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不寂寞
最新福利小说

小姨子与姐夫的午后激情


书名:偷·小姨子与姐夫的午后激情
作者:robertdd(人尽可夫夏愚思)

今天是个好天气,阳光明媚。老妈在午饭前收到牌友召唤,去也。老妹高三了,照例不回家吃饭。一人吃独食,无聊。
出去在小区转一圈,溜溜小八。这畜生跑得比我快。老是要停下来等我,那眼神好像在说:“笨死了,不知道用前爪跑,难怪这么慢。”
回家后把小八揍了一顿,因为有一个人妻妈妈左手牵着一个罗莉妹妹打外面买了一袋子熟食进来,这狗鼻子就是灵敏,直奔着那熟食去了,把小罗莉妹妹给吓着(小八只比她矮一个头,站起来比我高)躲在妈妈后面差点儿没哭了。幸亏我及时跺脚,大喊一声:“理智点!”
那感性的狗终于刹住脚步,颠颠的跑回我身边。这样的笨狗,不教训一顿没家法了。
揍完他之后觉得有点儿出汗,洗澡,门没锁,就看见那一双狗眼在门外面晃来晃去的,狗高马大的,胆子比耗子还小,小区狗咬狗大赛经常垫底。我一下子拉开门,这狗跑得比刘翔还快,嗖的一下回到阳台去了。
找死。关上门,上锁,回来再洗。
我使劲的搓啊使劲的洗,不这样不足以发泄我心中的郁闷。
昨天老妹下午少上一节课,回来拿钱,我给她买了点东西,她居然还说我没眼光,呕的我一个晚上没睡着。还说老妈答应她的月考结束了考到XXX买一个mp4,居然要一千多,打劫啊。
老妈居然还答应了。
这个世界太混蛋了。
给钱给我时教育我要一毛钱掰开成十份花,给她的时候就当钱是白水了。我觉得这个世界太没有人性了,老妈纯粹是想把我早点嫁掉了事,这世道!
我盯着镜子中的那个人,长的不算丑,抿嘴笑的时候也还算温柔。有人说她声音有磁性我不知道这个是夸奖还是骂人,反正唱歌总跑调,每次去ktv还要不识时务的抢麦。曾经混过一两个社团,大的比如共青团,小的如昆剧社,但是都混的很失败,前者人太多,比春运的火车还挤,根本没有我这等弱女子的立足之地。后者人太少,真是胡传奎的翻版:十几个人,七八条枪。
勉勉强强也算是谈过三次,第一次连手都没拉就快进到大结局了(杯具啊,杯具啊,心里好像还痛着)第二次拉了手,还坐了云霄飞车,不过也就这样了,无疾而终。第三次总算是进步了一点,有点成就,不过还是崩塌了。
反正学哲学的生命都看透了,还有什么看不透的。我才不学我们宿舍那傻了吧唧的丫头呢,不就是叫人甩了吗,至于把自己哭的到了吐血的境界,给我们演真人版的《红楼梦》吗?你除了把我们几个给吓着了,三更半夜的把你送到校医院去。你还吓着谁了,那个陈世美来看过你一眼没有?他连电话都不接。
男人啊,可耻的动物。绝情啊,绝情啊。法律要不管,我就帮你阉了他。
忽然打了个哆嗦,不知不觉的,我竟然在镜子前面走了神,水龙头花花的流着,我心疼啊。赶快关掉,把身子抹干,穿上睡衣,趿拉着拖鞋到打开电脑偷偷菜,顺带把头发弄干。在老妈威逼之下和一个小警察见了几次面,终于能够达到路上能认出来的程度了。他家妹子倒是蛮可爱的,今年高一,比我那个不成器的妹子要好多了,我想和他换一下,只怕人家爹妈不肯。
Q群里喊了几句没人理睬,百合党们都一个个潜水去了,无良。我的大老婆成了别人的老婆,还在新欢面前告状说我老是调戏她;小老婆一觉醒来成了别人的老公,这个世界太疯狂,扒拉一下自己盘子里面的菜,发现居然都是十六岁以下的罗莉党,昔日我可是御姐党的啊……想不到今日竟然生出梨花压海棠之叹,可悲啊……
谁能代购10瓶来自某群岛国的“逆转时空再现活力无极限珍贵植物精华萃取日霜?”(某真实化妆品名)
群邮件里面也没什么好货,不值得下。最近也没什么好戏值得打飞的,上次很认真的给苏昆写了一封万言信,结果人家压根没给一点回音。还不如上越,我打听一下怎么买他们的纪念邮册,回信的客客气气,难怪现在昆曲这么没落啊,草台班子根本没有。
扯远了,我这思维太发散。又去两个贴吧三个论坛转了转,没什么有营养的东西。除了某越剧贴吧正在纠结大腿的问题,让我小小的兴趣盎然了一下。不过看到我写的小说永远都只有十位的点击和个位的收藏又顿时兴趣索然。
按下休眠,准备上床去困一会儿,南周新出的小强填字我很喜欢,起来了再做。谁知道刚刚躺下,把身子团成懒猫状,还没打上一个完整的哈欠,客厅里就响起了楼下门禁的音乐声。
难道说是老妈这么快就输光了本钱并且忘了带钥匙?
