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不寂寞
最新福利小说

云山母子劫


「铃……」
「哇塞!放假啦…放假喽」
「走喽…」
「小林,我先走了,晚上一起玩排位啊…」
蒋东拍了下我的肩,啊字还没说完就冲出了教室。
对于我们高中三年级的学生来说,每天的学习实在是太枯燥了,老师和父母
这边的压力又大,一放假,大家都像打了鸡血似的跑出学校这个鬼地方,还有不
少人晚上还一起去吃饭唱歌庆祝。
本来我也想和同学一起去喝酒,吃饭,但是我今天要去帮妈妈收拾东西…没
办法…我拿出手机,边走边打。
「妈,你在上课没,我已经放学了」
「嗯,对…放了…好的我这就过来」
我妈以前本来是个学校的音乐老师,后来那个学校被合併了,妈妈辞职后在
朋友的介绍下,凭着自己的舞蹈基础,就在一所培训学校裡面当舞蹈老师,一干
就干到现在。
到了妈妈所在的培训机构的楼下,我直接坐着电梯到了十一楼。
来到妈妈的舞蹈教室,教室有暖气,很暖和,只见妈妈的学生正围坐在在妈
妈的周围,而妈妈背对着镜子,踮着脚尖,慢慢的给他们示范一个一个优美的芭
蕾动作。
快到四十岁的妈妈脸上毫无岁月留下的痕迹,这跟妈妈毫不吝啬的保养分不
开的,见过我妈的人没有哪个不说我妈长得漂亮,那是因为妈妈年轻的时候长得
很像明星赵奕欢。
修长的眉毛,英挺的鼻樑,樱桃小嘴,丰满的身材诠释了什麽是美丽女人的
韵味,特别是妈妈的一双美眸,清澈得像是巧目流盼,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诱惑
和魅力,如今的妈妈和明星赵奕欢比起来的话,只是少了点少女的青春味道,却
多了一股淑女,优雅的熟女味道。
妈妈的长卷髮髮型也搭配得很有感觉,直髮的斜刘海,很好的修饰了妈妈的
鹅脸蛋,妈妈的髮色染的是黑棕色,配合妈妈出众的脸蛋和自然的表情,看上去
整个人带着一股超凡脱俗的气质。
妈妈还是穿着那套紧身的黑色连体衣教学,黑色的紧身连体衣和白皙的皮肤
相互映衬,不由得让人耳目一新。
而妈妈身材因为常年练舞的关係保持得超好,妈妈的胸虽然不如周围的那些
女孩一样挺拔,但是更为圆润丰满,正挥舞着的手和手臂满是柔情的感觉,白花
花的大腿从上到下,纤细,修长,一直到脚裸的流线型质感。
和周围那些妈妈的年轻女学员比起来,妈妈虽然只有一米六几,但是身材更
加凹凸有致,前凸后翘,生过孩子的妈妈屁股也是膨胀得异常浑圆,年龄不但没
有拖累妈妈,反而增加妈的风韵和女人味,我的好朋友蒋东当初第一次见到我妈
时就说过,我妈真是个漂亮得不像话的轻熟女,说我上辈子不知道积了什麽德,
有个这麽美丽的妈妈。
当年追我妈妈的人不要太多,不过妈妈还是栽在了老实本分的爸爸手裡,虽
然妈妈这麽漂亮,但是我这个儿子却一点也不帅,真是气人,
好在喜欢打篮球的
我身体还比较壮实,一米七六的我比妈妈高大半个头,在学校成绩马马虎虎还行。
因为妈妈这麽漂亮,所以我平时看女生也很挑的,我扫了一眼那些女生,哎
…只有两三个能看,其他的都太不行了,有一个脸上甚至全是痘痘。
妈妈其实早就看到了我,但是因为在教那些女生,所有妈妈并没有招呼我,
我很自觉的在外面的走廊上等妈妈。
没过多久,妈妈的下班时间到了便宣佈下课,那些女生叽叽喳喳的离开,有
几个瞟了我几眼,一边偷笑一边说着什麽悄悄话,笑得很是灿烂。
我知道自己长得不帅,甚至有点点丑,到现在我都没交过女朋友,虽然我经
常被人嘲笑,不过我早习惯了。
等妈妈从更衣室出来,妈妈已经换上平时穿的便装,上面是羊毛衫和黑色长
外套,下面是好看的黑色打底裤,再加上黑色带跟的长靴,真是别具一番情调。
「小林来,帮妈妈把这个书桌带回去,这书桌正好没人要,放你爸书房正合
适」
妈妈指着一个半人高的有些旧的书桌。
「这个这麽旧,这麽重,书桌又不贵,你买个新的不好嘛」
我看这个书桌抱起来不知道多费力,有些不乐意。
「一点都不知道节约,不节约哪有钱让你上学」
妈妈白了我一眼。
「真是麻烦死了」
我试着抱起书桌,也不是特别重,就是走一段距离就得休息一下。
「哎哟,帮老娘做点事还唉声歎气的」
妈妈用手在我的腰上揪了一下。
「……」
搬到楼下我和我妈打了个计程车,我和我妈坐在后排,妈妈拿出手机玩了起
来,别看我妈快四十的人了,我妈可是正宗的七零后,什麽年轻人用的QQ啊微
信啊这些流行的东西我妈都会玩,年轻人懂的我妈都懂,我妈可是潮得很。
