么漂亮,身
材那么好,这就是你的资本……」

「你让我一个快四十岁的老太婆去卖淫?我肯也要人家肯买呀!」

「不是你想的那样,是一种俱乐部,他们专门要你这样的……良家。老实告
诉你吧,我也在里面做。很安全,收入绝对高。」

苏文觉得三姐在侮辱自己,面露愠色,三姐识趣地闭上嘴,离开时嘱咐道:
「姐不会害你的,你有我的微信。」

一周后,儿子的学校突然来电话,儿子突发阑尾炎,校方已经送医。苏文匆
匆请假赶了过去,好在抢救及时,手术很成功。术后恢复期间,苏文对医院的环
境很不满意。以前丈夫的公司提供高级私立医院的家属卡,苏文全家已经习惯了
私立医院洁净温馨的气氛,对公立医院的通铺很不适应。苏文不由分说帮儿子转
了院。一个月后,医院开出了12万的账单!苏文倒吸一口冷气。教导主任先用
公款垫付了,但3天内必须还上。

「要缓几天也不是不可以,我可以动用个人关系,不过……」教导主任色眯
眯的眼球在苏文身上转来转去。

「我明天就去取款还钱!」祸不单行,苏文在取存款时,被告知这个账户的
钱在丈夫死前居然全部提走了!苏文顿时手脚冰凉。走投无路之下,苏文想到了
三姐。

三姐毫不犹豫借给苏文15万,让她顺利度过了难关。事后,三姐又恢复了
寻常的走动。明里暗里的,三姐好几次鼓励苏文去那个俱乐部。苏文山穷水尽,
眼看下个季度的物业费也无从着落,她终于答应去看看。

「不要紧的,如果你不想做,没有人会强迫你的。」

三姐带苏文先去了一家美容院,从激光褪毛,全身精油,皮肤去角质,全套
来了一遍。自从丈夫死后,苏文已经很久没有进美容院了。然后苏文又去了一家
体检中心。

「还要体检?」

「那当然,那可是高级俱乐部,每位侍者都要确保健康。更重要的是,要加
入这个俱乐部的会员,也要定期体检,这也是为你好。」

苏文虽然心里不自在,但觉得言之有理且骑虎难下,就同意了。几天后,三
姐兴高采烈地来恭喜苏文,说她面试通过了。

「面试?哪有什么面试?」

「好妹妹,我带你去的那家美容院,就是为俱乐部检验侍者的。我们按摩的
时候,你已经被上上下下仔细评估过啦!」

苏文想到自己像个牲口一样被人挑选,不禁悲从中来。三姐安慰她说:「你
想,那活儿收入那么高,街上肯卖的女孩那么多,为什么进不去?就是因为有门
槛。那个俱乐部不是你想的什么会所,据说起源于德国的巴伐利亚贵族团。组织
者专门招募性经验丰富的太太,要知书达理,风情万种,让客人能像在自己家里
一样放松。地点是个私家酒庄,我们进去后,可以在随意走动,里面有山珍海味
供你吃喝玩乐。客人只接受会员介绍,还要体检,缴纳很高的会费,这就决定了
能来的人非福即贵。当然,他们的身份绝对保密,人人会戴一个面具。在庄园里,
所有的男人都是客人,所有的女人都是侍者。客人可以和任何侍者做任何事!当
然了,你如果不愿意,可以在身上戴特定的标志,那样的话绝不会有人骚扰你。」

苏文似懂非懂,但事到如今,她也只能信任三姐了。

「上班」的第一天很快到了,三姐陪着苏文在指定的咖啡馆等候。一会儿,
一辆道奇野马停在路边,三姐轻轻牵起苏文的手,走了过去。苏文和丈夫曾在路
上多次见到过这辆扎眼的车,刚劲的肌肉感,低沉的引擎声,很合苏文的心意,
但没想到这辆车居然是做这个买卖的,而且自己今天会以侍者的身份坐上去。车
窗不透光,开了起码两个小时,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车门一开,苏文发现是一个封闭的车库,有点紧张。三姐熟门熟路地带她穿
过一旁的小门,踏过一条铺着厚重地摊的走廊,用力推开两扇裹着厚厚软包的门,
苏文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这里就像百老汇的后台,不,虽然苏文没去过百老汇,
但她确信即使是百老汇后台,也比不上这里的活色生香。一个巨大的豪华宴会厅,
被美好的肉体挤得满满当当,令人目不暇接的美女少妇穿梭在无数梳妆台和移动
衣架之间,或坐或站。身披霓裳或者不着寸缕。每个人都忙忙碌碌,仿佛在准备
登上维密T台。梳妆镜边暖洋洋的灯光给饱满的乳房,圆润的臀部勾出迷人的金
边。苏文感到有点热,这里的暖气开到最大,你可以潇洒地把自己剥得干干净净。
不知为何,苏文从这些女人的有眼神里看不到任何落魄,无奈,她只觉得美好。