我连鞋都来不及穿(迟了又是老妈的一顿臭骂)就跑过去,却原来是姐夫。这已经是本月的第五回了。表姐夫,表姐上班去了你也不能这么猖狂吧。
表姐夫是公务员,今天不上班,在家带儿子,但是很明显他觉得这个苦活累活得找个人来分担,于是就到我这儿来了。
表姐在私企做销售,资本家赤裸裸的剥削着她们,每周的加班时间比规定上班时间还要长,而且动不动还要陪客户吃饭——这个是她们的术语,包含了在某度假村里吃喝玩乐一条龙,一般周期在两天左右。如果这四十八个小时内不能让客户在合同上签字,boss会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的——有sm情结的同学可以自行发散,我这儿提供一个思路。
小外甥今年六岁,明年就要上小学了。都说七岁的小男孩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他们有好奇心、行动力和破坏欲,已经《未成年人保护法》上个星期来就把我的笔记本搞坏了,害得我拿着个老爷台式机应付着上网。
“小思……”
这孩子没大没小的,听他姥姥他妈妈他爸爸他身边所有的大人都管我叫“小思”也便自作主张的把后面的那个“姨姨”给去掉了,非要他爸爸帮补上一句:“小思姨姨”才肯罢休。
“云云啊。”我把他拉进来:“又到姨姨家来玩了啊。”
“小思,四姨呢?”姐夫问我。
“我妈打牌去了,就我一个在家,正要睡觉。”我忽然发现姐夫看我的眼光有些低,连忙把睡衣扣子扣好,别走了光了,七岁小孩还有个恐怖的技能,叫做童言无忌。
“姨姨抱。”小魔鬼张牙舞爪的冲上来就要我抱,我哪儿抱的动他,这小家伙一天比一天高,一天比一天重,而且精力旺盛的像只小豹子,今年夏天去姨妈家玩,大夏天的,我、老妈还有姨妈就在地上铺了席子睡觉,这家伙不肯老实睡觉,非要我陪他玩,空调打到二十一度还把我弄得一身汗,最后我累的差点儿虚脱掉,不管三七二十一躺在地上,那薄被子盖住身子,任他怎么弄都不出来。
这个小魔鬼居然钻进来,弄开我的文胸,然后含着我的奶头,当时我也是睡着的(还是累的?自己都说不清楚了)迷迷糊糊的,只觉得胸口有些酥麻,痒痒的,但是太累了,谁管得了啊,就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个多小时……
一个小时后醒来了,把被子掀开,才看到这个不知廉耻的小色鬼居然还含着那不属于他的东西,正睡得无比香甜呢。老妈和姨妈面面相觑,我是只恨窗台上都装了防盗窗啊,不然我非跳下去以证清白不可!