我也拿出手机玩,玩了会就觉得没意思了,我怔怔的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冬季的天空总是暗澹得特别的快,车窗外都是都市所发出的霓虹色的灯光,
随着计程车的移动,光影在妈妈的脸上,身上滑过,有些诡异,一阵妈妈身上的
带着澹澹檀香味的香水飘荡过来,看着灯红酒绿的世界,心裡说不出的感觉。
下车的时候那个计程车司机还贪婪的多看了我妈几眼,我早就习惯了别人看
我妈妈的眼神,谁叫我的妈妈这麽漂亮呢,不知道为什麽,每当我看到别人对我
妈那种炙热的眼神,我心裡居然有种很得意,很爽的感觉…还好我们社区有电梯
,不然整整十二楼,带着这个烂书桌,估计最后我得趴着上去。
我和妈妈到家的时候爸爸也已经在家了,爸爸是个性格很忠厚温和的人,他
在一家杂志社做编辑,平时也不是很忙,爸爸爱好也不多,就爱看看新闻,下下
棋,钓鱼算是他的最爱。
在门口我就闻到菜香了,我爸爸除了不吃烟不喝酒,最大的优点不得不说,
那就是我爸的厨艺绝对厉害,就算是我妈也得甘拜下风,家裡都是强势的妈妈说
了算,爸爸做的家务比妈妈还多,爸爸完全被妈妈驯服得服服帖帖…「小林,今
天放假怎麽没见到你带书回来」
一家人吃晚饭的时候,爸爸扶了扶眼睛,想起了这个问题。
「啊…这个…反正家裡复习资料多得很,看重点就行了,没关係的」
「他啊,哪裡想过复习~脑子只想着在寒假怎麽玩才是真的」
「你又知道了」
我对妈做了个怪相。
「哼~从我肚子出来的,妈还不知道你心裡那点花花肠子」
妈妈白了我一眼。
吃完饭,我坐在沙发上休息,看见矮桌上有张云山的农家乐优惠券。
「爸,这张票哪来的啊,你要去云山啊」
「那是公司发的,我去不了,週六週日我正好加班,要不你和你妈去吧」
「我才懒得去,农家乐又不好玩,那裡连wifi都没有」
「就知道上网,都快要高考了还一点不着急」
妈妈走过来用食指顶了下我的额头,她拿起优惠券看了看。
「你们公司这次怎麽这麽大方,居然是五折捲,不如我卖给朋友算了」
妈妈挺会精打细算。
「随便你们,不过听同事说今年有云山有灯展,很热闹」
正在厨房洗碗的爸爸说了句。
「这样啊,反正我放假,要不那我去吧,正好见识见识,我好多年没看过灯
会了」
想起以前的灯会,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看能不能约个女同学什麽的。
「就知道乱跑,正好妈妈也想去看看,要不妈妈陪你去」
妈妈平时很关心我,就是关心得太过头。
「哪有…我就想一个人去,人多了一点都不自由」
我皱着眉头说。
「现在还没女朋友就开始嫌弃妈妈了,以后要是有了女朋友怕是连妈都不要
了,早知道小林不听话,妈妈当初就生个女儿了」
妈妈假装生气的调侃我说。
「…哪有」
我无话可说,其实就是不想和大人一起,算了,和漂亮妈妈一起也行。
而就在我和妈妈都没注意到的优惠卷下面的报纸上,写着一则报导,是关于
Y市最近几名犯人通过挖地道逃出监狱的报导……
※※※※※※
週六的早上我睡到中午才起床,还是妈妈把我叫起来的,冬天还是在被窝裡
睡懒觉舒服,我起来梳洗听见厨房传来妈妈炒菜的声音…这麽快就吃午饭了啊。
「你个懒虫,动作快点,吃了午饭我们就出发了」
从厨房传来妈妈的声音。
「知道了,马上就好了」
家裡看起来乾乾淨淨,看来妈妈很早就起来屋子打扫过了。
下午我和我妈开着爸爸的那辆破车终于出发了,妈妈今天穿的是和昨天一样
的衣服,只是换了浅色运动裤和运动鞋,妈妈今天心情好像不错,眼睛一直都是
笑眯眯的。
今天的天色有点阴沉,还好没有下雨,不过天气预报上说今天没有雨,不知
道是不是真的。
云山风景区离我所在的Z市有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越往云山的方向道路越
是蜿蜒崎岖,那边基本上都是雄伟的群山峻岭,道路都是建在高耸的半山腰上,
因为比较偏僻,所以平日裡这条道少有车经过,大都是一些自驾游的小车,还算
安全。
妈妈开车一般开得很慢,看着周围翠绿的森林,闻着清新的空气,还有平日
裡城市听不到的昆虫鸟叫声,远方山顶那云雾缭绕的朦胧……这个地方还是挺惬
意的…
突然,车底「彭」的一声,妈妈赶紧把车停下。
我和妈妈从车上下来,一看原来是我们车刚撞死了一隻类似老鼠的小动物,
那隻小动物的血还黏在汽车轮胎上。
「啧,真惨,死不瞑目啊」
被撞死的小动物尸体就在离车不远处。