三姐领着苏文找到两个空着的化妆台坐下,苏文看了一眼桌上的化妆品,都
是顶级的。

「把妆化浓一点,这样你会觉得自己是另一个人。」三姐提醒道。

苏文描红画眉,看着镜中的自己,发觉自己不知不觉化出了一个丈夫最喜欢
的恬淡妆。今天这场合可不适合联想到丈夫。苏文挑出大红的唇彩抹了两遍,又
扫了两道烟熏。看着镜中的自己:「好了,你今天是另一个人了!」

接下来是换装,衣架上的衣服可以随意选用。质地非常高端。但苏文看了半
天,情趣内衣,透明睡袍,有的甚至只是几串贝壳项链。她实在不好意思穿出去。
贴心的三姐帮她选了一套白色的连体睡袍,真丝质地,有点隐约透明。没有更衣
室,苏文不得不在大庭广众之下宽衣解带。三姐看着苏文扭扭捏捏地样子,冷不
丁一把扯掉了苏文的胸罩,苏文轻叫一声,趁双手护胸的时机,三姐把苏文牛仔
裤连带内裤一口气扯到脚踝处。苏文一惊一吓,三下五除二就被剥了个精光。但
大厅里没人注意她俩。这里裸体的人比穿衣的人多,还有人在大大方方用小梳子
梳理阴毛呢。苏文执意不肯真空穿睡袍,选了一件布料稍多的内衣穿上。

「戴上这个头箍。」三姐递过来一个很学生气的头箍,是特地从化妆台最底
下的抽屉里拿出来的。

「这是为什么?」「我来给你讲讲这里的规矩:你戴上这个头箍,意思是你
现在不提供任何服务,客人看到了绝不会来骚扰你。这里为了减少交流,用各种
标志来传达信息。比如,如果今天不方便口交,可在颈圈上挂一个紫色小铃铛就
像这样。」说着,三姐拉开最底层的抽屉,拿出一个带铃铛的黑色项圈。

「你看那些屁股里有肛塞的,表示愿意肛交,没塞的话就是不接受。」苏文
其实早就注意到很多女人屁股里面有个闪闪的东西,原来如此,真是大开眼界。

「小心千万不要戴这只金色项圈,这意思是你能提供毒龙服务,恶心死了。」

苏文吐了吐舌头,她想起自己和丈夫曾经尝试过互相毒龙,那感觉确实奇妙,
但她宁死也不会舔陌生人的屁眼。

「总之,这个抽屉里的东西都是有特殊意思的,你小心不要乱用。」

「那些绑袜带是什么意思?」

「哦,单独的绑袜带呀,表示多P,带几条表示接受同时几个客人。我见过
带5条的,真是条母狗!」

「哦,对了,差点忘记跟你说最重要的事了:记住,每次提供完服务,你都
能获得一颗星星,每颗星星就是5000块钱。」

「这么多!」苏文不禁惊呼,但随即又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提供精享服务能获得两个星,比如肛交多P什么的。咱不需要那么拼。好
了,准备进场吧,你先跟着我四处看看,然后我再教你怎么样最快赚到钱!」