由于这个小色鬼确实是一无所知,我也只能恨恨的吃了这个哑巴亏,心疼的是我那新买的内衣,粉色的蕾丝兰草花儿,三千现大洋买的,才穿了两天,就毁了——这家伙居然睡觉流口水,弄的我整整一个下午都浴室里渡过了。
本来这件事情姨妈再给我买一件新的就算了。谁知道这小魔鬼浑然不知,晚上还拱上他亲妈的床,钻进被窝,还想再享受一回,结果被他亲妈拎起来痛揍了一顿(揍得好,大快人心)姨妈才不得不告诉她原委,这连姐夫都知道了。
自从他知道他儿子都尝过我的的樱桃之后,做爹的更是大胆,甚至外面姨妈表姐姑妈什么的齐聚一堂正在闲扯八卦,也敢跑进我的闺房要我给他下什么什么游戏,在我操作电脑的时候,他的手就肆无忌惮的伸进我的胸襟,揉捏着那两团乳肉。特别是重点照顾那顶上的俩又酥又脆的樱桃(这是他说的,我没有尝过)每次总能将我撩拨的面带红潮,浑身无力。
家里只有我一个,最好不过了,我打开电视机,里面正在放《灰太狼和喜洋洋》小魔鬼最喜欢这个了,一看见灰太狼马上就坐到沙发上去看。我丢给姐夫一个眼神,自己先回了房间。
衣柜里面有几个抽屉,里面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从网上买来的各种制服,上一次好像用的是护士,这次就玩空姐吧。
我把门虚掩上,脱掉睡衣,坐在床上开始穿丝袜,高筒丝袜我很少穿,一般穿的时候就是准备上床而不是下床。这套空姐服装是天蓝衬白云的,我也选了一套亚蓝的蕾丝内衣配合着,在穿衣镜前打量一下,我是没有去考空姐,不然我也一定能当上!嗯……近视眼不知道可不可以……应该没问题吧。
对了,还要小小化妆一下,人靠衣装,也要靠化妆,涂脂抹粉,勾勾眼线,描一下唇这种事情还是少不了的。只可惜画眉这种事情现在很多男人干不了,不然真的很有情趣。我在昆剧社的老公(是个女孩子)就是我们的化妆,每次上场之前,我都要把双眉留给让她来勾,她也从来不去勾别的女孩子的眉。有时候她说:“我们来勾眉吧。”我就知道她想坏坏了。
姐夫悄悄的推门进来过一次,不过随即又出去了,当然了,化妆化到一半的时候还不如不化呢。我不说好,你就不能进来。
好容易,他终于进来了,一进来就把我紧紧搂住,还得我用脚把门给关上。他想吻我,我吃吃笑着躲开,附到他耳边:“怎么又来找我了?姐姐呢?”
“陪客人吃饭呢!”
“真坏,你让姐姐陪别人,却来欺负小姨子。”
“你也想要,不是吗。”他把我的脑袋搬过来对准他的嘴,一股烟味扑鼻而来,我皱了皱眉:“你又没刷牙。”
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狼吞虎咽一样就吻过来,还勾着我的小舌头到他那边去。
和姐夫亲嘴是我最不喜欢的事情之一,因为他是个烟民,十次能有一次听我的话记得刷牙吃块口香糖就是好的了。
我明白,他这么做是故意的,不过是想在我身上找回自己老婆在外面陪别的男人的感觉而已。每次他都会想尽办法来打击我,不过可怜,他的招数实在太贫乏了,我只好很辛苦的装作很受伤的样子满足他。
其实我可以拿奥斯卡的,包括导演奖和编剧奖在内。
他把我扔在床上,缓缓地解开皮裤带,露出那已经长剑倚天的肉棒,肉棒,嗯,人家很喜欢的东西呢,好美味的样子啊。
我缓缓地从床上坐起,凑到他胯下,他抓住我的发髻,强迫我抬起头,另一只手用那肉棒敲打着我的脸颊,我偷偷看了一眼穿衣镜中的景象,果然是好淫荡的一幕,瞬间我的脸就发烧了,嘻嘻。小穴也开始变得痒起来了呢。
他把那东西放在我鼻下,一股强烈的刺激性的味道传来,又腥又臭。我幽怨的看了他一眼,张开樱桃小口,将那紫红色鸡蛋大的东西缓缓含入。他一手抓着发髻,一手伸到我的胸内摩擦着乳头,肉棒的热度让我全身都感到发热,乳房都涨了起来,被他的手磨蹭着的乳头更是硬硬的,没想到今天这么容易就进入状态了。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衣衫整齐,明眸皓齿,却含着一根男人的大肉棒,胸襟的开口处,更被插入了一只男人的色手,这样的场面我想一想就兴奋了,更何况正亲身体验着呢。
一边想着,我一边扶住他的肉棒,轻轻地搓揉着那个子孙袋,用小舌头帮他清理着龟头,看他的神情,一定是很舒服的样子呢,有一种很焦急很享受混杂一起的样子。