「小林,去拿瓶矿泉水去把车胎洗一下,难看死了」
妈妈只是皱了皱眉,然后指使我去做事情。
「又是我…这些真噁心」
没办法,我只好用水把轮胎上的血迹冲了冲,然后又一脚把小动物的尸体提
到山崖下去。
做完这些我们就继续上路了,妈妈倒是很澹定的样子,好像什麽都没发生过
,不过一出门就撞死小动物,似乎不是什麽好兆头呢……
开了一会我们终于到了云山景区的山下,今天人还真多,熙熙攘攘的人群热
闹得很,有的在拍照,有的在买纪念品,我和妈停好车后先去定好了晚上住宿的
农家乐,接着妈妈要去云山上的庙裡上香,我也只好跟着去。
走到一块很宽阔的大湖处时,我看见了那些各式各样的灯笼,场地不小,灯
展原来是在这湖上面啊,不过现在是白天,等到了晚上一定很好看,今天又来了
这麽多人,肯定热闹。
云山本来就大,我和妈走了将近半个小时蜿蜒的山路才到那个寺庙,都说这
个庙很灵,平时很多人都来上香,我和妈到了后,我妈上个香还得排队,而妈妈
漂亮的容颜还引得不少人打望,我心裡很是骄傲。
妈妈上香的时候看起来很虔诚,她微闭着眼睛,漂亮的脸上带着期望的表情
,此刻起来好平静,圣洁。
上完香妈妈建议去山顶巨石景区那边拍照,我们又走了大概二十分钟,但是
运气似乎不好,走到一半天上开始飘起了小雨点,天气预报果然是不准的。
雨越来越大,路上基本上看不到游客了,都不知道跑到哪裡躲雨去了,我和
我妈才走到一半,估计还得淋半个小时的雨才能到山脚下的农家乐。
「儿子,你看那边有空屋,我们先过去躲躲吧」
妈妈眼尖,看见远处的房子,可能是怕我淋感冒了,拉着我的手往离山道比
较远的一处土房子走去。
「看到了,让我走前面,妈妈你小心点,路很滑」
我走到前面开路,我也不想妈妈全身被淋湿。
这房子地处很偏僻的地方,门把手是坏的,我们直接就走进了屋,听说当年
政府为了保护这裡的环境,山上的农民都被迁到山下或是其他地方了,所以山上
很多这种无人居住的空屋。
屋子不大,裡裡外外一共两间房和一间堆满木头的厨房,外面这间房什麽都
没有是空的,裡面的房间则只有一张极其简易的木床,连铺盖什麽都没有,还有
一个不知道能不能用吊着的灯泡。
虽然简陋,但是房子保存得很好,看起来很坚固,也没有破损的地方,躲躲
雨还是不成问题的,不过我发现裡屋有一堆被烧过的木炭,也许是其他游客用过
的吧。
雨下得很大,哗哗的声音屋裡都能听见,妈妈从包裡拿出镜子在梳理有些湿
漉的头髮,我觉得无聊,拿出手机玩游戏,就在这时,我听见嘎的一声,好像是
那个破门被什麽人推开了,然后一个身材普通,穿着极不相衬的T恤和裤子,光
着头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看起来很憔悴,带着眼镜,有点斯文的样子,看见
我们也先是愣了一下。
「您好,外面雨太大了,我们是进来躲雨的…你也是吗」
妈妈很有礼貌的打招呼。
「好…躲雨…我也是躲雨的…」
戴眼镜的中年男子看到我妈那漂亮的样子几乎眼睛都离不开我妈了,那种赤
裸裸眼神让人感到很厌恶。
「呵…是麽,那大家一起等等吧」
妈妈也被这种赤裸裸的眼神看得不是很自在,赶紧把脸往我这边转了过来,
看他样子也不像是坏人,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闷。
我不想和这种看起来又邋遢,有没礼貌的傢伙待一起,心裡有些反感这人,
我突然想到了什麽。
「妈,要不我打个电话叫山下农家乐的人送伞上来吧,这样等也不是办法」
「好啊,你快打电话试试,恩~给这个叔叔也带一把」
妈妈虽然人很好,但是也不想和那个人待一起。
那个中年男人一听到我要打电话似乎眼皮都跳了一下,但是我没有注意到,
我刚拿起电话正准备打,突然脑袋被什麽撞了一下,昏过去的瞬间我只看见妈那
张惊慌失措的脸…妈的…跟着我就昏了过去。
※※※※※※※※※※※※※※※※※※※※※※
等我意识有些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全身被绑在一根很粗的木头上,接着微弱
的灯光,我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这不就是那个土屋的厨房吗,周围都是废弃的
木头。
「妈,妈你在哪裡」
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妈,我声音吼得很大。