三姐带着她离开大厅,打开一扇门,苏文的卖淫之路开启了。

这是一座非常大的庄园,几幢古朴的别墅位于中间,内部都是欧式豪华装修。
自助餐,甜品站,小酒吧,泳池,台球桌……随处可见。当然了,这里最弹人落
睛的可不是这些,而是其中的宾客和侍者:男宾一律都是黑色西装,戴着面具,
举止确实如三姐所说充满了绅士气度。女人则像苏文一样,任由乳房和私处暴露
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几张沙发上,三个男女赫然在玩一王二后,旁边的其他人视
若无睹,自顾自饮酒聊天。「这里的风格就是把性作为很普通的美事,突破所有
伦理和教条,做你爱做的。」三姐说道:「来,跟着我,你先看我怎么做。」苏
文跟着三姐,一路上众多男宾向她们行注目礼,笑容真诚,仿佛在向一个贵妇致
意而不是妓女。男宾看到苏文头上的头箍,往往会露出贴心的微笑,这让苏文很
放松。一位男宾向三姐做出邀请的手势,三姐和他说了几句话,男宾看了看苏文,
点了点头。三姐拉着苏文:「我先服务,我让他同意你在一旁观摩,来。」「就
在这里?!」「不,我可没那么奔放。你看周围好多小门,那都是一间间小卧室,
大部分服务都是在房间里完成的,你放心。」他们三人步入一间空闲的房间,男
宾坐到床上。三姐温柔地替他脱衣服,男客人的眼睛却一直望向一旁的苏文,苏
文非常不自在。三姐分开客人的两腿,跪下,从裤子里摸出阳具,用舌头舔了一
下,然后一口含住,整套动作一气呵成。苏文第一次亲眼看别人做爱,站也不是,
坐也不是,只觉得脸颊发烫。只见三姐口手并用,舌头吮咂有声,纤纤玉指拨弄
着客人的玉袋,腰臀扭动,像一条蛇。如此专业的抽吸让客人进入失神状态,他
渐渐躺下去,双手插入三姐的头发,轻轻按她的头。另一只手拍拍床边,示意苏
文坐下。三姐微微转过脸,嘴里含着玉茎,用眼神示意苏文靠近点。苏文鬼使神
差地走过去,坐在他们旁边。三姐非常卖力,用嘴唇包裹住阳具,从冠状沟慢慢
往下直到根部,客人完全迷醉了。苏文却更加恍惚,她已经独守空窗快2年了,
过去她每星期就要2次,可想而知这2年是多么苦寂。但每次她想自己解决的时
候,都感觉愧对丈夫。所以,她这一年多忍得很辛苦。现如今如此香艳的场景就
在眼前,她已经不仅仅脸颊发烫了,而是浑身都发烫。恍惚之间,她没发觉客人
的手已经搭上了她的大腿,并且在慢慢抚摸。

就在客人的手快要触摸到苏文的黑森林的时候,三姐突然发力,一连串的猛
攻,客人不得不大呼一声,缴械投降。三姐将胜利的战场舔干净,从客人那儿获
得一颗星,就带着苏文离开了。「瞧见了吧,我一看到他想打你的主意,就马上
使出绝招。一般交货后服务就完成了,5000块就到手了。要赚钱,口活儿其
实最重要,你看,我没费什么力就搞定了。如果做爱的话,不得不折腾很久。所
以,口的时候要卖力,不要怕被口爆,漱漱口就没事了,总好过被干下面。」后
来,三姐又做了两票,无不是用嘴吸出来。到了中午,三姐已经赚到4颗星了。
吃过中饭,三姐问苏文准备好了吗?苏文没说话,默默把头箍取了下来……

下午,一对身材健硕的男宾来邀请,苏文提出一对一,但不分开。男宾同意
了,于是四人挑了个大卧室。这时的苏文已经不害怕了。经过一上午的心理建设,
她的心里,其实已经有点期待。苏文让两位男宾坐下,然后为他们松开皮带,同
时嘱咐苏文照做。苏文的客人有一根粉红色的阴茎,老实说比老公的漂亮。她眼
一闭,张口吞了下去。苏文这时满脑子都是和丈夫在床上的记忆,因为她从没有
过第二个性伴。夫妻二人在口交时一直都有交流,所以苏文的技术并不差,知道
什么节奏和力度会让男人爽翻天。她含着含着,下体的燥热一阵阵传来。随着嘴
里的东西越来越硬,苏文开始幻想把它骑在胯下的感觉,这种幻想一旦开始就无
法停止,她不得不夹紧大腿才能防止爱液流出来。苏文的客人很陶醉,用手顺着
苏文乌黑的头发,脊椎,钟乳石般的乳房,乳头,一直轻轻捏住了苏文的腰。这
是丈夫的力度,苏文的下面早已恣意汪洋。隔壁的三姐正进入最后阶段,她侧目
看了一眼苏文,看到苏文的节奏越来越慢,客人神情自若,没有要射精前的迷醉
表情。三姐着急,用手指暗暗点了客人前列腺一下,一股暖精瞬间涌入喉咙。客
人像个中箭的公牛一样瘫倒。三姐抹了抹嘴,赶紧挪到苏文这边。那客人双手捧
着苏文的脸颊,站起身,轻轻把她褪出阴茎,苏文两眼迷离,嘴唇上还有一丝黏
液勾挂在龟头上。客人的阴茎早已坚硬如铁,怒目而视,准备插入了。说时迟,
那时快,三姐一把抓住那阴茎,抛出一个媚眼,一口吞了下去。客人有点意外,
但3秒钟后就被三姐出神入化的舌头征服,他重又坐下。三姐腾挪旋转,中间几
次想脱出阴茎,但无奈和三姐的嘴唇如附骨之蛆一样紧紧咬住对方,大战十分钟
后,终于被三姐吸出浓浆,结束战斗。「刚才好险,你真该谢谢我,要不是我,
你就要被他干了。我嘴巴都酸死了!」「谢……谢谢三姐……」苏文有点点失望。