“再深一点,深一点。”他指挥着我,同时动手给我解着上身的衣扣,不过看他那笨手笨脚的样子,一下午也别想解开一个,还是得我自己来,牵着他的大手,给解开最上面的两颗口子,露出被蕾丝内衣包裹着的乳肉,他也不在抓着我的发髻,而是双手齐下,在那两团小山包一样的乳山上来回的捏弄。
这样还差不多,弄得人家蛮舒服的,我投桃报李,更加用心的为他吮吸着肉棒。吸的好不好,看他的双手就知道了,如果他弄得我很舒服,那么他也一定很舒服,如果他乱弄弄得人家只有痛感没有快感,那么一定是我那儿做错了。
龟头下面的那一条沟样的东西是他最敏感的地方,我的舌头就始终不离开那儿打转,他的手指也就使出百般花招,在我的两个乳头上施展功夫,弄得我小穴里一张一收,泉水直流,期盼着好早点有个东西插进来,把我弄上天堂才好。
可是姐夫却早一步先在我口中发射了出来,大股大股的精液囤积在我的口腔里,他把肉棒抽出来,拍打着我的脸,我张开口,让他看见那白花花的精液,然后再一口吞下。老实说,我不喜欢这东西的气味,不过他很喜欢看我吞下去的样子,很让他有征服感。
咽下去之后,我恶心的想吐,不过还要含笑把他那肉棒再含入进来,耐心的为他舔舐干净。只不过刚射完一次的肉棒,软软的像一条死蛇,真没意思。
姐夫显得有些疲惫,在床边坐下,搂着我,把我抱在他怀里。这时候门外砰砰砰的一阵乱响,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云云。
他爸爸拉好裤带拉链,拎着裤子就出去教育了他一番,我躺在床上,懒洋洋的,有些困,热起来了的身子又冷掉了。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我都差不多快在床上睡着了,他趴在我背后,抱起我身子,笨手笨脚的还想单手把我的裙子掀起来,脱掉里面的那一件,不过我看是没有我的帮忙,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好容易那毒龙终于找到泉口,在泉口比划两下,也不顾我底下是湿的还是干的,就要往里面插,弄得我生疼生疼的。他可不想问我的感受,只要自己爽快就好了,大开大合,猛烈的抽插让我感觉好像是在一条台风中的小渔船上一样。
他用臂膀抱住我的腰,将我弄成一个拱桥的形状,我头埋在被子里面,被两只胳膊夹着,才不至于被他的动作给晃晕过去。
也因而此,我恰好能鲜明的看见他那根强壮的男根,是怎样的在我娇嫩的花穴里如一根不知道疲惫的机器活塞一样进进出出,粉红色的花瓣在黑色的森林后面若隐若现,我也不知道我的身体又是什么时候变热了的,但是直到我看见随着他的进出,花瓣上开始滴下透明的爱液,我才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这一次做的很长,很持久,我也不知道有多长时间,只知道我最后被他那东西弄得淫态毕露,嘴里面如果不是咬着被子,真不是会喊出什么羞人的东西来了。腰肢随着他的冲刺而摇摆着,直到他挺进到我身体的最深处,狠狠地用那棒棒的肉头顶住我的花心,朝着那最羞人答答的地方喷射出他的印记,在我的身体里永远的打下他的烙印。
我们保持了这个姿势平衡了很久,直到他那个东西软下来,被我的小穴自然的给夹出来他才搂着我倒在床上,我们一起紧紧的看着天花板,一起喘着气,相互感受着对方的心跳。甚至的,我还亲了他一下,觉得他那烟草的味道也不是很让人讨厌。
他解开我前襟的扣子,把内衣推倒我脖子下,双手揉捏着那两个粉山包一样的乳房,屋子里沉寂了半天。他才懒懒的开口:“真好,比你姐的强多了。”
“是吗?”我侧过身子,顺手到后面解开扣子:“每上一个女人你都这么说吧。”
身为公仆,姐夫总是要到洗浴城、桑拿店这些地方去体察民情,很辛苦的。
“哪有你的翘啊。”姐夫懒洋洋的搓揉着我的乳房,还低下头将那樱桃含入口中,自从被云云这个小魔鬼占了便宜之后,我就发现其实我还是蛮喜欢这个情调的。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午夜福利小说 » 小姨子与姐夫的午后激情
分享到: 更多 (0)