过了一会,那个戴眼镜的绑匪走了进来拿出一个白色软绵绵有种香香味道的
东西很粗暴的堵住了我的嘴巴。
「小朋友,你妈的内裤香不香,叔叔刚刚玩了,现在给你玩…哈哈哈哈哈」
那个绑匪有些疯癫的笑,绝对是个变态。
说着那个绑匪好像要把我带到裡屋去,但是绑在我身后的那根木头实在很大
很重,从脚到手都被紧紧绑在一起,我就像个沙包似得,一点平衡都没有,我被
变态劫匪一路拖拖撞撞的拉倒裡屋,一进屋我就被踢到地上,我重重的摔在地上
,脑袋又昏又沉。
「儿子,儿子…呜…你想把我儿子怎麽样,我求求你放了我们,我们可以给
钱,什麽都给你」
我听到了妈妈的有些凄凉的求饶声。
我往妈妈的方向看去,顿时一股气血直冲脑门,真是又急又怒又羞又气。
只见妈妈被绑在一张只有三支脚架的木椅子上,妈妈的脚被绑在一起,手也
是被反绑在椅子后面,妈妈的头髮早已经散乱不堪,带着泪痕的脸上满是疲惫,
妈妈的领口被撕开一大片,露出白花花的乳房和被脱到一半的黑色蕾丝边胸罩。
而妈妈的裤子更是鬆垮垮的好像才穿上,鞋子也少了一隻,妈妈白皙的皮肤
被绳子勒出一根根红色印记,小巧的嘴巴旁边到处是一些粘稠的液体,衣服上也
有,很是狼狈凄惨,我即心痛又无比愤怒的哀嚎,可是嘴却被妈妈的内裤堵着,
身体也动不了。
妈妈的椅子有些剧烈的摇晃,妈妈似乎想往我这边移动,但是被绑得太紧,
妈妈好几次险些摔在地上。
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外表斯文的中年男子是个败类,一不折不扣的禽兽,想不
到我和我妈也会遇到这种倒了八辈子霉的事,老天真是溷蛋!「美丽的太太,我
现在让你和你的小孩相聚了该怎麽感谢我啊」
绑匪的手在妈妈胸口捏来捏去,然后两根手指紧紧捏住妈妈有些凸起的乳头。
「求求你放了我们吧,我们出去绝对什麽都不会说,我刚刚已经答应你的要
求了,我求你了…」
妈妈不敢看我,咬着嘴唇,任由那个绑匪轻薄。
「NO,夫人你的身体可不是这麽说的哦,你看你的骚咪咪都硬成这样了,
这麽诱人的果实,我又想狠狠的插进你的身体裡了…嘿嘿嘿嘿」
绑匪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粗鲁。
「求你…不要…这样」
妈妈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唔…唔…」
我使出全身力气,身后的重木被我摇晃着,碰在地上发出「磅,磅」
撞击地面的声音,我感到又无力又无助。
绑匪根本没有理我,我的抗议似乎更加激起了他的兽性,他顶起自己又黑又
丑的肉棒,递到妈妈性感小嘴的前面。
「来,像刚才那样给我吹,拿出你所有的床上功夫,让你儿子看看你这当妈
的骚样,看看你这个小骚货是怎麽服侍我的,一看到漂亮的夫人你我就硬得不得
了,真是太兴奋了」
绑匪抓起妈妈的头髮,有些粗鲁的说着。
妈妈知道我在旁边,并没有服从绑匪的命令,而是紧闭着嘴唇,眼神恨恨的
看着绑匪,怎麽都不开口。
「贱人」
接着「啪」一声绑匪打了妈妈一巴掌,妈妈还是无动于衷。
「嘿嘿…我可不喜欢不听话的妈妈,你真是一个尤物,连恨我都那麽漂亮,
真是个大美人,不过玩起来才爽」
说着那个绑匪拿起一根木头像我走来。
「天啊…你…你要做什麽,不要伤害我儿子」
妈妈似乎预感到什麽不对,大声惊呼着。
「既然妈妈不听话,就让儿子来让妈妈听话吧」
绑匪像想起什麽疯狂的大笑。
还没说完那个疯子绑匪就对我拳打脚踢,我全身就像是沙包一样被打得痛苦
不堪,躲也躲不开,我被打得几乎连喊都喊不出来了。
「求求你别伤害我儿子…他快不行了…求你别打了…求你别打了…我听你的
,你要做什麽我都听你的…呜…他还是个孩子…呜…」
妈妈一边哭,一边叫喊,看我被打妈妈心痛得要死。
「早听我的话不就好了,我这个人很讲道理的,看这小崽子被打的,这都是
你这个当妈妈的错哦,是不是啊,美丽的太太」
变态绑匪一反常态笑着说。
「如果没让我爽够的话,等会我心情不好失手打死你的乖儿子,你可别怪我
哦」
绑匪挺着肉棒来到妈妈小嘴边,他的肉棒对着妈妈嘴唇蹭了蹭。
妈妈咬着嘴唇,听到他的恐吓,犹豫了一下便紧紧闭着眼睛,像是决定了什
麽似得任命的张开嘴,毫不做作的当着我的面一口吞下那个绑匪的半个肉棒。
妈妈的真的吞下了那个绑匪的肉棒,说不出的羞耻感让我的脸一阵火辣辣的
红,我虽然心裡难以接受,但又无可奈何,我羞愧难当,真该死!