那天下午两人又接待了2拨客人,苏文很卖力地舔,但根据和丈夫的性经验,
玉茎足够硬的时候就忍不住停下,想要插入。但三姐每次都「见义勇为」,靠她
一个人的舌功搞定。那天苏文进账15000,三姐55000。

当天夜里,苏文梦见被许多男人抚摸,无数精液喷洒在身上,雄心荷尔蒙的
味道浓烈到令人窒息。早上醒来时,她发觉自己中指和食指正插在阴道里,下半
截床单全湿了。她渴望再次「上班」。但三姐接下来的两三个月会吃喝玩乐,直
到没钱了再去俱乐部。苏文拐弯抹角问到了司机的电话,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
苏文拨出了那个号码,她决定自己一个人去。儿子还要住院一个月,需要一笔巨
款,当然,还有她个人的原因……

再次踏入庄园,这次只有苏文没有同伴,她怕得微微发抖,一只手藏在身后,
静静攥着那个免干头箍。心想如果有恶行恶状的客人靠近,就赶紧把头箍戴上。
一个身材魁梧的客人进入视线,他宽阔的下巴说明他应该很迷人。苏文心想如果
能和他做完全能接受。客人仿佛有读心术,路过苏文时突然停下脚步,低头伸出
手指把苏文的内裤拉开瞥了一瞥,里面是乱蓬蓬的阴毛,苏文脸颊飞红,都忘记
制止他了。

「MayI?」客人伸出手。

苏文起身随他而去。一路上客人叽里咕噜说了些什么,应该是个中文不熟练
的外国人,苏文脑袋嗡嗡响,只是下意识地点头。客人牵着苏文的手,并没有把
她带到小卧室,而是直接走向女洗手间。庄园里的洗手间虽然分男女,但实际上
可以随意进出。里面一个身材高挑的女郎正趴在洗手台上,屁股高高翘起,一个
壮汉正在大力抽插。一旁另一个女孩裸着上身,正在认认真真地补妆,却丝毫不
介意顺着乳头一滴一滴的精液。他们都对刚进来的苏文和客人熟视无睹。客人走
到最里面的隔间,居然是个蹲坑,苏文感到莫名其妙。客人仰面躺下,示意苏文
蹲下来。苏文开始后悔接这一单,但已无路可退。她蹲下,客人摆摆手,要她把
内裤脱掉。苏文照办,背对着客人蹲下,现在她的阴部和肛门正对着客人,强烈
的羞耻感让苏文两腿发抖。客人轻轻扶着苏文的小腿,示意她往后挪。一直到客
人脸上方,苏文的阴唇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客人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客人入神地欣
赏着苏文原生态的阴毛:「Piss,please!」