「啊…真…是…极品…啊…爽」
绑匪舒服得话都说不清。
妈妈紧紧闭着眼睛,她的小嘴几乎张到最大才勉强吞进又黑又丑的肉棒,妈
妈的头微微的前后移动,被吞进去的肉棒一会又被吐出来,然后又被含进去,反
反覆復的一进一出重复着,在绑匪的示意下,妈妈还会用舌头横着来回舔肉棒,
就像吃好吃的冰棒一样,时不时从肉棒上滴下妈妈的口水,带着淫靡的气息滴在
地上。
没有比此刻更让我震惊和羞耻的了,从小到大,我第一次看见妈妈口交,还
是对着无比溷蛋的绑匪胯下口交,更不知道原来妈妈口交这麽厉害,丝毫不必那
些黄色电影裡面的女人差。
「小崽子你有这麽骚的妈真是太…啊…太他妈性福了,好好看着你妈妈是怎
麽用嘴巴给叔叔舔的,舔得叔叔…啊…对就是那裡…蛋也要舔…啊…就这样含进
去」
绑匪有些激动的一边抱着妈妈的头,好像要让妈妈含得更深一点,一边说着
不知羞耻的话,彷彿很是享受这种变态的快感。
妈妈不知道是不是听到绑匪的话,感到羞耻的妈妈脸上佈满红晕,从脸一直
红到颈子,但是妈妈不但不反抗,只是死死闭着眼睛,反而任由黑肉棒塞满妈妈
的小嘴。
安静的房间全是妈妈卖力舔弄黑肉棒又像是吸口水的「嘶…嘶」
声,即使是我,下身也微微开始冒头,似乎难以抵挡妈妈淫荡气息的诱惑,
身体有反应的我感到万分惭愧,闭上自己眼睛,但是极具诱惑的舔弄声鑽进我的
耳朵,现实告诉我妈妈现在正在卖力舔着别人的肉棒,妈妈娴熟的口舌,妈妈委
曲求全的表情,妈妈的美丽五官无不在脑海裡闪现。
「啊…来…来了…太太…全给我…吞…进去…」
绑匪像是爽极了,死死顶住妈妈的嘴,一阵哆嗦,而妈妈的表情很痛苦。
「呕」
妈妈乾呕了一阵,白色的精液从妈妈嘴裡流出来,流在身上,腿上。
我再次使劲摇晃,表达着自己无比的愤怒,但是一切都是徒劳,我十几年第
一次感到这麽无力……妈妈不敢看我,还是闭着美眸,眼泪不停的落着,彷彿自
己做了罪大恶极的事情,披散的黑棕色头髮,胸口急促的呼吸,嘴角亮津津的口
水,加上惹人怜爱的样子让我觉得妈妈有种淫靡的美。
「这个世界上所有当妈的果然都是骚货,早看出来了,当妈都是都是下贱的
婊子,都是欠操…全部都是…」
绑匪像是想起什麽似得,站在一边胡言乱语,原本有点斯文的脸现在看起来
却无比恐怖邪恶,狰狞,让人感到极大危险的气息。
我和妈妈的心几乎都同时沉到了谷底,这个绑匪不但是个变态,精神也有问
题,今天看来凶多吉少。
「漂亮的太太,你的口技真是让我沉醉,我张某今天算是见识了,那麽接下
来…该轮到这小子了」
回过神的绑匪的口气又变了,但是越是这样我的心裡越是不安。
「你想干什麽,求你不要伤害我儿子…」
妈妈似乎也预感到危险,睁开眼死死盯着绑匪,生怕他伤害我……「我今天
实在是太开心了,嘿嘿,我们来玩个游戏吧,让小子看清楚自己妈妈是个什麽人
,看清楚自己妈妈的真实面目,嘿嘿嘿嘿,」
绑匪笑得让我觉得毛骨悚然。
只见疯子绑匪先把我和紧紧绑在我身后的大木头立了起来,让我竖立在牆角
,然后他走过去鬆开妈妈腰上的绳子让妈妈站了起来,却没有解开妈妈手上和脚
上的绳子,他把柔弱的妈妈赶到我面前。
「看见妈妈出色的表现,想必儿子现在的肉棒已经硬了吧,那麽现在,太太
,给你最爱的儿子口交吧,舔着儿子的肉棒,快让我看看温馨的母子场面,嘿嘿
嘿…哈哈哈」
绑匪疯了似得自顾着倡狂的笑起来。
那怎麽可以,那可是乱伦啊!!!我使劲摇来摇去反抗,我怎麽能让最爱的
妈妈对我做出这麽下流的事情呢,这可是我妈妈啊,我的母亲啊,我知道我妈妈
有多爱我这个独子,怕妈妈会干出傻事,血气方刚的我宁死都不想侮辱母亲,我
应该保护妈妈才是。
而妈妈也是傻掉了,妈妈怔怔的站在我面前,妈妈毕竟只是个脆弱的女人,
理智告诉她绝对不能对儿子做乱伦的事情,但是这个绑匪是个彻底的疯子,到了
现在这个地步如果不听这个疯子的,带来的后果肯定是妈妈不敢想的,进也不是
退也不是,比起所有的尊严,似乎母亲更在愿意为我付出一切……绑匪从牆角拿
起一个很陈旧的木桶,然后在有些髒兮兮的蓄水缸裡盛满大半桶水,他把水桶放
在我和妈妈旁边。
「太太,还没开始嘛,让我看看妈妈有多爱儿子,想起这种感觉,真是让人
陶醉啊…」
绑匪很陶醉似得深吸一口气,又开始疯言疯语。
「对了,差点忘了介绍游戏规则…嘿嘿,这个木桶底下是漏的,如果水漏完
你的儿子还没有射出来的话,那麽对不起了,我就会把你儿子的血放满水桶,相
信太太是不会挑战我的耐性的」
说完绑匪笑着坐在妈妈刚刚坐的椅子上,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绑匪好像没有开玩笑,旁边的木桶底下开始慢慢溢出水,地上开始慢慢被侵
湿。
我愤怒的使劲摇着头,想告诉妈妈不要这样,但是妈妈眼神却透着痛苦和坚
毅,我看不懂妈妈现在到底在想什麽,但是似乎能感觉到妈妈早已经孰轻孰重。
「小林只要你能活下去,妈妈可以为了你去死,你要记住,不管发生了什麽
,你都必须活下去,你就是妈妈的一切,妈妈已经髒了…无所谓了,也许这就是
妈妈的命」
妈妈平静小声的对我低吟。
然后没有多馀的话语,也没有多馀的动作,妈妈毫无顾忌的直接半跪在我的
胯间用嘴巴把裤子拉链向下拉开,妈妈用嘴拉开的拉链的声音,「吱」
的一声彷彿是打开了埋藏心裡那慾望的大门,而妈妈的嘴就是打开我慾望的
钥匙,我那早已硬的不行的肉棒直接就从内裤的缝隙裡弹了出来,又大又挺的肉
棒冒着杀气,似乎正等着柔软的抚慰。
我惭愧万分,但是不管我如何压制自己,下身的肉棒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
甚至还向上翘了翘。
妈妈就像等待吃棒棒糖的小女孩,我的肉棒刚一露头,半跪在地上的妈妈便
迫不及待的一口就含进了温暖湿润,包裹得紧紧的小嘴裡,那种感觉!!!那种
感觉,虽然道德驱使我要冷静,但是那种感觉真的真的太舒服了…妈妈的舌头和
嘴与我肉棒接触的一刹那…虽然明知很罪恶,但是真的好舒服啊……现在的妈妈
就像给自己丈夫服务,又或者像外面的妓女给客人服务一样,毫无廉耻之心,妈
妈把所有自己会的动作全用在了我的肉棒上,为了让我早点射出来,妈妈毫无顾
忌的又舔又吸,每次吞吐都用香舌轻抚,香舌顶着龟头,龟头便传来一阵阵触电
般的快感,特别是妈妈吸允肉棒的时候,每吸一下我的肉棒就跟跳动一下,不,
甚至连我的心都跟着跳动了一下……羞愧感使我的双脸滚烫,脑海裡想到以前我
犯了错,那个会严肃批评我的妈妈,我读书不用功,会高高在上教育我的妈妈,
我再家裡懒惰时,那个对我发号施令的妈妈…而现在,妈妈还是我妈妈,但她更
像一个女人,一个需要肉棒的女人。
在我心裡无比圣洁的妈妈,现在却跪在我的下面为我的肉棒尽情的服务,堕
落的感觉充斥着脑海,我下身不受控制的加强了硬度。
但是妈妈好像并没有把所有的东西都放下,我看见妈妈的脸和脖子一片潮红
,连耳朵都红透了半边天,似乎给儿子口交的罪恶感深深的让母亲感到耻辱,但
越是耻辱的感觉越让妈妈加快了速度,甚至有几次都是插进了喉咙深处。
那种肉棒被含在嘴裡,振奋得无比让人舒服得快感,还有明知道这是我妈妈
,但是妈妈在给我口交的那种堕落感,让身处绝境的我几乎忘掉了所有的痛苦和
迷茫,不顾一切的享受来着母亲的服务,这种充满快感的感觉,即刺激又奇妙,
让人无法自拔……从上往下看是妈妈饱满白皙的乳房,还有妈妈无比淫靡正在给
我认真口交淫乱的侧脸,虽然妈妈压低了呻吟声,但是肉棒进出小嘴的口水声还
是刺激着我的耳朵,年轻我的终究敌不过妈妈出色的香舌口交服务,没过多久堕
落的快感像潮水般涌向龟头。
「呜…」
嘴裡塞着妈妈内裤我的梦呓一声,一阵颤抖,龟头射出大量充满气味的精子。
「啊…」
妈妈叫了一声,被绑着手和脚的妈妈根本躲不开,我一阵抽搐后大量精子射
在妈妈的脸上,妈妈漂亮的脸上全是我乳白色的精子,充满了淫虐的美感。
射完后我感觉身体好舒服,而妈妈则跪在我的大腿旁边,悄悄把满是精子的
脸擦拭在我的裤子上。
「精彩啊,真是太精彩了,真是令人感动的母亲爱情,真是让人怀恋,让我