什么?要玩放尿?苏文大吃一惊。她涨红了脸,不得不开始酝酿。她带着被
操的渴望而来,现在毫无尿意,她试图放松,眼睛却盯着客人的裤裆——那里越
来越高。阴部发热,似乎有东西出来了,苏文觉得肯定是淫水,实在羞愧难当。
一想到自己的小穴紧贴着陌生人的脸淫水泛滥,苏文有点想哭,就在那时,小腹
一股抽搐,一道洪流喷薄而出,苏文尿出来了!苏文泪止不住流下来,下面却越
尿越猛,一股激流一直射到客人的腹肌。客人张开嘴去接尿,苏文能感觉到一根
舌头在刮蹭她的阴毛,尿却更放肆地排出。客人腾出手解开皮带,一条玉笋般的
阴茎傲然跳出。苏文紧盯着红彤彤的龟头,再也忍受不住,低头含了下去……客
人的舌头异常灵活,在苏文尿完之后,还用力搜刮阴部每一处褶皱,用嘴唇细细
抿着一缕缕阴毛,仿佛要嘬干最后一滴尿液。舌头越是生猛,苏文嘴里的阴茎就
越是刚硬。突然,龟头一跳,一股浓浆直接灌入苏文的嘴中。三姐曾经说过口爆
是她最不喜欢的部分,如果机灵的话可以在发射之前躲开,精液涂在奶头上同样
能让客人满意。但苏文此刻却觉得即使是陌生人的精液,也没有想象的腥臭,这
种雄性的刺激,正是她现在需要的。也许她真的独守空闺太久了。直到精液灌满
嘴,她才退出来,吐掉精液后,剩下的她毫不抵触地咽了下去。事后,苏文得到
了两颗星。

回到大厅的苏文,吃了点东西,品着红酒,回想刚才的体验。虽然没有插入,
但她体会到了另一种性的欢愉,不仅仅是舌功,而是尿在男人脸上的奇妙的心理
刺激。如果他要尿在我脸上呢?苏文这么一想,心不禁砰砰跳起来。胡思乱想之
际,苏文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下体是裸露的——内裤落在洗手间了。是的,小穴还
没有正式做爱,必须要满足一下。此时的苏文,已经不再是丧偶的怨妇,她甚至
在不知不觉地对远处一个男人抛媚眼。那个男人注意到了苏文,这个女人的奶头
高高挺立,正在期待一场血雨腥风。

这是一次普通的交易,在小卧室里,客人一摸,就知道眼前这个女人不需要
任何前戏和润滑,直接从后面插入。苏文开始低沉地呻吟,就像在大学里初经人
事时发出婉转的淫叫。结婚后,先是和老人同住,然后又生了孩子,她一直压抑
叫床声。久而久之,她已经忘记了如何像一个女人一样嘶吼,取而代之的是压低
喉咙的哼唱,丈夫说这种沉闷的喉音更有磁性。但今天苏文要放开喉咙,像个发
情的母狗一样。她配合着客人的节奏,用力向后顶着臀部,好让阳具插得更深一
点,她决心就在这十分钟里,她要叫得像一个史无前例的婊子。可事与愿违,客
人被激情四射的苏文弄得招架不住,五分钟不到就发射了。苏文差点抽他一巴掌,
接过一颗星,她匆匆走进大厅,物色下一个客人……

三个客人之后,苏文终于瘫倒了,她得到了满足。原来以前和丈夫一起达到
的并不是高潮,而是对爱人的妥协,对伴侣的尊重。柔情蜜意未尝不好,但疾风
暴雨也是人生必不可少的历练。

那晚,苏文睡得很甜,她梦见自己躺在一个浴缸里,周围沾满了男人,一起
对着她撒尿和射精。浴缸里金黄的尿液上漂浮着浊白的精液,渐渐漫上来,淹没
了苏文的小腹,胸部,下巴,嘴唇……醒来时,她发觉自己的两根手指又杵在小
穴里。难道我还没有被满足吗?苏文被自己的饥渴吓了一跳。一定是中间不断换
人,如果有一个男人可以一直抽插我到高潮就好了。

三个月后,三姐的钱花的差不多了,到处都没找到苏文,就自己去了庄园。
在那边,她看到一群身材健美的青年,虽然带着面具,但大家都知道他们就是全
国知名的足球队员。这些青年有说有笑,簇拥着一个侍者。中间那个唯一的侍者,
好像就是苏文?可她穿着露出双乳的黑色束腰,配以黑色的吊袜带,三角区却不
着一物,阴毛仔细修剪成菱形。三姐目瞪口呆——那女人的大腿上绑着7条袜带!
三姐缓缓走过去,那女人正跟一个青年舌吻结束,她转过脸,正好和三姐四目相
对。确实,她就是苏文,只是她的眼神,完全是另一个人。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午夜福利小说 » 这是苏文的故事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