想起当年我和我的母亲,不过…」
变态绑匪拍着手从椅子上站起来,走了过来,他指了指旁边的那个原本盛满
水的木桶。
木桶裡的水早已经流乾,我和妈妈却都没注意到,我心情忐忑,不知道接下
来会发生什麽事情,老天啊,为什麽要我和我妈妈遇到这样的疯子啊!「漂亮的
尤物太太,你还是慢了一步,水流完之后小子才射出来,所以,我是个很守信用
的人,所以…嘿嘿」
疯子劫匪从裤子裡掏出折叠小刀,小刀不快不慢的划向我的脖子。
「住手!」
不知道柔弱的妈妈哪裡爆发出的力量,她一下撞开了绑匪,刀尖沿着我的下
巴划出一条不深不浅的血口。
「求求你了…我什麽听你的…什麽事情我都能做…请你手下留情,不要伤害
我的儿子」
披头散髮的妈妈把我护在身后,用背死死顶住我,生怕绑匪靠近我。
危机时刻,因为妈妈挨我挨得比较紧,刚刚淫乱的馀韵还未散去,在这个时
候,我的肉棒此刻又不真气的硬了起来。
「嘿嘿,太太对儿子的爱可真是让我感动啊,不过…咦…这小子居然还能硬
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疯子绑匪似乎并不生气,他看见我又硬起来的肉棒,好像很有趣似得。
「儿子…我…我喜欢儿子的肉棒」
聪明的妈妈似乎有些解这个变态绑匪的特殊嗜好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妈
妈又跪下给我舔弄肉棒,可能是想讨好绑匪的关係,妈妈这次特比卖力,不但插
得更深,甚至还不顾廉耻的发出「嗯」「嗯」舔吃肉棒的满足声。
妈妈完全把自己当成一个荡妇一样的骚女人卖力讨好那个绑匪,卖力吸取儿
子的精子,妈妈所有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啊!「啊…哈哈哈,爽,太爽了,太
太不但骚,又善解人意,真让我刮目相看,我还真捨不得辣手摧花…我要把你驯
服成我独一无二的漂亮妈妈性奴……啊…真是陶醉」
绑匪又是阴险又是疯癫的说着,表情再次狰狞了起来。
变态绑匪似乎有些疯狂了,他来到妈妈身后脱下妈妈裤子,二话不说直接把
再次勃起的肉棒狠狠得插入妈妈的蜜穴,被插入的妈妈控制不住,「啊…恩…」
的叫了出来。
完全不顾我和妈妈的感受,绑匪站在我前面狠狠得干着妈妈,不但如此,他
还用手使劲拍打妈妈的屁股,妈妈白花花的屁股很快就红了一大片。
「啊…嗯…嗯…嗯…」
妈妈头搭在我的肚子上,被不断侵犯的妈妈一声接着一声的呻吟,但是妈妈
并没有失去理智,而是…妈妈一边假装呻吟,一边在咬我肚子上的绳子!妈妈的
头和头髮刚好挡住了那个绑匪的视线,我感觉得到,妈妈是在用嘴咬我肚子上那
根绳子的死结,我的头脑一下就清醒了不少,看来妈妈一直在想着如何保护我,
而我却…那个绑匪开始乱叫,变得亢奋起来,他把妈妈脚下的绳子解开,接着把
妈妈推到牆上,然后把妈妈的一条大腿抬起人这麽高搭在他的手上,让妈妈像狗
撒尿的一样狠狠操着妈妈,要不妈妈经常练舞韧带好,怕早就拉伤了腰。
妈妈丰满的乳房随着上下起伏在空中颤动着划出一个又一个的圆形,让人看
着口乾舌燥,满是迷离娇媚动人的表情似乎想让人狠狠糟蹋,蹂躏,跟着上下起
伏而抖动的头髮散乱在肩上,脸上,映衬出熟女的渴望,加上甜美诱人的呻吟,
给人以极大的刺激,恨不得用更加剧烈的碰撞来彻底征服这个尤物。
「下贱的妈妈,我要草死你,我要草死你这个骚货」
绑匪疯癫的对着妈妈发洩着兽慾。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还好妈妈已经把绳子咬鬆动了,我使出
全身解数,又是扭又是转,绳子更为鬆动,就在我不停的挣扎时,因为用了过勐
一下和身后的木头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方发出「彭」的一声沉闷声。
完了,要是那个绑匪回头看见有些鬆动的绳子肯定死定了!
「啊……我要…嗯…不要停…使劲干…人家…啊…人家…就是一个骚货…
我喜欢你的大JB…啊…嗯…人家……好想要…」
千钧一髮之际,为了不让绑匪发现,一直关注着我的妈妈说出淫荡的话语,
绯红的脸和迷离的眼神增加了妈妈的媚态,还肆无忌惮的大声叫床,肆意挑逗着
绑匪。
「真是美翻了,妈妈,我的好妈妈,小陈陈我要干死你,我要干死你这个迷
人的小骚货」
绑匪加重了肉棒的插入,肉棒撞击蜜穴的声音「啪…啪…」
响彻房间,不觉于耳…绑匪似乎被妈妈挑逗得有些颠了。
我在地上带着木头和绳子较着劲,手为了挣脱死结拉得几乎都痛麻木了,还
好绳子终于越来越松,就在绑匪把妈妈顶在牆角快要高潮时,我的手终于挣脱了
绳子,悄悄解开脚下的绳子后,我捡起地上的断木,带着我所有的力气和所有的
愤怒狠狠得对着绑匪的后背刺了过去,我当时的脸肯定无比的狰狞的扭曲!
「啊…我要杀了你…」
一声凄惨的叫声传来,木棍直接刺进了绑匪的后背,绑匪一下撞开我,跌跌
撞撞的往门口跑,我哪裡肯让,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阵拳打。
「厮…」
扭打过程中,我的腿被绑匪的小刀刺了一下,鼻血都被打出来的绑匪带着还
在流血的后背,乘着这个机会跑到门口,踢开抵在门后的木桩跑了,我忍着腿上
的伤想追出去。
「小林…不要去…呜…呜…」
但是妈妈拉住了我,抱着我头,在我肩上大哭了起来。
「妈妈…有我在,不怕…」
我也抱着妈妈,安慰着,但是心情沉重复杂。
妈妈抱着我哭了好久,彷彿是想把所有的耻辱和委屈都要哭出来似得……
※※※※※※
后来我和妈妈一起出去报了警,那绑匪受了伤,没跑多远就被抓住了,员警
告诉我们那个绑匪是个从监狱逃掉犯人之一,是个变态的杀人犯,听说他杀了自
己的父母,员警还在土屋后面的泥土裡发现一具尸体,多半是被那个绑匪所害,
我和我妈默契的都没有把乱伦的事情说出来,只说被劫了财什麽的…
我和妈妈也没有心思待在云山了,我们连夜开车回到了市区,到市区的时候
都半夜两三点了,我和妈妈的样子都很狼狈,为了不让爸爸看出什麽,妈妈带我
去了宾馆休息,本来想开两间房,但是只有双人床的单间了,没办法,妈妈只好
开了个单间,而我,不知道为什麽,心裡面通通的跳个不停。
一进房间妈妈就迫不及待的去洗澡了,这种宾馆房间的卫生间是那种厚玻璃
,虽然看不见裡面但是能看到身影,光是看到妈妈洗澡的窈窕身影,我就不由自
主的想到土屋的事情,我的脸很红,知道这样不对,但是脑海就是挥之不去。
等我洗完澡出来后,妈妈已经躺在右边的床上睡了,我有些心虚的不敢看妈
妈,因为我的下面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硬到现在,我躺在左边的床上,关了灯,房
间异常安静,妈妈一路上没和我说什麽话,也是,说什麽,怎麽说……
晚上辗转反侧的我一点睡意都没有,想到妈妈今天淫荡的样子,想到妈妈为
我口交的那种无与伦比的快感,我的肉棒就像打了鸡血似的硬得不得了,那个平
日裡严厉,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妈妈今天跪着舔弄儿子的肉棒…
妈妈也是一个女人,一个需要肉棒的女人,我爱妈妈,妈妈今天为我所做的
一切证明妈妈也是爱我的,堕落的快感冲进我的脑海,我反覆的做着思想斗争…
我内心挣扎了好一会,红着脸,我来到妈妈的床上,我躺在妈妈的旁边,然
后用手搭在妈妈的腰上「妈妈,你睡了吗?」
END.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午夜福利小说 » 云山母子劫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